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站务建设>>闲言坛子

 主题:非贺岁片剧本

阮小渔  发表于2001-12-15 05:49:38.0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旁白:这日正是端阳佳节,王夫人治了酒席,请薛家母女等赏午.席间各人俱怀心事,皆没精打采,坐了一坐,也就散了。
宝玉心中闷闷不乐, 回至自己房中长吁短叹.偏生晴雯上来换衣服,不防又把扇子失了手跌在地下,将股子跌折.

宝玉(叹道) 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
晴雯(冷笑) 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前儿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要踢要打凭爷去.就是跌了扇子,也是平常的事.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个大气儿,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 何苦来!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
宝玉(气苦) 你不用忙,将来有散的日子!
袭人(上前来) 好好的,又怎么了?可是我说的,一时我不到,就有事故儿。
晴雯(冷笑) 姐姐既会说,就该早来,也省了爷生气.自古以来,就是你一个人伏侍爷的,我们原没伏侍过.因为你伏侍的好,昨日才挨窝心脚, 我们不会伏侍的,到明儿还不知是个什么罪呢!
袭人(又羞又气,忍怒) 好妹妹,你出去逛逛, 原是我们的不是。
晴雯(酸溜溜) 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
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
宝玉 你们气不忿,我明儿偏抬举他。
袭人(拉住宝玉) 他一个糊涂人,你和他分证什么?况且你素日又是有担待的,比这大的过去了多少,今儿是怎么了?
晴雯 我原是糊涂人,那里配和我说话呢!
袭人 姑娘倒是和我拌嘴呢,是和二爷拌嘴呢?要是心里恼我,你只和我说,不犯着当着二爷吵, 要是恼二爷,不该这们吵的万人知道.我才也不过为了事,进来劝开了,大家保重. 姑娘倒寻上我的晦气.又不象是恼我,又不象是恼二爷,夹枪带棒,终久是个什么主意?我就不多说,让你说去.
(说完转身走)
宝玉 你也不用生气,我也猜着你的心事了.我回太太去,你也大了,打发你出去好不好?
晴雯(含泪) 为什么我出去?要嫌我,变着法儿打发我出去,也不能够.
宝玉 我何曾经过这个吵闹?一定是你要出去了.不如回太太,打发你去
吧.(作势欲走)
袭人 嗳,二爷往哪里去?
宝玉 回太太去
袭人 好没意思! 真个的去回,你也不怕臊了?便是他认真的要去,也等把这气下去了,等无事中说话儿回了太太也不迟.这会子急急的当作一件正经事去回,岂不叫太太犯疑?
宝玉 太太必不犯疑,我只明说是他闹着要去的.
晴雯(哭) 我多早晚闹着要去了?饶生了气,还拿话压派我.只管去回,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
宝玉 这也奇了.你又不去,你又闹些什么?我经不起这吵,不如去了倒干净.
袭人 嗳,二爷去不得!
宝玉 噫,你们怎么都跪下来,起来,都快起来。唉----叫我怎么样才好!这个心使碎了也没人知道。
黛玉(进来) 这一屋子的人,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难道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二哥哥不告诉我,我问袭人就知道了----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
袭人 林姑娘你闹什么?我们一个丫头,姑娘只是混说。
黛玉 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
宝玉 你何苦来替他招骂名儿.饶这么着, 还有人说闲话,还搁的住你来说他.
袭人 林姑娘,你不知道我的心事, 除非一口气不来死了倒也罢了。
黛玉(笑道) 你死了,别人不知怎么样,我先就哭死了.
宝玉(亦笑) 你死了,我作和尚去。
袭人 你老实些罢,何苦还说这些话。
黛玉 作了两个和尚了.我从今以后都记着你作和尚的遭数儿.
宝玉(赔笑) 好妹妹
旁白 一时黛玉去后,就有人说"薛大爷请",宝玉只得去了.原来是吃酒,不能推辞,只得尽席而散.晚间回来,已带了几分酒,踉跄来至自己院内,只见院中早把乘凉枕榻设下, 榻上有个人睡着.宝玉只当是袭人,一面在榻沿上坐下,一面推他。

