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站务建设>>闲言坛子

 主题:剧本3《与红相遇》,作者:怪

郁郁其芳  发表于2001-12-15 06:41:58.0


 

与红相遇 
(透明背景,缓缓染上白色,蓝色,紫色,绿色,最后以油漆泼在墙面的效果刷上猩红色。) 
推出片名:与红相遇 
[出场人物] 不知名女子    以写字为生的年青女子,在剧中始终隐在暗处,面目模糊 
          毕费          青年男人,无业 
          红            演奏编钟的女孩 
          蒋三清        小镇上的疯子 
          蒋阑干        毕费的妻子,蒋三清的女儿 
第一幕 
(中原某城市的一个雨天,高楼顶层的公寓,房间里晦暗如夜晚,有灯光洒在空无一物的写字台上。镜头移到窗边,一个女人靠在窗台上看雨景。) 
画外音:雨水落在遥远的高原,或是灰蓝的海面,或是沉寂的火山,或是冷硬的冰河,发出极玲珑的声响,像山中高士在奏琴、击剑,像林下美人在散花、私语。(是极清澈的女声,带一点点沙) 
随着画外音,屏幕上依次出现高原,海洋,火山和冰河的画面。 
画外音:城市不见高士和美人。 
镜头转向窗外,雨水冲刷着灰白色的楼群,淡黑的马路。镜头快速掠过伞下的行人的脸,一张张没有特点的脸。 
同一间房间,女人隐去,毕费靠在窗台上。他有漆黑的发,苍白的脸。没有表情。 
蒋阑干出现在他背后,沉默地看着他。 
毕费(转过身,笑):下雨了。 
蒋阑干(木着脸):整个八月就没有晴过。 
毕费(仍然在笑):那还不好,不用开冷气,省下一大笔电费。 
蒋阑干:再怎么省也有用光的一天。 
毕费(敛起笑容):我会找到工作的。 
蒋阑干:我不管你。这个周末我也许回小镇去,我父亲病了。 
毕费(嘴角微微带些嘲讽):他一直都是病着的。 
蒋阑干:我毕竟是他的女儿。 
毕费(笑出声来):你当然是。 
阑干静静地看着她的丈夫,然后走近窗户,将窗帘呼啦一声拉上。房间沉入一片黑暗。 
画外音: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仍然不觉得恨。也许是因为旧日的爱太强烈了,它让我一直病着,没有了恨的力气。(不是阑干的声音,是那个不知名的女人,柔和的,沙沙的) 
毕费举着一把灰色格子伞出门。城市似一只兽,在雨水中沉沉睡着。汽车像蜗牛一般慢慢爬过一条一条马路,人群在屋檐下、商店、电影院、学校、工厂蠕动。没有声音。连雨水落在地面,也带不起一点声响。 
毕费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门上贴着“招聘”的布告。 
毕费走了出来。 
毕费推开又一扇门,走了进去。门上贴着“招聘”的布告。 
毕费走了出来。 
又一扇门。 
毕费走了出来,在人行道上站了一会儿,忽然抛开伞,雨水打在他的脸上、身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方才一直都象旧时代的默片,到此刻才有声音) 
镜头转回室内,女人蜷在藤椅里,闭着眼睛轻声说道:“我做梦了,梦到你来找我,我还和当年一样,瘦瘦小小。真好。” 
少年的脸,少女的脸。淡出。 
阑干在收拾东西。她的脸上有决绝的神情。 

