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记忆里的查查波亚斯

这么  发表于2003-02-10 00:33:08.0


 



查查波亚斯,这个印弟安古国于公元十五世纪中期,为印加帝国所灭,从此历史上失去了它的踪迹。
一座废墟,沉默地卧在群山、森林之中,曾经高大坚固的城墙,被风雨侵蚀后,留下数不清的坑坑洼洼,腐烂的滚木门,依然嵌在城堡各处。狭长的石阶,一级级向上盘绕而去,两边高高的长满草的墙,夹出一线青天,蓝得怵目。
应该有一个古印弟安的年轻女奴,托着木盘向上走,缓缓地,石阶上,她的长裙曳地,她漆黑的长发、她的背影......我关掉电视,节目结束了。一个印弟安女奴,也许能为她想象出一段故事。无所事事的晚上,我用想象来打发时间。
七点半,我摊开了笔记本。“我的古印弟安妇女奴,走在草长及膝的高原上。阳光晒得她眯起了眼睛。”该给这个几百年前的女子,安排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
笔尖在本子上点点戳戳,划出一个长发女子的侧面,这个印地安女奴,应该有被风吹日晒造就的粗慥皮肤,和不失娇美的少女容颜,就是说,她很年轻,很好看,外表得符合她奴隶的身份。女主角的容貌非常重要,她必须是个美女,然后才能造就传奇。
“在她的国度里,她的身份卑微,可是由于她的美丽,在十五岁那年,她被送到年轻的王子身边,充当贴身侍女。故事就从她来到王宫的第一天开始。”
“崭新的丝制长袍套在身上,轻飘飘的仿佛什么也没穿,不如麻布贴身,也不如麻布有重量,那重量是让人感觉安心的。她的一只掌心透过光滑的丝面轻轻贴在腿侧,低头站在王子寝室门口,不知道是否该进去。”
又来了,昨天晚上的感觉,象有一双眼睛,在沉默地注视。放下笔,转身,后面仍然什么也没有。


 


这么  发表于2003-02-10 00:33:57.0


 



夏日的傍晚,天色仍旧很亮。住宅楼群中穿梭的风,突然变大了。丁燕抬头看到南边的天空,青灰的云正在成群结队地走,转眼联成一气,阴沉沉地占据了半个天空。暗红的晚霞,却从太阳落下去的地方,渗透过去,整个天空的颜色,便显出些诡异。
好象要下雨了,她想。塑料袋沉甸甸、滑溜溜的,不断磕碰在光裸的小腿上,她加快了脚步。风越来越大,一片破报纸迎面而来,擦着她的肩膀冲过去,吓了她一跳。
终于赶在第一滴雨落下之前,走进了楼道。看电梯的小姑娘在翻报纸,瞄一眼她,一声不吭地按亮了第十三层的按纽。
“要下雨了?”报纸在小姑娘的手里沙沙响。“是啊。”她带着种近似讨好的关切语气说,“你带伞了没?”话一出口,她就开始后悔,电梯间的搁台上,分明放着把折叠花伞。
所幸小姑娘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没事,早上听天气预报,就带了。”
现在的人,真是连开电梯的都得罪不起,出电梯时,她想。上周三她出门迟了,急着上班,见电梯里没人值班,就自己开电梯下来了。一出门撞上这小姑娘,抓着两只包子,伶牙利齿地指责她不该乱动电梯,她没好气地回了几句。结果接连几天,每逢这小姑娘值班,都要她报好几次楼层,才爱理不理地给她按下电梯按纽。
她把塑料袋放到地板上,俯身换鞋,鞋里潮乎乎的,能闻到股浓烈的汗酸气,她皱了皱眉头。丈夫正窝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电视,声音开得很大。她瞄了一眼:两只手正在拨开石壁上的青草,露出石雕的人脸,凸出的眼珠,直楞楞地对着她。
“什么东西?”她下意识地问。
“发现了一个印弟安古文明,查查什么的。”丈夫说,“还行。”
她不知道丈夫的“还行”说的是电视还是古文明,她没再理会,直接把塑料袋拎进了厨房。对这些记录片,她一点兴趣也没有。
今天单位又开会,拖了很长时间。都七点多了,晚饭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吃上。
她淘米、插上电饭锅插头,从塑料袋里掏出两条笳子、一长条瘦猪肉、韭菜、还有苹果和鸡蛋,一条半死不活的鲫鱼。本来可以到超市买些净菜的,但是太不划算,也没有菜市场的生菜新鲜。晚上炒两个菜就够了,可是鱼也得熬好,明天让丈夫给医院里送去。
她飞快地冲洗猪肉,一边冲门外喊丈夫来剖鱼。电视声音太大,喊了几声他都没听见。她提高嗓子大叫了一声,声音尖锐地在屋内空气中划开一道裂口,又归入安静,她怀疑这声音是否出于自己之口。
来了!来了!丈夫终于冲进了厨房,支楞着双手,见狭小的房间内无处立足,左右看看,抓起鱼到卫生间去了。她看看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雨还在下。她用手背抹去额上的汗,深深地叹了口气。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默不吭声,飞快地往嘴里塞饭,好象要赶什么时间似的,其实晚上并没事。丁燕挑起饭里的一粒沙,顺带瞅了眼丈夫,他专注地端着碗,鼓鼓的腮帮,嘴跟喉结都不停地动。“昨晚上我做了个梦。”丈夫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过了一会,没听见她的声音,才如梦初醒般抬头:“什么梦?”她突然有些烦,不想说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回家的时候还记得清清楚楚的,现在倒模糊了。没有任何特别之处。难道跟丈夫说,她梦见一个陌生的房间,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在背对着她写字,女人的背影有点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个梦太普通了。
电视机还在响,还是那个考古的片子,在放片尾曲,石雕的人脸,用死灰的眼珠直瞪着屏幕之外。“你还看不看,不看我换台了啊?”丁燕放大声说,一阵不舒服的感觉又冒了上来,她按动了遥控器。