宝玉 疼的好些了么?
晴雯 何苦来,又招我!
宝玉 晴雯,你的性子越发惯娇了.早起就是跌了扇子,我不过说了那两句, 你就说上那些话.说我也罢了,袭人好意来劝,你又括上他,你自己想想,该不该?
晴雯 怪热的,拉拉扯扯作什么!叫人来看见象什么!我这身子也不配坐在这里.
宝玉(笑道) 你既知道不配,为什么睡着呢?
晴雯(哧的笑了) 你不来便使得,你来了就不配了.起来,让我洗澡去.袭人麝月都洗了澡.我叫了他们来。
宝玉 我才又吃了好些酒,还得洗一洗.你既没有洗,拿了水来咱们两
个洗.
晴雯 罢,罢,我不敢惹爷.也不用同我洗去.今儿也凉快, 那会子洗了,可以不用再洗.我倒舀一盆水来,你洗洗脸通通头.才刚鸳鸯送了好些果子来, 都湃在那水晶缸里呢,叫他们打发你吃.
宝玉 既这么着,你也不许洗去,只洗洗手来拿果子来吃罢。
晴雯 我慌张的很,连扇子还跌折了,那里还配打发吃果子.倘或再打破了盘子,还更了不得呢.
宝玉 你爱打就打,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 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他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的碎了也可以使得,只是别在生气时拿他出气.这就是爱物了.
晴雯(笑道) 既这么说,你就拿了扇子来我撕.我最喜欢撕的。
宝玉 直管拿去。
宝玉大笑 响的好,再撕响些!
麝月 你两个来吃果子,少作些孽罢。
宝玉 麝月,正好把你的扇子也拿来她撕。
麝月 这是怎么说,拿我的东西开心儿?
宝玉 打开扇子匣子你拣去,什么好东西!
麝月 既这么说,就把匣子搬了出来,让他尽力的撕,岂不好?
宝玉 你就搬去
麝月 我可不造这孽.他也没折了手,叫他自己搬去.
晴雯(笑道) 我也乏了,明儿再撕罢。
宝玉 古人云,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扇子能值几何!---叫袭人也来吃果子。佳蕙,把这里拾缀了。
第一幕完