第二幕 
(七年前,小镇的公交车站上,几个女孩子在等车。蒋三清轻轻走到一个女孩的后面,把手放在她的颈上) 
女孩(笑着摆手):“别闹了。” 
蒋三清开始用力。 
女孩回头,看到疯子的脸,尖叫。 
十七岁的蒋阑干从街道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她站在不远处,静静地观看着疯子的举动。女孩正尽力将疯子的手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但疯子力气太大。一阵厮打过后,女孩哭着挣脱开来。阑干走了过去,将疯子的手紧紧攥住,从街道上快步朝家的方向走,脸上有羞愤的表情。 
街道的对面,毕费和大学同学正倚着一棵柚子树抽烟。 
同学(好奇地,下颌朝阑干的方向抬了抬):那是什么人? 
毕费(闷闷地):疯子,还有他的女儿。 
同学:怎么疯掉的? 
毕费:不知道。 
同学(看着疯子的背影):他的脸真丑。 
毕费(把烟头掸在地上):是的。你准备哪天回城? 
同学:你不跟我一起走了? 
毕费(深思地):那好,明天吧。我想,我已经厌倦了这里的生活。年轻人是不应该呆在这个环境里的。 
夜里,蒋家的庭院里,没有月光。淡黑色的空气里,只看得见一棵树的影子和树下的两个人影。 
毕费(热切地):跟我走吧,我可以带你去城市。 
蒋阑干(低着头):可我的父亲怎么办? 
毕费(笑,露出白生生的牙):忘记他。 
蒋阑干抬起头,看着毕费。 
忽然她的脸变得异常平静。 
镜头转向毕费,他身后响起脚步声。 
毕费回过头,疯子臃肿的身形向他逼了过来,伴着咻咻的呼吸声。 
蒋阑干:毕费,快让开。 
毕费(皱着眉):不。 
蒋三清扬起拳,击中毕费的脸。 
毕费踉跄了一下,又重新站稳。他用冷冰冰的眼神瞪着疯子,一动不动。 
蒋三清(暴怒地):别碰我的阑干! 
毕费(轻蔑地):不。 
蒋三清(扬起拳头):别碰她。 
毕费(依旧轻蔑地):不。 
蒋三清(用力搡了搡毕费,眼里露出一丝迷惘):别碰她。 
毕费(眼神转为怜悯):不。 
音乐响起,是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 
蒋三清(伸出手来,出乎意料地轻轻摸了摸毕费的脸,然后弯下腰来,开始抽泣):我跟你说,别碰她,放过她,(坐在地上,语气也转为癫狂),放过她!放过她! 
毕费(仍然轻蔑地):不! 
蒋三清坐在地上,撕心裂肺一般地喊叫。 
音乐声愈来愈响,开始盖过疯子的叫声。 
镜头转向蒋阑干,少女没有表情的脸。然后是疯子蜷缩的,丑陋的,变形的身子。 
毕费(冷静的声音,说话的人不在镜头里):真正应该放过她的,是你。 
音乐和叫声嘎然而止。 

