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花事.断章(随笔)

这么  发表于2002-04-25 11:55:36.0


 


紫薇 

曾经读到过一句诗“紫薇花对紫薇郎”,绚丽的颜色,以为是有着什么浪漫故事的,其实没有,紫薇郎大约是古时的中书令,为皇帝制诰拟诏的文官,公余对着庭院中的花树,发发呆。紫薇也是种很平常的花。 
现在这里的人行道两侧,种了好些紫薇,瘦矮的小乔木,粉红、灰紫或深红的花,一簇簇怕冷似的挤在一起,颜色仍是有点凄寒。 
貌不惊人。小时候,老家的人把它叫做“百日红”,据说是因为花季长。但也实在没太注意过它开花的季节,好象从初夏到深秋?反正冬天肯定是没花的。记得在什么书上说过,这树怕痒,如果用手去挠树干的底部,上面的枝叶都会刷刷地抖动起来。于是路过时,总是蹲下来挠它几下,看它的枝叶是否真的会动,这种弓着腰,仰着头的姿势十分辛苦,试验了几次,没看出明显效果--它有时的确是动了,却又正巧刮风。 
后来就懒得再追究。在记忆中搜了搜,除了那句白乐山的诗,关于紫薇,可说的真没多少。《还珠格格》里倒有个紫薇,命运多蹇的美格格,可和这花根本是两码事。 
紫薇,普通平常的花,因为没有传奇,所以,没有人知道,它春天和秋天的梦。 

坐对 

我们决定小资一回。身上钱快花光了,薪没发,汇款没到,在人行天桥上见到卖花的小贩,还是“买吧买吧”。 
红玫瑰,百合。想提醒她玫瑰容易蔫,终于没说。 
对面两个女孩晃着花束擦肩而过,不知听到了什么,高声惊笑,声音锐利到刺耳,她们中间,夹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 
一路上小心翼翼地做护花使者,公车上人渐渐少了,坐在座位上,把包和伞放到一边,花捧在胸前,看窗外,天色渐渐黑下去。 
到家扔下背包就插花,玫瑰剪得极矮,缩在瓶口,百合的长茎左右伸出去,退后几步,瞅瞅,象只活螃蟹。捡出来,重插,折腾半天,摆不出什么好造型,索性罢手。 
红的红,白的白,热闹就好,她说的。 
花瓶是只现买的黄桃罐头,黄桃吃了,瓶子正好插花,厚厚重重的玻璃,雕着简单的花纹,左看右看,蛮好看。 
不约而同点上颗烟,“嘘”一声吐出长长的青烟来。。。。嗯嗯,案上有花,瓶中有酒,只此便是安祥岁月。谁说的来着?忘了。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