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似水流年

妃子笑  发表于2001-08-02 03:06:51.0


 

似 水 流 年

  冬天去了,春天来了;春天去了,夏天来了。
   樱花打苞了,樱花盛开了,樱花凋谢了;小樱桃长大了,小樱桃变红了,小樱桃成熟了。
   我常常站在楼上,观察着一株樱桃的生长情况。看着一颗颗圆润可爱的小樱桃慢慢变红,我就觉得很开心。我知道离偷偷地摘几颗樱桃尝尝鲜的日子也不远了。
   可比我性急的人太多了。到了该尝樱桃的时候,那株樱桃已经伸展着满树的碧叶隐藏在茂密石榴树丛里,只有高处的枝条上还挂着几粒红红的樱桃,借着火红的石榴花的掩护躲躲藏藏。
   “真可惜啊,”我遗憾地想:“也不知那个樱桃到底好不好吃。算了,算了,等明年它红的时候再尝吧。”
   然后,我就把樱桃忘得一干二净,继续进行自己的生活。有时从树旁经过,我才会想起:“明年我要尝樱桃得。”
   念头从来都是一闪而过,从来都没被我放在心上。因为我知道,我的生活并不会因为樱桃的生长,樱桃的消失而改变。我还知道,明年樱桃仍会红的。
   早晨,同样的时间,我背着同样的书包,骑着同样的车,在同一条马路上向学校飞奔。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从身边擦过。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的职业,他们从哪儿来,他们要到哪儿去。我只知道,也许一生中我和他们相遇仅仅是这一次的擦肩而过。
   我对自己说:“世间的事物来来去去,我还是我。”
  可是,我真的还会是我吗?
   赫拉克里特说过:“没有人能在同一条河流中涉水两次。”也就是说,当我第二次涉水时,无论是我还是河流,都已经与从前不同了。
   听起来有那么点点伤感,但这却是事实。往事如风,但只要是我们经历过的,不管大事小事,都不可能完全随风逝去,都会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丝丝痕迹。似水流年,我们如一粒粒石子,在时间的冲刷下悄悄改变——改变是细小的,但却是千真万确存在的。
   石子毕竟是石子,在怎么冲刷也改变不了它的本质。也许它会变得小一些,变得圆滑一些,但它还会以一粒石子的身份存在。
   明年的樱桃和今年的樱桃完全不同,不过它们都还是樱桃;明年的我和今年的我也不会相同,不过我们都还会对樱桃垂涎三尺。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惊风漂白,逝者如斯。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8-02 03:11:54.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