第三幕 
回到现在,镜头凝固在城市的博物馆。灰色的仿古建筑物。雨声越来越大。一群穿着古装的年轻人从编钟演奏厅里涌了出来。红走在这些人里面。她脸上画着浓妆,衣袂飘飘,远看时是美丽非常的。 
毕费站在博物馆的长廊上,装出等人的样子。 
穿着古装的男女们从他身边经过。没有人注意他。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 
红换了现代的装束出来,脸上的化妆还没洗干净。 
长廊上的人已经走空。 
毕费看了看身边的红。红两手空空,没有带雨具。 
画外音1:雨水落在遥远的高原,或是灰蓝的海面,或是沉寂的火山,或是冷硬的冰河,发出极玲珑的声响,像山中高士在奏琴、击剑,像林下美人在散花、私语(是极清澈的女声,带一点点沙) 
画外音2:雨水落在任何一片土地上都是好的,只是不要落在我的脚下(红的声音,年青的,倦怠的) 
屏幕上出现高原上的瞪羚,海底的巨鲸,烧透夜空的火焰和冰底下的流水。 
镜头转回来,红的脸的特写,一只扁平的鼻子,但一双琥珀色的眼极灵动,配上金色的眼盖,使她多了鹰隼的神气。 
毕费(转过身,对着红笑了笑):还在下雨。 
红(笑):整个八月就没有晴过。 
毕费(呆了呆,然后又笑了):我送你回家。 
红(笑):也好。 
他们走在雨中。红走在左边,左肩被雨水淋得透湿,但她似乎毫不察觉。毕费也是,脸上带着独行人的表情。他们互不关心。 
一辆红色出租车从他们身边经过,激起的泥水渐湿了红的裙角。 
毕费:你得买一条新裙子了。 
红(摇头):最近编钟馆的生意并不好。 
毕费(笑):生意好的时候又怎么样? 
红:不下雨的时候,会有很多游客。 
毕费笑了笑,没有做声。 
红:经常有人拿钱让我们演奏他们想听的曲目。 
毕费(皱眉):用编钟? 
红(笑):是啊,我记得有一次,一个温州人要听“爱拼才会赢”。 
毕费笑。 
红:有时候,他们看完表演,会带我们去唱歌。 
毕费:一曲红绡不知数。 
红(转过脸,愕然):什么? 
毕费(平静地):没什么。 
镜头转向街边的行人,与第一幕相同,一张张行人的脸,一张张没有特点的脸。 
毕费和红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第四幕 
场景变换为一个阴暗的房间,房里摆着两张床,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布着蜘蛛丝。 
红(睡在靠窗的那张床上,将被子拉上来,兜住脸,闷声闷气的):平日里大太阳的,我倒觉得怪腻味。 
毕费靠在床背上抽烟,没有吱声。 
红:下雨时,我的情绪会好一点点,有时候甚至渴望那种事情。 
画外音:这女子的情欲随雨水上涨,天可怜见。 
毕费的脸上带出会意的神情。 
他扔掉烟头,将被子拉开,朝红俯脸下去,慢慢地笑了,露出白生生的牙。 
红(将毕费的衬衣领子扯过来,嗅了嗅,笑):你身上有墨水的味道。 
毕费:我是文化人。 
红(抚摸毕费的脸):你真白。 
毕费握住红的手,轻轻地将它放在自己的左耳上。 
毕费(笑):你是我的小灯绳。 
红(皱眉):真难听。 
毕费(笑):不,你看,你一拉,我就亮了。 
红(将脸伏在枕头上):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这样的话。 
毕费(仍然在笑):从前有一个文化人,把他的耳朵割了下来送给他喜欢的女人。 
红(笑嘻嘻的):都是疯子。 
光线暗下去,渐渐只剩下一片透明的黑。 
镜头转到旅店的过道,红在过道尽头的水龙头处掬了一捧水,将脸上的化妆洗掉,抬起头望着毕费笑。 
毕费:你到底多大了? 
红:十八。 
他们从旅馆走出来, 
毕费掏出钱包,红凑过来,看到他和阑干的合影。 
红(转过脸去):还在下雨。 
毕费(推了推红,疲倦地):你不要? 
红:不要你的钱。(带点鼻音) 
毕费:她已经离开我了。 
红(低下头来):为什么? 
毕费:她的父亲有病,(顿了顿又说),她也有病 
红:是,我记起来了。 
毕费(愕然):什么意思? 
红(平静地):我认识这张脸。她的父亲曾经差一点掐死我,她长得很像他。 
毕费:疯子心里的欲望太强。 
红:谁又不是? 
画外音:我生活在一个癫狂的世界里。 
红(弯下腰去扯自己的丝袜):我得走了。 
毕费心不在焉地恩了一声。 
红(抬起头):“把你的脸给我。” 
他以为她要吻他,便靠了过去。 
红(伸出手,拉了拉毕费的左耳):记住了,我是你的小灯绳,我一拉,你就亮了。 

