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忆农桑 [散文]

江 枫  发表于2001-03-23 03:06:05.0


 

忆农桑(散文)
江 枫

    下午逛书店时,突然发现一部精装的《齐民要术》,书已经略略发黄,如同有些年头的珍玩,令人手痒。
    对这本书,人们几乎都耳熟能详,知道这是一部农书,因为在小学课本中就有介绍。但若论其详细内容,则大都不甚了了。
    站在书架前,随意将书翻开。
    书开头的“杂说”一篇写到:“夫治生之道,不仕则农,若昧于田畴,则多匮乏。只有稼穑之力,虽未逮于老农;规画之间,窃自同于‘后稷’。所为之术,修列后行。”那大意是说,谋生之道,不是做官就是务农。如果不会干农活,那么就会缺少很多生活必须的东西。只说种庄稼的经验,我虽然比不上老农,但书中指画的方法,自以为与传说中的神农后稷差不多,我将这些方法归纳如下。
    读到这里,精神不觉为之一震,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漫过心头。你仿佛可以听见一位经验十足的农人,正娓娓诉说着古朴的农事,并借助田园桑麻隐喻劳劳人世。
    虽是话农桑,但书中引述的《史记》、《淮南子》、《管子》、《仲长子》、《书经》、《孝经》、《左传》、《尔雅》、《说文》、《吕氏春秋》等大量资料,使人觉得并不是在瓜棚李下听俗言俚语,而是在茶香缕缕的书斋里听真经元典,但又全无文人的酸腐气。
    真是一本好书!
    抱着书回家的路上,不禁自问:“我为什么会喜欢这本书?”
    人喜欢一本书,不是无缘无故的,书中透露出来的信息肯定与自己潜伏的生命信号有某种通感,不是前世的金兰相契,就是今生的超尘邀约。
    是啊,我为什么会喜欢这本书?
    书还没有详细看,但我已经爱不释手了。看书就是这样,有时仅看到一句话,甚至一个词、一个字的时候,就觉得好。
    的确,这本书里,有很多字词,很有厚度,一看就让人浮想联翩。
    比如茱萸,耒稆,稼穑,后稷,神农,桑果,水车,歌谣……等等,所有这些词汇,如同一根古拙的木柱,轻轻地撞击着心灵的铜钟,那声音,不尖噪聒耳,甚至微微发闷,但能带走一个人的灵魂。
    在都市里生活久了,满耳喧响的都是汽车、彩票、时装、克隆、肯德基、麦当劳、VCD等前卫术语,就连午夜楼头的明月,也似乎失去了曾经的古典。
    十六岁告别农村,进城读书、工作,近年来又四处流荡,走南闯北,满眼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记忆中那乡村的一草一木,早已经淹没在都市喧闹的泡沫里。
    而今天,一本《齐民要术》,让喧哗的热浪顿时退潮,裸露出原本静谧的心灵沙滩,如同负荷过重的身躯,终于找到了片刻的释然。
    黄昏,独自坐在我的野草书屋里,看远古的先民如何耕田,收种,植桑,栽树,插梨,伐木,养鱼,煮胶,酿酒,合墨,制笔……
    月亮升起来了,现在是春天,久违的故园也该是竹外桃花两三枝了吧!

江枫2001年3月21日黄昏于野草书屋

 


面对陌生,会有一刹的思绪恍惚,好象久远的年代,已把那陌生溶进了记忆,才会有这般亲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3-23 03:24:04.0


 

标题: 面对陌生,会有一刹的思绪恍惚,好象久远的年代,已把那陌生溶进了记忆,才会有这般亲切的熟悉。这难道就是生命的印记?

内容:


这句话无比的地道:“一根古拙的木柱,轻轻地撞击着心灵的铜钟,能带走一个人的灵魂”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3-23 04:01:43.0


 


江枫应活在穿衫的年代,才不枉这一腔如雪肝肠。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23 05:27:59.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