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痴人说梦

扑风  发表于2001-07-28 04:57:54.0


 

窗外 ,喧嚣,正是清晨,天亮的很,才五点。
我还未醒来,就深深的悲伤了。
窗内,我用被蒙住了紧闭的眼睛,一片黑暗在无限的光明之中,
假的,还是真的有?
想起很流行的片语“假如倾尽太平洋之水,可以扑灭我爱情的火焰,
我能倾尽太平洋之水吗?不能,所以,我不爱你。”
等了一个世纪,姐姐还没起来,我也还没有饭吃。很饿。想起她。
她又不是面包,也不会做饭给我,为什么会想起她?
朦胧中,瞥见她盈盈的笑意“我不是面包,为什么想起我?”“你不是面包,是火腿”我忍不住打趣。。“我不是火腿,为什么,想起我?”
恍惚中竟有些认真了。“我在想你呢,哪里又工夫想为什么”我顺口说道。“哼,快说为什么”她又有些笑意了。这一回,我忘了回答。
忽然梦换了模样,她悄悄的走了。我未曾发觉也不记得了/
我回忆着想,只有在梦里才有这样的想见才有这样的说忘就忘呢。
什么都难以长久,梦里也不例外。
要是醒来时可以长久的想念,梦里面可以短暂的相见。我该怎样选择呢。
五点钟,天很亮,清晨了,肚子很饿,心痛着,不是是睡是醒。
我写下“我饿了,你好吗?”
这是封信的开头,而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我饿了,你好吗?” -最朴素的真理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7-28 05:31:46.0


 


  写得真好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7-28 08:55:08.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