第五幕 
(几年前的城市,第一幕里出现的房间。毕费坐在写字台前,面前摆着一卷稿纸。镜头移到窗边,蒋阑干靠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风景。) 
毕费(一边叹气,一边撕下一页稿纸来):写累了。 
阑干(没有回头):都写了什么? 
毕费(微微笑着):一个音乐家,养了一只鸟。那只鸟会唱他写的所有的歌。 
阑干(回过身来,走到毕费面前,取过他手里的纸团):骗人。 
她慢慢打开纸团,稿纸上一片空白。 
毕费(笑):今天状态不好,写不出来。 
阑干(平静地):我最恨别人骗我。 
毕费:那你何尝不骗人。 
阑干弯下身子,素白的脸向毕费的脸逼近。她的双眼的特写,平静的,水波不兴的。 
阑干:我从没有骗过你。 
毕费(平静地):是的,你没有骗我,你只是不说。 
阑干(微微笑):那是因为你从来不问。 
毕费(叹气):我从前是那么地爱你。 
阑干(继续笑):是的。 
毕费(嘴角微微上翘,似是嘲讽,又似微笑):我记得从前的很多事情。从前,你父亲喜欢去镇子上的露天电影院。 
阑干:是的。 
毕费(双眼盯着他的妻子):夏天的时候,那里的人总是很多。 
阑干:是的。 
毕费(冷冷地):女人也多。 
阑干(声音忽然弱下来):是啊。我真害怕。 
毕费(忽然笑出声来):害怕什么? 
阑干(抬起眼睛,看了看四周,轻声地,像和鬼魂在说话):怕他在外面出丑,怕他控制不住自己,怕他做出什么事来。 
毕费:但是你给他钱,任由他去镇上的每一个地方。 
阑干(摇头):我没办法。 
毕费:我明白了,(顿了顿),你想他出丑,你想他控制不住自己,你想他做出什么事来。 
阑干,是你把你父亲逼疯的。 
阑干低下头,开始哭。 
毕费(笑,露出白生生的牙):你看,你一直说不放心你的父亲,这才是骗人。 
阑干(抬起头来):是的,自从母亲走了,他就得了病。我希望他可以去精神病院治病,可是我们没有钱。我希望他索性去坐牢,可是他们说他有病,又把他放出来。我希望他死,这样子他就不会再给我带来任何羞辱,可是他的身体是那么地强壮。 
毕费(笑):而且他是那么地爱你,他生怕别人伤害你。 
阑干(哭):我听了你的话,扔下了他。 
毕费(笑):现在你知道后悔了。我带你来城市,可是我连一份工作也找不着。我甚至养不活自己。 
阑干(抬起泪水模糊了的眼睛):不,我还是爱你的,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写这些一点希望也没有的文章了。毕费,你去找一份正经工作吧。 
毕费(笑意敛去,温和地):是这样的吗? 
阑干点点头。 
毕费(朝阑干走了过去,将她搂住):那么,我就听你的。 
阑干(抹了抹眼泪,笑,伸出手扯了扯毕费的耳朵):我是爱你的。 
毕费(笑微微地):你看,我也爱你。你是我的小灯绳。你一拉我的耳朵,我就亮了。 