...............

这么  发表于2003-02-10 00:34:20.0


 


丁燕把饭盒送到病房里,交到父亲手上,转身直奔化验室。她直觉地感到,这次父亲的病非同以往,虽然还没有确诊,从那个年轻大夫拿到拍片后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先是抓在手里看了半天,然后走进诊室里屋,她能看见他的背影,躬着身向着一个坐着的老大夫,大概是专家什么的比比划划,专家在说,他一个劲儿地点头,象个课堂上勤学好问的好学生。后来他出来了,凝重地对她说:“做切片吧。”看了她一眼,又说,“不用紧张,常规检查都这样。”
她想了想,还是张开嘴:“需要继续住院吗?”“不一定,如果不严重。”“不是,医生,如果要住院的话,我跟我爱人最近都很忙,又要照顾病人,得商量着把时间腾出来,我妈年纪也大了......”年轻大夫不耐烦了:“你们家的事我管不着,现在不是还不知道吗?”他掉过头,对旁边整理病历的护士说:“叫下一个。”她有些不好意思,心想这样的话说出来,会不会让医生怀疑她不孝顺,张了张嘴,想再解释两句,下一个病人已经急匆匆拿着挂号单进来了,她看看大夫,又看看护士,只好提起放在凳子上的拎包,转身走出去。
临出门时,她回头冲大夫说:“谢谢您了,医生。”年轻大夫嘴里“唔唔”两声,皱着眉头听那个病人说话,也没朝她看。
她倒没觉得什么,这里的大夫态度已经算好的了,毕竟是省立医院,一进大门,墙上到处贴着“视病人如亲人”、“热诚服务,创造就医良好环境”之类标语,大夫看病,态度也慎重,不象她常去的市三院,从医生到护士,凶巴巴不算,逮着个感冒就能开出两三百的药。可是没办法,单位的指定医院就是市三院,虽说医改了,毕竟真有个病灾,还能省点钱。
她折回病房去看父亲,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闹哄哄的,一屋子晃来晃去的人和光线。父亲的声音从药水味、饭菜味、蓝色杂满可疑污点的墙壁与灰黑的水泥地面等等之中突围而出,“现在当官的哪有好东西,不腐败?不腐败工作就没办法开展!”父亲和邻床的人正谈得热闹,瞥见她过来,只在眉毛梢上向她递了个招呼。
“爸,医生说,你还得住几天,等化验结果出来了再出院。”她本来想说“等化验结果出来再决定是否继续住院治疗”,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她想情况未明,最好别给父亲添加心理负担。父亲楞了一楞,只问:“你妈呢?”“妈上午打电话过来,说要在家整理旧衣服,老家那边又来信了。”
他们已经五六年没回过乡下老家,那边亲戚基本上都淡了,只还有个四叔,常常来信,每次信中少不得些诉苦日子难过。这几年,家中过时的衣服、被子什么的,陆续寄了不少回去,隔三岔五还得汇些款子,虽然不多,积累下来也是个数目了。她觉得没必要这样,却不好开口。以前她对这事发过牢骚,结果引出父亲一大堆忆苦思甜的感慨,说当年家里孩子多,供不起上学,作为老大,父亲本来是该早早缀学,帮家里挣工分的,多亏了老三跟老四,哭着跟爷爷求情,说大哥最聪明,成绩最好,不去上学太可惜,他们自己,反正也学不进去,宁可缀学,也要供大哥念书。后来呢,他们真的缀了学,父亲也成了他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亲兄弟啊,骨肉连心。”父亲常说。三叔过世得早,遗下三婶,带着个女儿早早改嫁,日子过得还好,和这边来往却渐少,婶子毕竟算外人。
饭盒还原封未动地放在床头柜上,丁燕说:“爸,你趁热把饭吃了吧。”父亲直摇头,让她先回去:“回头你打个电话让你妈过来。”她应了一声,转身要走,又被父亲叫住:“今天不是小胡来送饭吗?”小胡是丁燕的丈夫。“他中午有应酬。”父亲挥挥手,丁燕想着上班要迟到,赶紧就走了。她没看见身后,父亲注视着她的背影,瞬间黯淡下来的目光。


:)

何思  发表于2003-04-10 19:38:4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