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寒水自碧--白石词乱弹(随笔)

这么  发表于2002-04-25 11:54:36.0


 


宋词诸大家,东坡、稼轩、于湖都让人敬之慕之,心底最爱的,却是姜夔。喜欢他清刚中的缠绵、委婉中的冷峭。 
尝存念要写点什么,苦于资料太少笔力太弱,总是拈着笔白眼望青天,悻悻而罢。这回失业期间无所事事,发了个狠,拼了命也要挤点酸货出来,只当了却一桩心事,说不定碰上个把心有七七盐的同志,那就算把盐卖馊了,也认了。 
词史上,姜夔是位占有独特地位的词人,独步于婉约豪放之间,开一代清空骚雅词风。又擅长音律,深诣礼乐,亦是乐史上不可忽视的人物。 
清代的浙西词派奉姜夔为韩愈、杜甫:“词中之有姜白石,犹文中之有昌黎也”、“词家之有姜石帚,犹诗家之有杜少陵”,未免太过。陈廷焯《白雨斋词话》道:“姜尧章词,清虚骚雅,每于伊郁中饶蕴藉,清真之劲敌,南宋一大家也。梦窗、玉田诸人,未易接武。”说得就很中肯了。 
年少时亦极喜稼轩,后又迷上白石,常与人争较二者优劣,左右为难。后来见刘熙载《艺概》中评得一针见血:“白石才子之词,稼轩豪杰之词。才子、豪杰,各从其类爱之,强论得失,皆偏辞也。姜白石词幽韵冷香,令人挹之无尽。拟诸形容,在乐则琴,在花则梅也。” 
是了,读诗词也如觅友,求个气味相投。很多人,不是才德不高,只因性子不合,成不了至交好友。常见人徒以好恶臧否人物,肆言无忌,闹得个鸡飞狗跳,网络中往往遇上,简直无法可想。 

南宋张炎说:“姜白石词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很能说明姜词特点,他所推崇的“清空”之境,更似专为姜词量体定造,千古词客,最当得这二字者,也真非姜夔莫属。 
白石词,孤高如野云独鹤,清寂若冷月千山,常令人觉得寻之无迹、迫之无路,亲近不得。静安先生曾诟其病在“隔”,抛开艺术性先不谈,从词篇带给人的情感体验而论,确实如此。 
如“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为旅途中梦见合肥情人所作,假想伊人梦魂孓孓独归,真耶幻耶?深情所结,万般无奈。然而无论从单句还是全篇来看,意境都是清冷而孤独的。他爱她,她亦深爱他,但,终于还是各自孤独来去。 
《翠楼吟》下阙:“此地,宜有词仙,拥素云黄鹤,与君游戏。玉梯凝望久,叹芳草萋萋千里。天涯情味,仗酒祓清愁,花销英气。西山外,晚来还卷、一帘秋霁。”好一派超然世外气概。最爱“酒祓清愁,花销英气”八字:我之心胸,唯酒、花、天地万象可与言,不仅与时人无涉,甚至读者,也无由参与其中。 
以现代话讲,怎一个“酷”字了得。 
词集中翻来翻去,触目所及,发现“冷”、“寒”二字用的极频,诸多场景都只可遥望,不可沉溺逗留。果然是冷冷一“隔”,喜煞。想,若无此隔,逢世间诸般苦谛,焉得自持? 
情之一字,各有说法。李义山“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句,但觉其飘渺无奈;晏小山之“醉拍春衫惜旧香,天将离恨恼疏狂”,温柔敦厚、相思内敛;黄淮海之“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极尽风流婉媚;柳三变“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明快真挚;而竹枝词中“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江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一首,竟叫人生出若是情多不如死之感。 
白石笔下之情,又全然打造出别一境界,以清刚之笔写儿女之情,情深款款却毫无柔媚脂粉气,如琉璃世界里一树梅花,情色俱在却风度泠泠,近它不得。清绝、寒绝、孤亦绝。 
不是不深情,只不过此情之外,另有个天地山川、风花雪月,一心寄于此,再刻骨的相思也能镇定以待了。不镇定又如何?此恨不关、风和月。向人世一揖首,微笑转身而去。只余红萼、红药、红颜,雪里的容色,深深寒,浅浅暖。 
白石词多咏梅之作,如最负盛名的《暗香》:“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无一句艳语、绮语,而情致宛转,神清气朗。 
流连此境,心神俱畅,方肯回镜照一照连日来纠缠不清的种种情事,悚然而惊:如何大好华年,深情所结,竟是这等薄情自私男子?真不若挥袖而去,出门一笑,山复是山,水复是水。 
也罢,借由头恨恨几句,不知那厮能否看见。。。。。笑笑,若真悟了,倒不这般无聊了。 