第六幕 
回到现在。城市的上空仍然飘着雨,街边的行人像灰色云团缓缓移动,两三行人过后,镜头清空,从右下角伸出夹竹桃的树枝,枝上缀满了湿漉漉的粉红花朵。 
毕费(举着第一幕里那把灰格子雨伞,迎了上去):你来了。 
红(定睛看了看面前的男人):是你啊。看到寻呼机上的留言时,我还在想,谁那么无聊呢。 
毕费:你不记得我了? 
红(笑):玩玩罢了,谁要记得那么多。 
毕费:可是你也没有要我的钱。 
红(又看了看毕费):那不代表我喜欢你。 
毕费:可是那又为什么? 
红(冷笑):我们这些奏编钟的人,有很多是专业演员,只有少数几个才会顺便做游客的生意。 
毕费(也笑):难道你不是? 
红(忽然气馁):是的,我偏巧就是,(语气里又带出一丝倔强),可我并不是每个人的钱都要的。 
毕费:所以说嘛,那又为何? 
红(恢复冷冷的神情):有些人给钱,我就拿。 
毕费(好奇地);什么人? 
红(冷冷地):有钱人。 
毕费(皱眉):那么我呢? 
红(笑嘻嘻地):你,跟我说什么一个文化人割自己的耳朵送给自己喜欢的女人,说什么我是你的小灯绳这种疯话,你怎么会是有钱人! 
毕费(笑了):那你还是记得我的。 
红(马上板起脸来):你到底要怎样? 
毕费(看着红):我也不想怎么样,(叹口气),只是以为你喜欢我。 
红(冷哼一声):你钱包里的那个女人呢? 
毕费(笑):我告诉过你,她离开我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红:回到镇子上去了? 
毕费:是的,回到我们的老家去了,去和她的疯子父亲一起发霉,发烂,发臭。 
红(笑):跟你在一起,也好不到哪里去。 
毕费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打开一看,里面是空的,便把烟盒子揉成一团扔掉。 
红(继续笑):真是个穷酸,抽这种烟,是一块五一包的吧。 
毕费(笑):是啊,我穷,你说得真是没错。 
红(忽然温柔地):现在,我真有一点点喜欢你了。 
毕费(朝她走过去):可是我的积蓄已经用光了。 
红(伸手摸了摸毕费的脸):没关系。 
毕费(盯着红):我的房子也退了租。 
红(手轻轻地抚过毕费的眉毛):没关系,我喜欢你。 
毕费(神情变得越来越阴郁):我的妻子抛弃了我。 
红(轻轻地抚摩毕费的双唇):还有我呢。 
(切入七年前的一幕,在同样的街景下,毕费和阑干面对面地站在人群中) 
毕费:你真的决定跟我留在这个城市,跟我结婚,跟我一起吃苦? 
阑干:是的,我爱你,我永远不会扔下你。 
毕费:可是你连你的父亲都可以扔下不管。 
阑干:那不一样。而且我一直都在挂念他。 
(回到现在) 
红(手拂过毕费的左耳,又回来,轻轻地扯了扯那只耳朵):你说过,我是你的小灯绳,我一拉你的耳朵,你就亮了。 
毕费(忽然笑了):是的。 
雨水越来越大,渐渐只能模糊地看到他们的身影,对白亦不如方才清晰。 
毕费:我记得,那个疯子曾经差一点把你掐死。 
红:哪个疯子? 
毕费:她的父亲。 
红:哦。 
镜头转向毕费,透过密密的雨水,看到他缓缓伸出手,将两只手放在红的脖颈上。 
毕费:他是这样地掐你吗? 
红:是的。 
毕费(双手渐渐用力):是这样地吗? 
红(说话开始变得吃力):是的。他真疯。 
毕费(一边加大手上的力气,一边笑):她一直想让他真的掐死什么人,或是做出别的傻事来。 
红(大声喘气):别闹了,我受不了的。 
毕费(笑):她想让他坐牢,或者死掉。 
红(声音变得嘶哑):你疯了,放开我。 
毕费(仍然在笑):后来她找到我,以为我可以让她过正常人的生活。 
红和毕费撕打着,毕费用尽全身力气地掐着她的脖子,渐渐她的动作变得缓慢无力。红终于停止挣扎。 
毕费松开手,红的身体软软地倒在地上。 
毕费(弯下身来,静静地望着红的身体):她没有想到,虽然迟到了这么多年,结局还是一样的。 
雨越来越大,渐渐盖住了所有的影象和声音。 
推出字幕:全剧终。

 


  这个是现成的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15 07:13:48.0


 


这个在舞台上的效果必定好的很,可惜聊天室里看不到肢体动作和表情

疏影残香  发表于2001-12-15 14:11:47.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