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桃源谷(游记)

这么  发表于2002-04-25 12:05:28.0


 


亲爱的野花兄弟 
漫山遍野 
我坐在你们中间 
野蜂是不倦的吟游诗人 

芳香 
日落西山 

九月八日 

早上起来迟了,折腾来去,中午才坐上到密云的中巴。一路上的防风林,连着玉米、高粱地,还有果园,绿帐篷似,看着十分养眼。车窗外偶尔闪过一小片桃林,鲜红的桃子,挂在树梢上,极其诱人,直想跳窗下去摘将几颗回来。 
到了桃源谷门口,已是下午三点,进谷是来不及了,先找了户农家旅舍登记住下。 
背了包四处晃悠,山民说可以去看看长城,指了条她家屋后山坡上,南瓜藤、玉米地间的路,说很近的。顺着道儿直瞪瞪往上爬,越走越陡,最后就没了路,周围是大片的灌木丛。看见一种小树,结着通红圆亮的小果子,摘一个闻闻,象是酸枣,索性采了一大捧,没敢吃,准备下山后去问问山民。 
手脚并用,拽着乱七八糟的不知什么草树,爬上一人多高的土壁,眼前,倒!分明一条挺平缓的石子路,从斜对面山脚延伸上来,直通山顶。 
没的说,坐下来,抽根烟,踩灭烟头,继续走。 
山头四处开满了紫、白、蓝、黄色的野花。风吹着它们细碎的花叶,摇摇晃晃,如在相互传语。游蜂嗡嗡着,不时撞上人的身子。 
真是很美。太阳快要下山了。终于,几截横七竖八的城砖出现在眼前:“我靠,长城大哥,可算找着你了!”情不自禁一句粗话出口。 
这个长城破败得无以复加。若问什么叫断垣残壁,荒草斜阳,这便是了。在城墙上来回走了几圈,路窄、草深、蚂蚱乱蹦,一脚踹了块碎石下去,惊飞灌木丛中几只野鸟。感觉没什么意思。 
长城,无论是修复了,任游人攀登拍照的,还是废弃在山野之间的,都不过是承负着某种莫名象征意义的砖石。 
没啥好说的,山风吹我面,山藤勾我衣,吹了支荒腔走榜的口哨,走人。 

农家的房子还很干净,要了一碟丝瓜肉片,一碗饭,慢吞吞在房内吃完。洗脸、刷牙,抽烟,看钱穆的《湖上闲思录》,喝水,抽烟,和衣睡觉。床很硬,被子很暖。 
半夜里,外面轰轰地闹将起来。有人在放鞭炮,二踢脚,还有烟花,男女老少一起欢呼。音乐震耳欲聋,竟然是蹦迪的串烧版。开门看看,哥几个正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横七竖八几粗傻汉子,人来疯似闹腾。 
关上门,被子蒙住头,由它吵,再吵,再吵,没动静了,一觉黑甜。 

九月十日 

醒来已是清晨,怔楞半响,记起要赶在人群之前进谷去,一跃而起。 
七点整,买门票,进入桃源谷。天气极其凉爽,阳光从山那边漏出几缕,群山半醒,露水未晞。除了牵牛,所有的花草都合拢着叶瓣--“嗨嗨嗨,起床啦!” 
谷中的溪流、小潭水质清洌,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顺着路标所指,绕过几个清浅的小潭,大踏步向内进发。两侧山壁其实不甚高,亦不险,山体绿色葱笼,雾状的日光才照到顶峰上。明暗幻变的绿色,叫人很想酸上几句,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旭日照初林。活活,见鬼,这算啥。 
谷底的河床已经大半干涸,满是大小花岗石块,中间穿行着若隐若现的细碎水流。从谷侧土路稍一往下,就走到了河床上。在石头上低头跳跃着前进,鼻端传来的气息,恍然熟悉。河滩、石头、淡淡的阳光、草腥气、虫鸣......小时候,在老家,门口也有点这样的河流,初秋的时候。 
一脚踩进了水里。有点累了,坐在石头上歇歇脚,环顾四周,人影全无,群山在打呵欠,真好。水里有泛黄的刺球,是板栗儿。捡起来看看,空壳。才发现谷里四处长了板栗树,正是结果的时候。还有核桃、棠梨,山楂!河岸草丛里,落了一地圆的绿的黄的带刺儿的果子。在树下钻来钻去,板栗树枝头的球果戳着了头,够疼的。摘吗?不摘,为什么要摘呢?终于捡着了一个饱满的栗果,剥开送进嘴里,嫩生生的,好吃。 
继续走,前面有瀑布了。小小的、白飘带似的水练,从山壁上挂下来。一会儿一条,一会儿又一条,拙劣的红字写着它们的名字,现在全忘了。忘就忘了吧,它们在那里,它们是小小的瀑布,足够了。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常不老,为谁白头?还是酸出来两句,别人的。 