以审美效果论,王国维论词专重一“境界”,务求以自然心眼写真境物、真感情,反映到审美上,或物我浑化,或超然把玩,要旨只在赤诚真切,情景相亲、了无隔膜,恰如春草自生,全是天成。 
白石诗学江西派,贵立新意、用活法,重精思,力求悟入“自然高妙”。少时专学黄庭坚,深得其妙,后虽有意脱离门下,“瘦、劲、清、奇”之风仍保留了下来,且化入词法中,独创一家之风。按传统标准,词贵柔厚婉媚,姜词用笔则瘦折紧健,佳处在于格调高远,无庸脂俗粉气;弊处在于雕痕宛在,失之生硬造作。 
以精思入悟,也实有神秀之风:“时时勤拂拭,莫使染尘埃”,修持严谨,总不似慧能一脉浑成无碍。“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此境界不是刻苦锤炼便可至的。所谓羚羊挂角,香象过河,诗三百、汉魏五言及盛唐诗歌,不乏如此气象。至于词家,五代、北宋舒缓从容,后主、冯、欧、晏、苏诸人,亦是大格局大手笔。 
宋室南渡之后,词风大变,或叫嚣或卑下,所足称道者,辛、姜二人而已。白石填词,煞费苦心,往往一阙累月经年才成,故集中几无庸作。旨义高妙,无人可及,惜终少超浑自然、义蕴丰融之作,不能发人深思,启人心智---这一点,不可为贤者讳。 
试作一比。白石词中的名句“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清冷高远,有于混乱尘俗中拨身而出,独濯其缨之态;然与李后主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共看,哪个更荡人心魄,感同身受,不言自明。后者切人生之细微,发千古之悲悯,前者委实未能到此境界。 
王国维又言:“苏、辛词中之狂。白石犹不失为狷。”点得极破。狂者胸襟自旷,气象自广,狷者情志凌厉,襟抱孤高,旷达则有所不及。且白石布衣清客,奔走江湖,依托幕府,其气象当然有别于坡、轩。闲时胡乱比拟:以入世论,苏辛二公当为国士无双,白石则才人绝代;以出世论,苏辛有若天外飞仙,庄严自在,白石则散仙之属,清净逍遥。 
境界有高低,喜好无绝对。就我自已偏好,是爱极姜氏这种风格的,因为喜欢,所以包容,缺点当成优点,一样振振有词地爱。 

