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噫,微斯人。。。。。

  发表于2001-04-10 05:22:13.0


 

半小时前给这个人打电话。正常的情况应该是,电话通了,会有一个很好听的男声在那边:“喂。。。”
这回可好,是本人来接听的,嗓子低哑的,闷闷不乐的。我可好,心跟着往下一沉。
只说不高兴,今儿个不想听玩笑话。这边的人握着话筒在想,哦,GB,原来我以往的那么多警世通言,喻世明言,醒世恒言,都被你当玩笑了。
这个人曾经振振有辞道,在她心里,唯一正经的,一个是网上叫菊斋的所在,一个是和我谈了一回文学。之所以是“唯一”,是因为那第二个嘛,掺杂了我这个永远不正经的因子,所以仍然是不算的。
依我看,菊斋倒是个一等一的所在,可这个人在那里,倒象是唱昆曲的戏台上跑来一只猢狲,正所谓无所不为、无恶不作是也。初步计算了一下,这个人在菊斋曾经剔过牙花子,甩过眼睫毛,蹭过菊菊的衣袖子,跟错好几回帖子,拿假西西的作品来哄骗群众,唉唉,她的恶行,我便是借疏影君、小鱼、小百合、玉玉、两只凤凰还有小海没有绑石膏的那只右手的所有手指来扳着数,恐怕也数不完的。
最可气的是,这个人嘛,还是个大近视,有人对她表钟情,她指定会错意。曾经在菊斋血泪大控诉计两次,还指天划地赌过两回咒,说是再不来了,再不来了。我气的倒不是她在菊斋改姓赖大家的了,而是气这里的各位SSGG和PPMM,都飞泪如雨地挽留她。哼哼,挽留个么事沙,如果菊菊把大门钥匙给我,我就再也不会给这个人开门了。
我最近忙着装修房子,因此再没时间跟这个人去逛街。最近的一次是,早上会面,到了下午五点啥都没买,两个人两手空空地站在车站站牌下,等着各自的车来。这时候,忽然瞥见旁边一家席殊书屋。我说:“我去看看书。”这个人便道:“我也去”,于是一同去了。
所谓一入侯门深似海。到了晚上近八点,我们才一人抱了些书出来。看着满街的灯火,这个人长叹一声道:“怎么每次我们逛街,都要这么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哩!”
这个人说话,就是这么地讨厌。哼哼,我只不过是买了会儿书,怎么就死了哩。
不过细细想来,如果没有这么一个人,自己的日子也真是不好玩至极了。古人说的“微斯人,如何如何”,看来也不完全是扯淡。
最后一件事:她总喜欢这样夸自己:“几漂亮沙!”,这个时候,我便这样回应她:“哪里哪里,你只不过是姿色古怪罢了。”
嘻嘻。

 


嘿嘿。吾谁与归。。。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4-10 05:34:53.0


 


噢呜。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4-10 05:36:10.0


 

看了这文章,真是惊出一身热汗,艳出一脸红光啊。
从此知道了,何为惊艳。
所以啊,怪,你得好好珍惜这眼前人沙。
此文章字句美丽,体格非凡。因此,责任编辑:琥珀豆
PS:我悄悄告诉你,那后半句是:“……吾谁与归。”疑问句所以倒装嘻嘻。


打印出来放在日记本本里面耶。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4-10 05:38:33.0


 


好玩极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4-10 07:09:48.0


 


呵呵,古“怪”的豆子,呵呵

音竹庵主  发表于2001-04-10 10:46:50.0


 


真的好玩,只是我来的晚,你们的一些典故乐子不知道,我查了一下书,也没翻着……

木川5721  发表于2001-04-13 17:57:5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