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悲痛的往事,或者,夜晚的孤独

这么  发表于2002-10-12 11:08:05.0


 




有这样一个夜晚,寂静,阴暗,你走在熟识的城市的某条路上。还是那些代表着一个个家庭的,疲惫不堪的灯光,路边那些寥寥的模糊人影。公园,恋人们的喃喃絮语,让你嘲笑地记起曾经的青春冲动;河流,闪烁着黯淡的微光,穿过城市,在你的眼皮下流动。你觉得空气象河水一样寒冷、无孔不入.....
就在这样的夜晚,你独自一个儿,突然打了个寒噤。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某个人,某段时光,一截子曾被遗忘的往事。那个人是谁无关紧要,也许他或她早已死了,或者象你忘掉对方一样忘掉了你。那些事情,可能很隐秘,更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人所共知,现在已经没有人记得起,除了你。至于你,你不能确定,当一切都消逝之后,自己能否成为别人记忆中的一块陈迹。
这个时候,你发现了喝一点儿酒,在人群中坐坐之可以谅解。信步走进一家低级混乱的酒馆,以前你从不来这种地方。和那些身份可疑的人呆在一起,你不说话,你对他们视而不见,你只是不想看到自己如此孤独。
你早已对孤独习以为常,对事物洞若观火。你怀疑一切,又能够步伐坚定地度日。你不年轻了,正因为如此,往事的袭来,才象今夜这样偶然,其势汹汹。
没发生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举个例子吧,你,达菲先生,多年来任私营银行的出纳,生活有规律,用散步和音乐消磨每天夜晚的时间。没有同伴、朋友,没有加入教会,除了在圣诞节拜访亲戚和参加他们的葬礼,不参与任何多余的社会活动。唯一具冒险色彩的事,就是有时盘算着在某种情况下抢劫自己供职的银行,想想而已。对了,你也写文章,译书,一位“知识份子”。
一天晚上,你在音乐会上遇到了那个已婚女人。你和她约会了。你借书和乐谱给她,影响她的品味与爱好,她向你倾吐她的生活,象母亲一样对你纵容。你们共同度过了很多夜晚,你很喜欢自己的思想和她的交缠在一起,甚过喜欢相互缠绵。
她似乎爱上了你,你的灵魂却发出了坚守孤独的宣告,你想你更需要平静自如的生活。在她的热情爆发更多之前,你避开她,你们断绝了往来。
四年后的某天,你在报上看到了她车祸身亡的报道。还知道了出事前的两年,她变成了一个酒徒。当然,这与你无关。你只感到厌恶,为她的酗酒,和被新闻报道渲染得平凡庸俗的死亡。想到曾经把她引为灵魂伴侣,你羞惭极了,觉得她一钱不值,更加赞同过去自己和她分手的明智举动――现在,一切结束了。
可是,夜色降临,回忆来了。你神经紧张,不想回家。她的音容占据了你的思想。你在想,当初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你也许并未爱过她,此刻却深感内疚。最糟糕的是,想念诱使你重新审视自我的孤独,发现你被排斥在人生盛宴之外。她呢,那个被你排斥的女人,倒已经在死亡中获得了安祥。
在黑暗中,你感觉到她,听见她永远不会在这世上重现的声音。开始了解,在那边,一个又一个的夜晚,她独个儿过着怎样的生活。虽然你知道,孤独是与生俱来,命中注定,这一刻,当想象中她的孤独,撞击着你的孤独,你感到哀从中来,不可或止。
这是一个故事,本身不值多提,有没有登着噩讯的报纸作回忆的阀门,也不重要。你只是小人物,没有人关心你的情感与私生活,当你死去之时,不在乎是否有人记得你。你从不抱奢望。但是,忽然之间,有了这样一个夜晚。
在黑暗中,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那个人、那件事,回忆亲切并令人痛苦。你明白什么都已无法挽回,被你遗忘的,将你遗忘的,那一切,和你不再产生关联。你不需要别人,也不再有人需要你。时间催生的孤独,比夜色更深,比想念更远,比时间本身更残忍。
一切终将完结,我们都会衰老,死去。并不知道这种选择,与那种选择,哪一种更好。也不知道如何避免悲痛。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成为往事,未来还很长。在目前,我们并不知道,在某个沉默的晚上,我们可能会想起些什么。
今天晚上,明亮的灯光下,我在看这篇短短的小说:《悲痛的往事》,登在一本地摊上淘来的《译林》上,作者詹姆斯.乔依斯。它让我心中伤感,向窗外看去,与往日的每个夜晚没有什么不同。将来还会如此。我在等待,当一个又一个的夜晚经过自己,当回忆如黑夜般围绕上来,希望届时的我,能够做好安然屈从于往事的准备。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