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花事再续-茉莉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7-27 17:11:22.0


 

夏夜里,茉莉花沉默地开了。珠骨朵那样小的蓓蕾,层层缀在暗绿浓密的细叶间,
    有人摇着大蒲扇或坐或站,走廊里有暗昧的灯,昏昏晕晕,低低地在闲言碎语里摇荡。
    ——仿佛每年的夏天都是这样过的。
    自平房到楼房,仿佛家家都在台前备着一盆茉莉,吃了,喝了,累了,闲了,习惯走到茉莉花前去聊两句,递给客人一玻璃杯绿茶,自己手上也一杯。没甚要紧的话,不过是些家长里短,彼时酷暑乍退,那南风正吹来清凉,也吹来茉莉的清香。

    也吹来茉莉的清香。
    低头饮一口,热气里蒸出的香直向喉间落去,我爱看在水里缓缓苏醒的菊花茶,那是耽于茶水的色相,至于茉莉花茶,却是耽于它的名与香。没利——这样趣致的名字,加得一顶草字头,凭空添了些许小家碧玉的温婉,花样子更叫人欢喜——依稀是很小的骨朵,细密地卷曲着,润白如玉。

    然而它确切的样子,我竟不大记得了。从前我该是时时看得到它的吧。
    只是它那样平常,客来不惊,仿佛竟是家里一件常用的家具,风来也不动,雨来也不动的,不消人去照顾它,自顾自地在暗昧的走廊里、天井前,将一团香气氤氲在吹来南风里,徐徐笼著夏夜几个沉默的剪影。

    搬入高楼以后,有了空调以后……离开小城以后,那南风吹来的清凉,只惯在加班后步出公司时擦身而过。

    从前,总要等到太阳下山以后,一遍遍舀水去洒天井里滚烫的青石板,伺它暑气退尽。
    从前,总是在渐凉下来的天井里,抬出四方小桌和椅子,就着暮色摆上小白菜汤、韭菜炒蛋、白切肉、清水茄子……
    从前,一院子的人躺在竹凉席、藤懒椅上,听姐姐那个漂亮的同事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直到夜深,方由母亲唤醒入屋睡去。

    如今,一样也是南风渐来的季节,忽然记起,这许久不见了的茉莉花。

 


少时心绪一去不返,止得于梦中追寻了,而梦中又何止茉莉花呢?

落花风雨  发表于2001-07-27 17:48:24.0


 


  那南风吹来的清凉……夜来香……往事如烟如梦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7-28 02:56:34.0


 


好文章,使我浮躁受伤的心得到安慰,谢谢菊菊姐姐.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8-02 01:18:29.0


 

如何种茉莉呢?我要种茉莉!对了姐姐,上次我种的姜已经长得很好了,像小小的,小小的美人蕉.只是未开花.
我还种了苦瓜籽,是怪教我的,已经长出柔软的叶子.
我还种了芦荟,就很一般了.我以为芦荟长出旁枝可以分开另种一盆,结果不是这样的,原有的那株也因此变瘦了.
唔唔.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