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词国女皇—— 江枫与李清照的对白 (散文)

江 枫  发表于2001-03-23 13:17:00.0


 

词国女皇
—— 江枫与李清照的对白  (散文)


    双溪河畔,岸草萋萋,风住尘香,落红如雨,水波不兴,满天愁绪。   
    忽闻隐隐的萧声从远方传来,音调幽咽,凄凄惨惨。
    这时,我看见一位瘦比黄花的绝代才女,一身素裳,满脸倦容,目光凄迷,时走时停,在水边寻寻觅觅。
    一阵晚风吹来,断断续续地送来她低吟的诗句:

                      风住尘香花已尽,
                      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
                      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浮舴艋舟,
                      载不动,
                      许多愁。

     “易安夫人,你是在思念青州的归来堂吗?”
     “是的,那里留下了我一生中最温馨的回忆。不仅如此,自南渡以来,我常常想起溪亭日暮的风荷,中州盛日的闺暇,月满西楼的翘望,东篱把酒的惆怅。”
     “读完一部漱玉词,总感觉夫人平生最爱把酒临盏。从夫人早年的沉醉不识归路,到东篱把酒黄昏后,到浓睡不消残酒,再到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再到酒美诗情谁与共,再到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再到酒阑歌罢玉尊空,再到不如随分尊前醉,再到夜来沉醉卸妆退,一直到夫人晚年的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似乎夫人一生总与酒有不解之缘!”
“江枫,我少年饮酒只为尽游玩之兴,中年饮酒只为解相思之愁,而今国破家亡,背井离乡,颠沛流离,四处飘泊,此情此景,如何不痛断甘肠。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易安夫人,我第一次读《永遇乐》及《声声慢》时,曾几次不忍卒读,后又读夫人所作《金石录后序》时,归来堂上夫妻斗茶的雅致让我欣羡,可是南渡之后的变故又不禁让我为之涕下。”
   “唉,江枫,何必独为我的身世而伤感。明诚之死,流亡之苦,晚年之惨,都是因为那个离乱的时代的迫害。在与流民一起逃难的困旅中,我曾想过,我只不过是那个时代所有受难者的一个,我一生的遭遇是当时无数难民的真实写照!”
   “易安夫人,想你在青州归来堂时,曾与明诚一起广搜名人书画碑帖、古董文物,可谓室盈珍奇,但逃难以来,至今已不余十之一二,想来真让人痛心疾首!”
   “唉,我自从执笔为文以来,三十四年间,经历的忧患得失,又何其啊。如今才明白,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此乃常理。有人丢了弓,有人得了弓,又有什么可说的!”
    “夫人,你一生所作,词集6卷,文集7卷,可是今所传诗文,不过其中寥寥一部分而已,使后来人无从于这劫灰之中窥其全豹,真是一件憾事!”
    “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词。历尽人世苍桑,谁人也会变得通脱。”
    “夫人,可是依我看,虽然历经人间劫难,但夫人仍性情豪爽,胸怀洒脱,坦荡不拘,直笔无忌,如此气盖,直逼须眉!”
    “这其实也是我身遭不幸的祸源之一啊。你读过我的词论,对前代大家,莫不贬斥,以至于被人讥为‘蚍蜉撼大树,可叹不量力’;我写诗嘲讽过那些议和派的人物,所以有人竟反咬一口,诬我通知。我的直率开罪了不少人,于是种种污名不期而至,包括再嫁离异之事。这些都是因为我锋芒太露了啊!”
    “夫人,无论后人如何褒贬或中伤你的品行,但对夫人诗词文赋莫不称颂,以至于有词国女皇之誉,想来,这词国女皇的桂冠,夫人是当之无愧的!”
    “唉,其实不尽然。在那个时代,不就有人骂我写词是闾巷荒淫之语,肆意落笔,无所顾忌吗?”
    “夫人,这也是你坦荡不拘的人性在创作上的直接表现啊!”
    “是的。在我之前,写闺情妇怨,大都由男人代笔,结果不是无病呻吟,便是扭怩作态,所为诗文,一如粪土。偶有女子为文,偏又少得可怜,且下笔顾忌甚多。而我在创作上,把我之所爱与我之所恨分别注入词与诗中,我要成为女性自己的代言人,我不想再看到男人为女性代言的尴尬局面!”
    “夫人,你认为女性比男子在创作上有什么优势吗?”
    “女性更富于细腻的情感,周围一切细微的变化,在女性心灵中往往可以引起深刻的震动,甚至终身难以忘怀。这一颗真真切切、敏感细腻的女儿心,是男子所不能代言的!”
    “易安夫人,那么,女性有她在创作上的劣势吗?”
    “如果非要找出劣势,那就在于女性仿佛总于哲学、宗教无缘。一生的困厄,没有使我去接近老庄或其它哲学宗教,我只生活在我的爱恨交织的感情世界中,而这种丰富的情感足以滋养我的创作。一个男性的文人,可能会把他的一生一并奉献给文学、哲学与宗教,而女性的文人,却往往把她们的生命都献给了文学。”
    “夫人,我说过,中国是幸运的,因为产生了那么多优秀的的文人。中国是不幸的,因为那么多优秀的文人没有一个是幸运的。而这优秀的文人,是不分巾帼与须眉的”。
    “江枫,在我看来,女性一旦沦为文人,可能更多一份悲哀、一份不幸吧?”

    说到这时,水面上一阵轻烟薄雾,淡淡袭来,月上东山,冷辉四射,水面上银光点点,那如泣如诉的萧声隐隐传来。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
                  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
                  正伤心,
                  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
                  如今有谁堪摘?
                  守著窗儿,
                  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江枫于野草书屋

 


不错,但是?----你想表达什么?是你的内心说辞呢,还是李太太的?一个深受重创的女子�

张三无聊  发表于2001-03-23 13:37:59.0


 

标题: 不错,但是?----你想表达什么?是你的内心说辞呢,还是李太太的?一个深受重创的女子,一个饱经人间磨难的女性,一个尝到失去最爱凄苦的女人---我很怀疑她会否使用这么苍白无力简朴安静地语气与您对白。---个人意见!

内容:


“江枫,在我看来,女性一旦沦为文人,可能更多一份悲哀、一份不幸吧?”我同意这一句�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3-24 02:49:01.0


 


我想起我的念奴了。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24 03:43:40.0


 


“一个男性的文人,可能会把他的一生一并奉献给文学、哲学与宗教,而女性的文人,却往

亦雨  发表于2001-03-25 00:06:22.0


 

标题: “一个男性的文人,可能会把他的一生一并奉献给文学、哲学与宗教,而女性的文人,却往往把她们的生命都献给了文学。” 这句是不是也算你的经典句?

内容: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