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朋 友 [散文]

江 枫  发表于2001-03-20 05:30:38.0


 

朋 友(散文)
江 枫

    一年前, 因为一场人生的风波,我陷入了十分难堪的境地,像一匹落入陷阱的困兽,绝望地仰视着高不可及的一角天空。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被人理解有时是尴尬的,而不被人理解无疑是痛苦的。我既不想看到自己的心忧在还没有风干成可以观赏的标本时,就和血奉献在朋友们的面前;我更不想我执着的梦想在还没有圆成现实土壤里的胚芽时,就溺毙于世人有意或无意的嘲谑。所以,我想暂且作别一切的“知我者”与“不知我者”。 
    从此,天性好动的我,开始学着回避外面的世界。
我收起与亲友们的通信录,关掉呼机,并决定不再接任何一个电话,我要割断与以往的一切联系。
    我把我的书房命名为野草书屋,将淡蓝色的窗帘换成深红,之后又换成了暗紫色,那是神秘的夜的颜色,只有看到这种颜色时,我才会心安。我惊异于自己为什么喜欢幽暗,好多年前读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时所唤起的惬意感,终于找到了在现实生活中的营地。
一幅暗紫色的窗帘,四壁环绕的图书,一台唯一能窥探外部世界的电脑,就组成了我生活的主要内容。
    每天,我都蜗居在野草书屋里。不是因为买食物、香烟等必需品外,我很少出门。
    我的家虽然在闹市区,但我已听不到外面世界的喧响。“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我想,我真的成了隐于市的大隐。
    很早的时候,我就立下了一个宏愿,要读完古今中外所有思想家的名著。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奥古斯丁、阿奎那,到阿多诺、波普、乔姆斯基等,这些年来虽然读了不少,但远不到最初目标的三分之一。蜗居的日子,给了我绝好的读书与写作机会。书屋里,除了翻动书页的声音,就是键盘的劈啪声。那声音,很像远古的书生在静夜里翻动竹简的声音,温馨,又寂寞。
    看书、写作累了的时候,我就对着墙角放置的一盆花出神。说是花,其实并不是,而是一盆苔藓,是我在一个雨季从一座古庙的后墙跟儿挖来的。那苔藓绿得让人心碎,凝神望着它,常常让我感动得流泪。泪光中,我不自觉地将自己幻化成一只小小的带翅膀的甲虫,从天外飞临到这一片长满苔藓的开阔地,我的脚细碎地踩过这望不到边际的青苔,像都市里的人漫步于青青的草坪一样。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起初,书桌上的电话,几分钟就要响一次。我知道,那是往日朋友们打来的。但我已经决定要斩断过去,我想在人生的这片荒原上,踽踽独行。
    听着电话铃声,一遍又一遍地响起,我在寂寞中反复猜想着会是谁打来的。有时甚至根据铃声震动的特点,我觉得自己就能判断出电话那端究竟是谁。
    但不管是谁,我都要谢绝了。
    兴许是总不接电话的缘故,几个月后,电话铃震响的频率越来越低了。有时,半天也不响一次。
    我的书屋里,真的静下来了。
    翻动“竹简”的声音,更加寂寞,冷清。
    我开始感觉到有一些无聊。
    一天中午,我正在沉迷于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时,突然,电话又响了。我不打算接。
    一分钟后,电话接着响起来。我还是没有接。
    又是一分钟,电话还是重新响起。我铁了心,就是不接。
    电话,一直在响。
    看来,对方一定知道我在家。
    十五分钟后,电话还在响。
    无奈,我不能不接了。
    我犹豫地拿起话筒,刹那间,我想到对方的第一句话肯定是抱怨……
    但接下来的通话,证明我猜错了。
    “喂,老朋友!”对方是我在这个城市里最谈得来的一位朋友,他兴奋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刚才在文物市场上,我发现了一幅弘一法师的画,我想让你帮我鉴定一下真伪,我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你对法师的作品很有研究,肯定能鉴别出来,所以……”
