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父爱沉沉铺满人生路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3-20 08:01:03.0


 

年少时总是害怕天黑后那个我不能看清的世界,于是,父亲会坐在我的书桌边看书,等我入睡后再为我关灯离开。
说不清父亲对我有多少的宠爱,我只知道,他爱我爱得无微不至。天冷时,父亲会逼着我去加衣服;我还在办公室,父亲会来问我:“今天想吃什么菜?”;更不用说,我读书时,每天的黄昏,父亲在路口的等候……
父亲的书一本一本地出版,他的论文在各地学报转载,来请他讲课的电话一遍又一遍预约;学术研讨会的邀请函一片又一片飞来……而他,还得不停地实践,验证自己的理论。在他的忙碌中,得抽出时间来为女儿做可口的饭菜,得关心女儿的冷暖,而这女儿,已从学校毕业并参加了工作。于是,同事们全怀疑我的自理能力。去买菜遇到她们时,总会细细盘问我,哪一道菜应怎么做,甚至,地怎么拖,洗衣机怎么用都会问到。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什么事也不会做的娇小姐,我只好耐心而详尽地一一解说。
父母再一次一同出差时,同事就约我去她家吃饭,因为她担心,没有父母照顾的我,会得饿肚子。面对好心的同事,我不知是感激还是生气,只好大肆请人来家吃饭,把我会做的菜全搬上桌,让大家不要小了看我。
我不想明说,小学三年级时,家门的钥匙就挂在我的脖上,那时我已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因为同事的怀疑有根有据,就是父亲那对我无微不至的宠爱。

那一年,我二十一岁,跟父亲去西双版纳玩。
父亲见了老朋友,骄傲地把我推出,介绍道:“我女儿,十八岁。”
在我惊讶地抬头看父亲时,只能看见他一脸的骄傲与慈爱。于是,我没有申辩,而是带了十八岁女儿应有的甜美微笑喊“叔叔”。
父亲记不住的,只是我的年龄。
父亲不会忘记的,是我的生日。就是二十一岁的生日,我在杭州度过,父亲绕了大街小巷去为我买生日蛋糕和鸡蛋。
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总记不住我的年龄,却能记住我的生日,也许,在他的潜意识里,希望我永远是他娇娇柔柔的小女儿,永远挽住他的手臂撒着娇,永远一脸信任与崇拜地仰头看他……

如今,长大的我已独自面对这世界的风风雨雨,而且,为了不让父亲担忧,面对他,我总是喜悦与开朗的,就算,面对黑暗时我一如年少的夜晚,恐惧得厉害,但在父亲的面前,我只让他看到我的勇气与果敢。挽了父亲的手时,我能明确地感受到岁月的印痕,我不敢细看父亲脸上的皱纹与头上的白发,但我希望我的父亲永远不会老。挽着父亲的手,我心怀感激,不是为他给我的生命,不是因他无私而又沉沉的爱,而是,他给了我生存的信心与勇气,这才是我最大的财富。

我知道,那在雨中,淋湿了自己为我送伞到教室的人,是我,生生世世的父亲。

 


人有时是记不得年纪,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20 08:45:30.0


 


雨夜昙花,真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哩!看来,菜,肯定烧得不错喽!

江 枫  发表于2001-03-21 08:26:50.0


 


申明:我是幸福,可我不是孩子了!如是我喜欢的菜做得还行,如我不喜欢的,那根本就不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3-21 08:55:15.0


 


  我的父亲就没有这么关爱过我。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

逸云轩主  发表于2001-03-23 12:43:30.0


 

父亲的关爱就是拼命的种地。其他的他也帮不了。所以我还是很理解他。尊敬他。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