旁白 次日午间,王夫人,薛宝钗,林黛玉众姊妹正在贾母房内坐着,就有人回:"史大姑娘来了."一时果见史湘云带领众多丫鬟媳妇走进院来.宝钗,黛玉等忙迎至阶下相见. 青年姊妹间经月不见,一旦相逢,其亲密自不必细说.一时进入房中,请安问好,都见过了。
贾母 云丫头,天热,把外头的衣服脱脱罢。
王夫人 也没见穿上这些作什么?
湘云 都是二婶婶叫穿的,谁愿意穿这些。
宝钗(笑道) 姨娘不知道,他穿衣裳还更爱穿别人的衣裳.可记得旧年三四月里, 他在这里住着,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穿上,额子也勒上,猛一瞧倒象是宝兄弟,就是多两个坠子.他站在那椅子后边,哄的老太太只是叫`宝玉,你过来,仔细那上头挂的灯穗子摇下灰来迷了眼'他只是笑,也不过去.后来大家撑不住笑了,老太太才笑了,说`倒扮上男人好看了'.
黛玉 这算什么.惟有前年正月里接了他来, 住了没两日就下起雪来,老太太和舅母那日想是才拜了影回来,老太太的一个新新的大红猩猩毡斗篷放在那里, 谁知眼错不见他就披了,又大又长,他就拿了个汗巾子拦腰系上,和丫头们在后院子扑雪人儿去,一跤栽到沟跟前,弄了一身泥水。
(众人皆笑)
宝钗 翠缕,你们姑娘还是那么淘气不淘气了?
黛玉 淘气也罢了,我就嫌他爱说话.也没见睡在那里还是咭咭呱呱,笑一阵,说一阵,也不知那里来的那些话.
王夫人 只怕如今好了.前日有人家来相看, 眼见有婆婆家了,还是那们着.
贾母 今儿还是住着,还是家去呢? 
翠缕 老太太没有看见衣服都带了来,可不住两天?
湘云 宝玉哥哥不在家么? 
宝钗 他再不想着别人,只想宝兄弟,两个人好憨的.这可见还没改了淘气. 
贾母 如今你们大了,别提小名儿了.BR>
宝玉(进来) 云妹妹来了.怎么前儿打发人接你去,怎么不来?
王夫人 这里老太太才说这一个,他又来提名道姓的了.
黛玉 云丫头,你哥哥得了好东西,等着你呢.
湘云 什么好东西?
宝玉 你信他呢!几日不见,越发高了。
湘云 袭人姐姐好?BR>
宝玉 多谢你记挂.
湘云 我给他带了好东西来了.
宝玉 什么好的?你倒不如把前儿送来的那种绛纹石的戒指儿带两个给他.
湘云(笑道) 看这是什么?
宝玉 当真就是这个!
黛玉(笑道) 你们瞧瞧他这主意.前儿一般的打发人给我们送了来,你就把他的带来岂不省事?今儿巴巴的自己带了来,我当又是什么新奇东西,原来还是他.真真你是糊涂人. 
史湘云 你才糊涂呢!我把这理说出来,大家评一评谁糊涂.给你们送东西,就是使来的不用说话,拿进来一看,自然就知是送姑娘们的了,若带他们的东西,这得我先告诉来人,这是那一个丫头的,那是那一个丫头的,那使来的人明白还好,再糊涂些,丫头的名字他也不记得,混闹胡说的,反连你们的东西都搅糊涂了. 若是打发个女人素日知道的还罢了,偏生前儿又打发小子来,可怎么说丫头们的名字呢?横竖我来给他们带来,岂不清白."说着,把四个戒指放下,说道:"袭人姐姐一个, 鸳鸯姐姐一个,金钏儿姐姐一个,平儿姐姐一个:这倒是四个人的,难道小子们也记得这们清白? 
宝玉 果然明白,云妹妹还是这么会说话,不让人.
黛玉(冷笑) 他不会说话,他的金麒麟会说话。
旁白 湘云吃了茶少坐片刻,将三个戒指儿包上,便起身要瞧凤姐等人去.众奶娘丫头跟着,到了凤姐那里,说笑了一回,出来便往大观园来,见过了李宫裁,少坐片时,便往怡红院来找袭人.众奶娘丫头自去寻姑觅嫂,剩下湘云翠缕两个人。
翠缕 姑娘,这荷花怎么还不开? 
湘云 时候没到。
翠缕 这也和咱们家池子里的一样,也是楼子花?
湘云 他们这个还不如咱们的.
翠缕 他们那边有棵石榴,接连四五枝,真是楼子上起楼子, 这也难为他长。
湘云 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 
翠缕 我不信这话.若说同人一样,我怎么不见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人? 
湘云 我说你不用说话,你偏好说.这叫人怎么好答言?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逆.多少一生出来,人罕见的就奇,究竟理还是一样.
翠缕道这么说起来,从古至今,开天辟地,都是阴阳了?
湘云(笑道) 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什么`都是些阴阳',难道还有个阴阳不成!`阴'`阳'两个字还只是一字,阳尽了就成阴,阴尽了就成阳,不是阴尽了又有个阳生出来, 阳尽了又有个阴生出来.
翠缕 这糊涂死了我!什么是个阴阳,没影没形的. 我只问姑娘,这阴阳是怎么个样儿?
湘云 阴阳可有什么样儿,不过是个气,器物赋了成形.比如天是阳,地就是阴,水是阴,火就是阳,日是阳,月就是阴.
翠缕 是了,是了,我今儿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着日头叫`太阳'呢,算命的管着月亮叫什么`太阴星',就是这个理了.
湘云 阿弥陀佛!刚刚的明白了.
翠缕 这些大东西有阴阳也罢了,姑娘挂的这个麒麟也有阴阳不成?
湘云 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牝为阴,牡为阳.怎么没有呢!
翠缕 这是公的,到底是母的呢?
湘云 这连我也不知道.
翠缕 这也罢了,怎么东西都有阴阳,咱们人倒没有阴阳呢? 
