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放逐到深圳的除夕

这么  发表于2003-02-10 00:31:41.0


 


年三十下午,稀里糊涂来到深圳,这完全陌生的地方,我希望它能帮忙,将过去的一年,不着痕迹地打发掉。即使是冬天,这儿仍绿意盎然,公路两侧花红似火,很干净美丽的城市,最让人惊异的,却是它的繁荣:高大密集的楼盘,满街与行人互不相让的车,空气中就充满了焦燥与亢奋劲儿。让人心中压抑,不知所措,在它面前,我觉得自己,活象一个从远方放逐而来的人。
出租车驶在深南大道,一路上,接机的朋友指点窗外,滔滔介绍,看得出,他是喜爱这座城市的。喜不喜欢某个地方,只有在里面居住过相当长日子的人,才有发言权。而我,最恰当的作法,就是礼貌地微笑,把一些可耻的伤感,和奢侈的思念,统统锁到不可见人的地方去。天渐渐暗下来了,在我成长和热爱的那片土地,此刻,正在缓慢地下雪。
这里,南方,高高低低,层层叠叠的灯光无声亮起,那么明亮,照得人无可遁形。深圳的街道上,白天没有闲看街景的茶座,夜晚,也没有能给人暂时栖身的阴影,它让你一出门就停不住脚。很累,我开始怀疑来到深圳是个错误,然而,是否也只有这样的地方,能象根鞭子一样,帮你忘掉一些多余的东西,把所有一切,简化为经济的得失?
吃过饭,回到旅馆,已经十点多。屋外有零星炮竹声,除此之外,很安静。这个鲜活生猛的城市,大年夜里,如同一个偎在喜庆的枕被里的青春女子,懒懒地眯着眼,似笑非笑,。
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拿起兰姆的书来读,这个忧郁、促狭的老单身汉,说道:“每个人都有两个生日,每年里至少有这么两天,促使他想一想时间的流逝对他自己的寿命的影响。”一个是他出生的日子,一个,是除夕。只有在除夕,“我才开始明白过去那一年的价值,好象对于一个刚刚死去的人那样,它这时才具有个人色彩。”
过去的一年――老兰姆在二百多年前,以英国式的自嘲,把辛酸往事、艰难岁月,以及一些欢乐瞬间的回忆,付之于知天乐命的文字里,他是个很有绅士风度的人。而我们的祖先,说“生年不满百,长怀千岁忧。”,还说过:大江流日夜。 
大江流日夜,曾记否,日暮中原,云山冥渺,家家户户守一屋灯光,围一桌年饭,到了午夜十二点,鞭炮声忽然铺天盖地,硝烟弥漫,闹累了的孩子们,开始在枕上做关于红包的梦。我分不清这是记忆中,还是想象里的情景,很遥远,又似在昨天。我向往,或者说怀念这样的除夕。
这些个念头多么不合时宜,尤其在深圳。我本为放逐去岁而来,却发现昨日种种,如山长水远;本要摆脱无聊痴念,只管抓住眼前,却发现我真实想要的,仍不是他们指点的那些。很快就要敲响十二点的钟了,明年,要努力去做,去改善的事情太多了,不知道力气还够不够。相对过去的生活经验,深圳于我,是个全新的样榜,也许格格不入,但能让人冷静。我知道我来对了。拿出一点勇气与风度,过去、现在与未来,是停止抱怨的时候了。
一些人的名字,浮在空气里。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象什么也抓不住的手指,在触摸它们。今夜,我怀念的人,如果,在某些时候,在某一处,你们也想起我……亲爱的,我知道,我已经足够幸福,我竟然会落泪。在这个世界上,一点点偶然的幸福,有时,竟抵得上一辈子的刻骨铭心。我爱你们,我的亲人、朋友、兄弟与姐妹。因为我爱那时光中匆匆消逝的一切,那些来不及的欢乐与悲哀。
请,等我回来。

 


:)

子毓  发表于2003-02-19 00:17:58.0


 

:-)


繁华喧嚣都不属于我

何思  发表于2003-04-10 19:35:22.0


 

初次出门就是到了深圳在那里呆了十天,整天路过身边的游乐园地,却怎么也没有走进一家的大门,而在大街毫无目的的漫步,不知为何在那繁华的高楼和喧嚣的人群中,感到莫名的悲凉,这一切都不属于我,它似乎是我向家人证明可以独立的场所罢了。


:)

这么  发表于2003-04-15 01:32:56.0


 

现在是在长沙?常见到涉江和天心么?
如果能见到,帮我问好,想念你们了:)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