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躲不掉的声音

木川5721  发表于2001-04-06 12:29:04.0


 

         躲不掉的声音
某个假期,我住有一个空楼里,我白天在这楼里写作,晚上就睡在办公桌上。
第一天深夜,我正在写一首无关紧要的诗,走廊里传来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好象是一个女性的脚步声,富有弹性,富有柔美的节奏。这楼里空空荡荡,在这样的深夜,她来拜访谁呢?
我住在三楼,脚步声就响在三楼的走廊里,而二楼和一楼里剧团的人都出外演出去了,这楼里只有我是可以被人拜访的。
我搁下笔,等待她来敲我的门。
但那脚步声好象总在响,又总也没有走近。这不是一种前进或者徘徊的脚步,这只是一种原地踏步的声音。这声音在空楼的深夜中引起一种共鸣,使多么平静坚定的心,听到这种共鸣强化的声音都不得不向下坠。我拉开房门,走廊里有灯光,是可以一览无余的。
我没有看到谁。
没有人来拜访我,没有人在走廊的任何地方踏出这种节奏柔美的脚步声。
我回到桌前,脚步声又响起来。
我猛地打开门,还是没有看到什么。
第二天深夜,我又听到了这种声音。
第三天夜晚,我邀了一个同学来住,深夜我不得不把他叫醒。
“那个声音来了。”
他仔细听,然后笑了。
“纯属幻觉,我什么也没有听到,或者你只想邀我来做伴。”
但这次我听清了那脚步声是在走近!
我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贴到我的门外。
我现在明白那声音只是一种节奏,不是缩短距离所能带来的,也不是和视觉能够吻合的声音。这声音只是一种节奏,是生命的潮汐之声,带来此后你能驶离港口的帆和风暴。
到第七天,那声音消失了,但只是在我的视觉中消失,却进入了我的血液,成为心的频率。
之后的日子里,我听到的音乐常停留在这种节奏之内;我读的诗句中没有这种节奏的句子对于我也毫无意义。我的举手投足几乎都被这种声音所支配。那声音也许只是声音王国里的平民,而我却成了那声音的奴隶。
我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然而我不知贴到哪里,只好划着一根火柴点燃。
我的心一阵乱跳,之后我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身边站着我的第一个恋人,她说:“真羡慕,你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但我成了自己的奴隶,”我说。
“这声音不是人人能够听到的,有些人到死也不能听到这声音。”
是的,这声音不是外来的,不来自空楼的走廊,也不来自海边。
这是与生俱来的声音,祖先的血统已为那声音上好了发条,在每个个体的生命来到他的早晨的时候,那声音就伴随生命一同醒来。

 


以后叫你木大胆。。。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4-06 12:37:22.0


 


可惜,我尚未听到。。。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4-07 00:46:18.0


 


那声音在夜深人静的十一点多响起……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4-07 02:13:36.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