湘云(唾道) 下流东西,好生走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
翠缕 这有什么不告诉我的呢?我也知道了,不
用难我.
湘云 你知道什么?
翠缕 姑娘是阳,我就是阴.BR>
(湘云笑)
翠缕 说是了,就笑的这样了.
湘云 很是,很是.
翠缕 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 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
湘云(笑道) 你很懂得。---咦,你瞧那是谁掉的首饰,金晃晃在那里.翠缕 可分出阴阳来了.姑娘的麒麟借我瞧瞧
湘云 你拾的那是个什么,我看看。
翠缕 是件宝贝,姑娘瞧不得.这是从那里来的?好奇怪!我从来在这里没见有人有这个.
湘云(笑道)拿来我看.
翠缕 请看
湘云 竟是个金麒麟。。。。。。
宝玉(上前) 你两个在这日头底下作什么呢?怎么不找袭人去?
湘云 正要去呢.咱们一处走.
(三人来道怡红院,袭人迎出)
袭人 大姑娘好,这许多日子也不来坐。
宝玉 你该早来,我得了一件好东西,专等你呢----呀,哪儿去了?袭人,那个东西你收起来了么?BR>
袭人 什么东西? 
宝玉 前儿得的麒麟.
袭人 你天天带在身上的,怎么问我?
宝玉 哎,这可丢了,往那里找去!
湘云 二哥哥,你几时又有了麒麟了
宝玉 前儿好容易得的呢,不知多早晚丢了,我也糊涂了.
湘云 幸而是顽的东西,还是这么慌张.---你瞧瞧,是这个不是?
宝玉 亏你拣着了.你是那里拣的?
湘云 幸而是这个,明儿倘或把印也丢了,难道也就罢了不成?
宝玉 倒是丢了印平常,若丢了这个,我就该死了.
袭人 大姑娘先喝口茶。听见前儿你大喜了.给你道个贺。呵,这会子你又害臊了.不记得十年前,咱们在西边暖阁住着,晚上你同我说的话儿?那会子不害臊,这会子怎么又害臊了? 
湘云 你还说呢.那会子咱们那么好.后来我们太太没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 怎么就把你派了跟二哥哥,我来了,你就不象先待我了.
袭人 你还说呢.先姐姐长姐姐短哄着我替你梳头洗脸,作这个弄那个,
如今大了,就拿出小姐的款来.你既拿小姐的款,我怎敢亲近呢?
湘云 阿弥陀佛,冤枉冤哉!我要这样, 就立刻死了.你瞧瞧,这么大热天,我来了,必定赶来先瞧瞧你.不信你问问缕儿,我在家时时刻刻那一回不念你几声. 
袭人 顽话你又认真了. 还是这么性急.
湘云 你不说你的话噎人,倒说人性急.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袭人 嗳,可谢谢大姑娘。你前儿送你姐姐们的,我已得了, 今儿你亲自又送来,可见是没忘了我.只这个就试出你来了.戒指儿能值多少,可见你的心真.
湘云 是谁给你的?
袭人 是宝姑娘给我的.
湘云 我只当是林姐姐给你的, 原来是宝钗姐姐给了你.我天天在家里想着,这些姐姐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
宝玉 罢,罢,罢!不用提这个话.
湘云 提这个便怎么?我知道你的心病,恐怕你的林妹妹听见,又怪嗔我赞
了宝姐姐.可是为这个不是? 
袭人 云姑娘,你如今大了,越发心直口快了.
宝玉 我说你们这几个人难说话,果然不错.
湘云 好哥哥,你不必说话教我恶心.只会在我们跟前说话,见了你林妹妹,又不知怎么了.
袭人 且别说顽话,正有一件事还要求你呢.
湘云 什么事?
袭人 有一双鞋,抠了垫心子.我这两日身上不好,不得做,你可有工夫替我做做?
湘云 这又奇了,你家放着这些巧人不算,还有什么针线上的,裁剪上的,怎么教我做起来?你的活计叫谁做,谁好意思不做呢.
袭人 你又糊涂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屋里的针线, 是不要那些针线上的人做的.
湘云 既这么说,我就替你做了罢.只是一件,你的我才作,别人的我可不能.
袭人 又来了,我是个什么,就烦你做鞋了.实告诉你,可不是我的.你别管是谁的,横竖我领情就是了.
湘云 论理,你的东西也不知烦我做了多少了,今儿我倒不做了的原故, 你必定也知道.
袭人 倒也不知道.
湘云(冷笑) 前儿我听见把我做的扇套子拿着和人家比, 赌气又铰了.我早就听见了,你还瞒我.这会子又叫我做,我成了你们的奴才了. 
宝玉 好妹妹,前儿的那事,本不知是你做的.
袭人 他本不知是你做的.是我哄他的话,说是新近外头有个会做活的女孩子,说扎的出奇的花,我叫他拿了一个扇套子试试看好不好. 他就信了,拿出去给这个瞧给那个看的.不知怎么又惹恼了林姑娘,铰了两段.回来他还叫赶着做去,我才说了是你作的,他后悔的什么似的. 
湘云 越发奇了.林姑娘他也犯不上生气,他既会剪,就叫他做.
袭人 他可不作呢.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他劳碌着了.大夫又说好生静养才好,谁还烦他做? 旧年好一年的工夫,做了个香袋儿,今年半年,还没拿针线呢。
麝月(进来)  二爷,兴隆街的大爷来了,老爷叫二爷出去会.
袭人 我去给二爷拿衣服。
宝玉 又是这个贾雨村!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 回回定要见我.
湘云(笑道) 自然你能会宾接客,老爷才叫你出去呢.
宝玉 那里是老爷,都是他自己要请我去见的.
