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我有一条鱼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4-12 18:29:27.0


 

我有一条鱼。
    十六年前母亲带了我去宁波,同行的有另一个好友与她的阿姨。
    只是很偶然就进了那家工艺店,到如今,我甚至不记得那家店里到底卖的是什么东西,只记得隔着一方玻璃,柜子里是大大小小的景泰蓝做的鱼。殷蓝殷蓝的色彩,在灯具的映照下,闪着十分美丽的光。
    当时我俯身看到的一方玻璃柜,竟成了唯一的记忆。
    我要了最小的一条鱼,翠蓝的身段,玛瑙红的眼睛,鳞片、尾巴和曲线都用金丝勾出来,周身的关节十分灵活,可以作三十度的卷曲,母亲把它放在我的手掌里,我看它卧着,一动不动,小而轻盈地卧着,真真趣致。

    它在我的掌心里,便这样卧了十六个年头。

    如今我搜检旧物,从家里带出来的,除了几本手抄的诗词集,只有它是一直跟着我的。我去念书,它便跟了我到宿舍,我上班以后,它亦跟了我到公司。
    这几年来,辗转地托运行李,三番四次地搬家,手袋亦丢过好几次,各种证件、钱物屡次遗失,而这条小鱼,除了有微微的褪色,竟全无损伤,先前灵活的关节,十六年之后,仍然如旧。

    这么多年背着母亲的期望,却总也攀不到那遥遥的顶峰。失望与歉疚,甚至使我不敢拿起电话。于是常常在偶然收拾抽屉的时侯,忽然记起这条小鱼,便在灯下取来把玩。
    于是想起那年秋季,坐在火车车厢里隔桌而对的四个人。
    于今,我完全忘记了那次到底是为什么要四个人同去宁波,也不记得干了些什么,我只记得那是秋天,满街都是正在落叶的梧桐,风刮起来,叶子旋转着落下,我穿了绿色的衫子,手里握了景泰蓝的小鱼,踢着落叶一路沙沙地走着。
    母亲跟在后面,并没有斥我邋遢无状。
    现在想起来,母亲每次带我出来,总是很迁就我,不象在家里那般严厉    
    她自小对我严厉,希望我能成气侯。我却终于负尽她的期望,隔着遥山远水,茫茫然地度日。

    父母送给儿女的东西,大概不好算罢。林林总总,一桩一样,做父母的总以为是责任,做儿女的便心安理得的收下,不说一个送与谢字。
    而这条小鱼却是有点例外,跟了我那么多年,母亲给我的东西里,也只有它了。
    只是母亲也许忘了吧。
    她从来也不知道它一直在我的身边。
    她替我操的心太多,太久,那年秋色里的小鱼,怕也是全无印象了罢。

    记忆里总有些辛酸的东西,禁不住在静夜里细想,一想,便欲大哭一场。

 


随手沾来皆成文。

林天洪  发表于2001-04-12 22:31:03.0


 


  “让孩子们留下一些尘封的记忆,让他们今后懂得去辛酸地回忆。。”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04-13 00:59:53.0


 

忽然,想起罗大佑的<<摇篮曲>>。。。当年,尚在青春的母亲在摇篮前的希望,我们可有实现呢!只有或清晰或模糊的记忆,偶尔,会叩响这颗多愁善感的心。。 让我们的孩子睡在母亲的怀里 让母亲的希望寄托在孩子的梦里 当三月阳光轻轻抚照着大地 春雨也诉说青草萌芽的奇迹 让孩子们留下一些尘封的记忆 让他们今后懂得去辛酸的回忆 母亲的怀里有多少乳香的甜蜜 睡梦里还有多少温柔的细语


此鱼虽非彼渔,一样是得了菊菊喜欢的,嘻嘻.我也变鱼。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4-13 01:38:27.0


 


随手拈来也需品

木川5721  发表于2001-04-13 17:28:59.0


 

菊的文字优美,性情细微,随手写来也有可赏之处,只是觉得你心中的一切远不至此,字里行间你的心绪是真切深挚的,但有一样东西若有若无,想要抓时又似乎跑掉了,回头再寻时,那份情却已杳然,你真的不能再这样随意写呢。细处留痕,过处如烟,那你便进入一个忘我之境了,我等文采,便可能难望项背了……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