又坐下来,空气清新,如有鸟鸣;一片乱石,我坐中间,此刻,山水归我。抽根烟吧,发发呆吧,已经很久,那些过去的日子,让它过去吧,只要此时,一瞬。 
有人的声音,从下面传过来。拐弯的地方,冒出两个背背篓的山民,远远的竖着拇指:“比我们还早!你几点就进来的?”笑嘻嘻比个“七”的手势给他们瞧。后面又来一群男女,气喘的,吆喝的。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玩?” 
“从哪儿来?跟我们一起走吧!” 
“我说,你可够早的啊!” 
“哟-喝-哟-喝--” 
二十至五十间的一群,男的皮鞋,女的长裙,打着京腔,应该是哪个单位的集体活动。 
笑着看他们:“你们先走吧,我歇一会儿。” 

他们过去了。 

在桃源瀑又赶上了这群人。正围着瀑布指手划脚,大呼小叫。也立住脚好生看了两眼景,拨脚继续走。也亏了他们,要不,这瀑布的名字,照样记不住。 
再往前,到寒吼洞(是这名儿吗?)下面歇脚。爬上这里盘旋往上的铁梯,就是直上山顶的路了。坐着,看他们又上来了。 
“哎,见鬼了,你怎么又跑我们前头来了?” 
“这丫头是跑着上山的嘛!” 
“嘿,不是山上的仙女儿,给我们指路来的吧!” 
见过长得这么歪瓜裂枣的仙女吗?切!忍不住地笑,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说说笑笑,至少不会太累。 

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后面,说笑声、吆喝声隐隐传过来。渐渐地开始累了,后面这截路,全是向上的山道,有点陡。而且,它隐在树丛里,空气十分闷热。打量四周,是整块寂静、燃烧的绿,一切杂乱无章、生机勃勃。牵牛的藤蔓与酸枣稞子纠缠在一起,不知名的虫子,不知在何处低吟。野花已经起床,在路边眨着眼睛。“亲爱的朋友,你可真美。”俯下身冲着一朵淡紫的野雏菊轻轻说。忽然发现自己很有点神经兮兮,赶紧站起来走路。 
心里却总惦记着:那朵花,它会记得某一天,有个陌生人,对它说过这么一句话吗?它会高兴,还是压根不曾放在心上? 
在漫长的时光中,一朵花的历程,它的生命...... 
亲爱的朋友,你曾如此美丽。 

埋头猛上,气喘吁吁,汗湿了头发,哎哟我的妈,总算看见山顶了。在靠近山顶处,赶上了那群人。有个家伙满头是汗,抓着一把青藤在较劲儿:“你们先上,我今儿非把它拨出来!”“你拨的是啥呀?”“野葡萄!带回家种!”哈哈一乐,登时没了力气,蹲路边上了。 
一帮人连喘带叫地上了山顶上的平台。绿栏杆围着,中间几块大石头:观峰台。同志们呼啦啦歪了一地。 
“我操,你们把我带上来,就看的这风景,什么都没有!” 
“怎么没有?那边有棵迎客松。” 
“长城啊,多么长!水库啊,全是水!” 
“老乡们好!”有一厮站在栏杆边上,冲下面挥手。 
“小心老乡端枪就把你给摞下去,还当是只兔子呢!” 
“我说你这摆的什么姿势,照出来跟鬼子刨地雷似的。” 
没力气乐出声了,一口矿泉水差点呛着。什么样的人,到了自然中,多多少少都会放松些吧。 

“姑娘,跟我们一起下山吧。” 
“你们先走,我还想再呆会儿。”摆出个笑脸,想起网上常用的那个笑脸小符号。 

他们走了,山顶上刹时安静下来。站起来,看看四周、脚下,一座座连绵的山头,苍绿、空旷。太阳已经升得很高,天很蓝,没有云,是个好天气。 
风吹过来,又吹过去,风还要吹过千里万里,摇响秋天的每一树叶子。 
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空空荡荡的。叹口气,伸直了身躯,在石头上躺下,阳光照着,很快就迷糊了。睡一觉吧,回头下山,还答应了她们要写个游记。 
要小资,要抒情,要酸酸的、浪漫的..... 
不不,去他的,我为什么要写这个破游记?那些隐秘的与山、水、风、草、树之间的欢乐,是可以用笔描述下来的吗?一丛狗尾巴草会叙述自然界最久远的传奇,一粒爆裂在枝头的橡实储存着整个树之家族的秘密。在风中,阳光中,只需要倾听、观望。闭上眼,期待着融化,消散,归于微尘。我不想下山。 
无情风万里送人来,又送人归。 
今日何日,我在何地? 
遗失了记忆的人。 
神说,你们都是我的子民,你们要相亲相爱。 
老聃说,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你说,我已厌倦了。 

我说,走吧。 

不想写啦,不想写啦!下山过程狼狈不堪,除了苦水,没得酸水可吐,结束!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