湘云 主雅客来勤,自然你有些警他的好处,他才只要会你.
宝玉 罢,罢,我也不敢称雅,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湘云 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
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
宝玉 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
袭人 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
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 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
宝玉 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
湘云(笑道)这原是混帐话. 
旁白 林黛玉知道史湘云在这里,宝玉又赶来,便悄悄走来,想察二人之意.不想刚走来,正听见宝玉的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滚下泪来.待进去相见,自觉无味,便一面拭泪,一面抽身回去了.
这里宝玉忙忙的穿了衣裳出来, 忽见林黛玉在前面慢慢的走着,似有拭泪之状,便忙赶上来, 
宝玉 妹妹往那里去?怎么又哭了?又是谁得罪了你?
黛玉 好好的,我何曾哭了.
宝玉 你瞧瞧,眼睛上的泪珠儿未干,还撒谎呢. 
黛玉 你又要死了! 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
宝玉 说话忘了情,不觉的动了手,也就顾不的死活. 
黛玉 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
宝玉(气恼) 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
黛玉(笑道) 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
宝玉 妹妹......你放心
黛玉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
宝玉(叹气) 你果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 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
黛玉 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
宝玉 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 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
旁白 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
宝玉 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
黛玉 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
旁白 黛玉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宝玉站着, 只管发起呆来.原来方才出来慌忙,不曾带得扇子,袭人怕他热,忙拿了扇子赶来送与他,忽抬头见了林黛玉和他站着.一时黛玉走了,他还站着不动
袭人 二爷,你也不带了扇子去,亏我看见,赶了送来.
宝玉 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 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 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袭人 神天菩萨,坑死我了!我的爷,这是那里的话!敢是中了邪?还不快去?
宝玉 哎呀!

全场完

 


角色报名----俺打定主意要演晴雯沙。

阮小渔  发表于2001-12-15 05:53:13.0


 


  这得演多久?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15 06:01:25.0


 


  这个我估计1个小时差不多。

郁郁其芳  发表于2001-12-15 06:06:00.0


 


  我演湘云

郁郁其芳  发表于2001-12-15 06:11:40.0


 


偶要做湘云沙!姐姐让给我吗~~~

风百合  发表于2001-12-15 11:22:22.0


 


那偶演黛玉好了,唉,可惜没有熙凤的戏份,不然偶一定要争来

疏影残香  发表于2001-12-15 14:08:05.0


 


  我唱主题曲《晴雯歌》

*海沃兹  发表于2001-12-15 15:34:16.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