    没有等他说完,我兴奋地从椅子上跳起来,赶忙问他:“你再说一遍,见到了谁的作品?”
    “弘一法师啊!”
    “什么画?”
    “国画!”
    “题材?”
    “竹子!”
    “落款?”
    “弘一啊!”
    “书体?”
    “楷书!”
    “印章?”
    “我记不太清楚了!”
    我的兴奋持续了几秒钟,立刻又冷了下来。当即对他说:“那是假的,你别上当啦!”
    “你又没有看,怎么知道是假的?”朋友不服气地说。
    “我可以武断地告诉你,在我们这个城市里,大概还没有一幅弘一法师的真迹!况且,据我所知,法师在俗时主攻油画,由于战乱,所能留下来的作品已经极少了,目前只有碳画素描、自画像等少量遗存,先生出家后又基本不再做画,更何况是国画……“
    没等我说完,朋友说道:“是不是真的,你总应该看看才能判断呀!你既然对弘一法师的作品那么有兴趣,即便是假的也该看看吧!”
    朋友的理由无可辩驳。
    于是,我问:“你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文物市场!”朋友说:“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好吗?”
    我犹豫着,朋友又说:“别犹豫了,现在就走,我在你家门口对面的电话亭等你!”
    我说:“我正忙着,改天再去吧!”
    “如果那真是法师的作品,让别人买了去,就后悔了!”朋友流露出很焦急的样子。
    见我没有回答,朋友又说:“快下楼,我等你,要是天色晚了,更不容易鉴定!”
    我开始被他说动了,心想,万一是法师的真迹……
    “好吧,半小时后,我们在电话亭见!”我终于答应了他。
    趁这半个小时,我从书架上取出珍存的《李庐印谱》、《晚清空印聚》、《弘一法师书法集》、《弘一法师写经卷》、《弘一法师照片集》、《弘一法师讲演录》、《弘一法师诗文集》、《弘一法师年谱》等所有文献,虽然对此我早已烂熟于心,但还是觉得要鉴别一幅作品的真伪,掌握的资料越多越好,特别是对法师的常用印谱,又仔细看了,因为我想,有时仅凭一方钦章就能很容易地判断真假。
    半小时后,我如约在电话亭见到了他。
    我们骑自行车,随着人流,向他所说的文物市场走去。由于近几年来,我一直主要工作在外地,对那个新建的市场,我从未去过。一路上,听他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让我感觉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市场简直是一种遗憾,如果不经常去逛逛更谈不到什么文化人的本色。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位于这座城市南端的文物市场。
    我迫不及待地问他,在哪里见到法师的真迹。
    他并不言语,只是带着我,拐弯抹角,走到一家店铺前,停下了脚步。
    原来,那是一家小小的字号,坐落在市场的腹地。
    老板不在,老板娘热情地与朋友打招呼,看得出,朋友经常光顾这里。
    朋友指给我看柜台上的一幅画,说:“就是这幅!”
    我激动万分,像朝圣一样,跨步上前,急于看清那幅画。
    但只一眼,我就明白了,那是赝品!
    “哈哈……,假的,假的!”我喊到。
    朋友盯着我,认真地说:“你再仔细看看,真是赝品?”
    “不用看了!”我自信地说。
    “再看看嘛!”朋友请求说。
    看他认真的样子,我只好凑近了,仔细观看。画上是一块山石和一丛竹子,题款弘一,款下有一方印信。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会是真的。
    我回过头来,说:“亏你想得出来,竟把明明白白的赝品当真迹!”
    朋友摸摸头,一脸赧颜地说:“其实我也怀疑,只是不敢轻易断定真假,所以,才请你来嘛!你平日临习了那么多法师碑帖,再看看赝品,不也是一种收获吗?既然你说是假的,我想肯定就是假的了!看来,我不用花这笔冤枉钱了。”