每每爱了一篇文字,便顺带着爱上了作者本人,想方设法要打探出其生平、性格爱好。因为《边城》,家中搜罗了市面上可见的全部关于沈从文的传记、回忆录。看过《情人》,每在书店里见到“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字眼,便双目放光。 
因为一只蛋而爱上母鸡,杜拉的事迹也是个现成的例子。 
关于姜夔的资料却难找。知道夏承焘先生著有《白石词编年笺校》,是考证得极详极全了,本地找了许久未果,听说北京万圣书园有,又托人去寻,没有。 
只得自己零碎寻足迹去。张羽《白石道人传》中记载:“白石。。体貌清莹,望之若神仙中人,虽内无儋石储,而每饭必食数人。性孤僻,尝遇溪山清绝处,纵情深诣,人莫知其所入,或夜深星月满垂,朗吟独步,每寒涛朔吹,凛凛迫人,夷犹自若也。” 
看了悠然神往,果然是想象中的模样、风度,古人中只嵇康或能胜过。其实此人一生潦倒得不堪,也是宦家子弟,却始终没谋到个功名。父卒后客居湖州、合肥、汉阳、苏州、扬州,往来于杨万里、范成大诸人门下,过的幕府清客生涯,虽以才华为人推重,到底寄人篱下。后卒于扬州,贫不能葬,好友吴潜等人葬之。 
夜阑人静,独对星汉,他也觉得意有不平么?或者,再崎岖世路,亦只“夷犹自若”以对?斯人已矣,无由揣测。只想到他家无余粮,每餐仍“必食数人”,止不住心酸。 
古代文人的处世态度,安贫乐道的,实在值得佩服。也不是长铗依人就心甘,也不是身沉下潦终无怨,只不过他们,比现代人似更易找到安身立命的所在,传统文化这里方显出它的好处。想想自己,若处在那种潦倒境地,定早已眼露凶光,直欲杀人越货的干活。 

不知为何,见了与姜白石有关联的一切事物,心中只是喜欢莫名。从词中看到,他是在合肥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而且在这里谈了场恋爱,从此“淮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念兹在兹,竟勾绕出终身情愫。。。。索性连合肥也喜欢上了。 
故事的女主人公是合肥南城赤阑桥畔一位歌女,白石平生作词现存八十余阙,可坐实为伊人所写的至少有十余阙。按词索隐去,似是二十岁左右时,姜至合肥,识擅琵琶古筝之歌女姐妹,到底是与姐姐还是妹妹有了恋情,不太清楚。后为生计故,姜离肥游历于两湖、江苏、浙江各地,娶妻生子,奔波来去,中间曾至合肥相唔数次。约十余载后,即光宗绍熙二年,所眷者离肥他去,可能此是双方最后一次相会,从此,白石足迹再未踏入合肥。 
写情之作,往往是一位作者所有文字中最感人的部分。相爱而不可结合,一生情丝痴缠,半世劳燕分飞,这种古典的爱情,让我这低级趣味的人大感兴趣。现代人,愿看古典文字的都寥寥无几,遑论古典--爱情? 
白石客居湖州时,春日泛舟,迎面遇一画舫女子,貌似故人,感而作《琵琶仙》一词,清雅蕴籍中情思缠绵,往事纷呈,远胜过琼瑶阿姨所有煌煌等身著作矣。 
“双浆来时,有人似、旧曲桃根桃叶。歌扇轻约飞花,娥眉正奇绝。春渐远,汀洲自绿,更添了、几声啼鴂。十里扬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说。  又还是、宫烛分烟,奈愁里匆匆换时节。都把一襟芳思,与空阶榆荚。千万缕、藏鸦细柳,为玉尊、起舞回雪。想见西出阳关,故人初别。” 
柳在姜词中,是别有寄托的。 
合肥多柳,至今如是。 

读到的第一篇白石词,还是中学课本上的《扬州慢》。“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当时尚不解此十里路便是小杜笔下“卷上珠帘总不如”的繁华旧地,只觉其词清丽得不可方物,凄清得黯然神伤,顿时就狂爱上了。 
此为缘起,白石作品中,读得最熟也是这一篇。十里扬州,三生杜牧,知有相逢否?白石在这里是隐然以小杜自许的。晚唐至南宋,三百年雪意依然,一沉吟总是惘然。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家国兴亡,身世沧桑,于寄思婉渺中,感人至深,意境全出。 
更绝妙的是词前小序,寥寥数笔,有若白描,而幽清隽永,读来口齿噙香。如闻积雪嘶嘶,如见冷月初升,寒意顿生。 
“淳熙丙申正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壁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忽然拈出个“寒水自碧”,自己击节叫了声好,此四字足可道尽白石平生心性。澹澹清清,独坐生情,水流千古,月印千古,随它去吧。。。。我自淡然。。。。醉了,算了。 

 


西西,弄好了:)

白云天  发表于2002-08-18 16:31:03.0


 

31366:)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