    正说着,老板回来了,与朋友热情地打着招呼。听我说那幅画是假的,老板也不辩解,而是指给我看墙上的两幅对联,说是郑孝胥和何子贞的,我扫了一眼,见都是赝品,笑一笑。老板也笑一笑。我想,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老板又取出一块木质牌匾,说:“你看,这是真的!”
    那是一块民国初年刻制的牌匾,字迹、刀工都很好,根据题字的内容,我推敲着那是一户怎样的人家,直说得老板连连点头,最后我说“这的确是真的”。
    老板喜上眉梢,说:“这是我花50元从乡下收来的。”
    说笑中,我一一看过屋里的所有文物,触摸着这些发旧发黄的物品,心中不自觉地泛起一种古典的情怀,很温馨,很慰贴。
    朋友说:“这个文物市场大得很,我们到别的地方看看?”
    我欣然应允。
    我们沿着街衢,穿行在各色各样的文物中,从战国时期的印玺,汉代中山国的遗物,宋代的瓷器,明朝的家具,清朝《四库全书》的样本,到民国年间的钱币,直至文革时期的毛泽东语录、像章等,一路走,一路甄别,我滔滔不绝地说着,时而抚掌大笑,朋友则偶或与我争辩几句,但更引发了我的谈兴。我能想象得出自己当时兴奋的样子。穿行在真真假假的文物中,一路沐浴着唐时的雨,宋时的风,心清气爽,怡然自得,完全忘记了一段时期以来那些不幸与怏怏的情怀。
    蜗居的日子久了,我很少像今天这样开心。
    一直到黄昏,我们走出文物市场的时候,我依然很兴奋。
天黑时分,回到了我的野草书屋。我拉开暗紫色的窗帘,一眼看到的是万家灯火,我突然感觉到,那明明灭灭的灯火,仿佛人间最温情的福祉。
    回头收拾起有关弘一法师的书籍和资料,只留一本法师书写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于手中,一边翻看着,一边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读到得意之处,忙坐到到电脑前敲打心得,键盘的劈啪声,似乎比以前多了一些灵动,少了一些寂寞。
    ……
    时光飞逝。
    三个月匆匆过去了。
    当初我生命中的那片阴云,彻底消失了。
    我终于恢复了往日的乐天情怀。
    一天午后,突然,电话铃又响了,是三个月没有露面的那位朋友打来的。
    “喂,老朋友,我们还去文物市场吧,我发现了……”
    我笑了,说道:“哈哈,不会又是发现了法师的‘真迹’吧?亏你还自诩为文人,怎么连一些最基本的常识都忘了……”
    电话那端的他,笑声朗朗,说道:“你别再损我了,反正你从此不会再为往事烦恼了,那片乌云早已经从你的头顶散去,索性我告诉你实情吧。你知道吗,那段日子里,呼你呼不到,打电话没人接,写信也不回,我很担心,也很着急,后来才知道,因为一件事你想不开,所以才‘闭关’了。我素知你性情,如果贸然登门找你谈心,或者贸然邀你出来散心,你定会回绝,所以,才想出了鉴别弘一法师作品的办法,果然很灵验,那天,我终于看到了像往日一样开怀大笑的你,我自信你能度过人生中这一劫难。只是,老朋友,当初你一眼能看出法师作品的真伪,却丝毫没有察觉出我这小小的‘阴谋’,哈哈……”
    电话这端的我,恍然大悟,原来……
    爱护与关心朋友,有多种方式,而最耐人寻味的一种,就是深入到对方的内心里,在他性情发展的必经路途中,悄然栽下一棵勿忘我,之后又悄悄地离开,远远地注视,拳拳地祈祷。当风尘仆仆的朋友一路踉跄而来,突然眼睛一亮,驻足在花前,并为这意外的幸福心花烂漫时,栽花人也正在丛中,露出微笑的面容。


2001年3月19日
于野草书屋

 


写得真好,江枫看了很多书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20 08:17:02.0


 


人生得友如此,实不枉此生!不过,若不是值得,无人会对朋友如此体贴。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3-21 09:04:08.0


 


数数,一共十二颗心,交给你了,江枫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22 02:05:52.0


 


  细读《朋友》,感有ph值小于7的东东在翻动。

亦雨  发表于2001-03-28 15:33:26.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