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我喜欢的词(随笔)

这么  发表于2002-04-25 12:07:23.0


 

一.鹧鸪天.元夕有所梦。(姜夔) 
淝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静安先生常诟白石词病在“隔”,为不能情景交融浑然无碍也,这一首为合肥情事所作《鹧鸪天》,却是出自肺腑,有如天成。我在合肥生活了六年,从二十到二十六岁,所谓一辈子最美好的时光,都掷在了那里。每每想起旧事,总是怅惘,恍惚间,有邈若山河之感。 

二.扬州慢(姜夔) 
淳熙丙申正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壁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还是白石。记得几年前初上网,和坛子上的网友厮混时,曾制过一上联,“白石清泉,二十四桥仍在,问何人唱彻扬州慢?”下联一直未得着落。唯有我的诗词老师以“青莲明月,四万八岁尔来,数此仙吟断蜀道难。”作对,意思极其妥贴。现在那个坛子几经开闭,已经冷清得很少人去,很多朋友也久不知下落了。 
《扬州慢》一篇,窃以为足可与青莲居士的蜀道并论,当得个千古绝唱。白石作此词时,才二十一岁,而词意沉郁悲婉,浑不似少年人所作。 

三.浪淘沙(欧阳修)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欧阳永叔的词风是我最爱的,喜欢他的从容。文坛领袖,朝廷重臣,一生中虽有贬谪坎坷,到底衣食无忧,声名显赫。处世且又豁达散淡,善于提携人才,自然堂堂正正,大家风范。单一篇《醉翁亭记》,千古之下,便令人怀想斯人不已。 
北宋初期,词家多师法“花间”,永叔词风亦脱胎于此,然少绮艳多深婉,少偏狭多疏拓,对后代影响非浅。这首《浪淘沙》是寻常伤春惜时之作,但从容蕴籍处,读之如饮佳酿,虽醉而不伤。 
爱上醉翁词风,还是近半年来的事,以前是极偏爱姜夔,朋友一日笑指龚定庵《乙亥杂诗》中一段示我看:“这一句‘女儿喜读姜夔词’最适合你。” 
笑笑,他却不知,年来心境,早已和“女儿”一词相距很远了。 

四.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陈与义)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馀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陈与义的词作,留传下来的,只有《无住词》中十八首,这便是其中之一。不知为什么,对感旧伤怀的诗词总是敏感,大概世纪之交怀旧风气盛行,也被传染了吧。 
这首词读到得很早,约在上初中时,当时狂爱“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句,吟之不足,干脆刻到课桌上。想想月影披离,杏花乱落,一夜吹笛,何等的浪漫唯美! 
后来渐渐地体会到词中的悲凉,忆昔午桥桥上饮,唯忆方有伤、有惊,有多少事俱付之于渔唱的无奈。桥下鱼龙寂寞秋江冷,看看,想想,忘了也好。 


五.六州歌头(贺铸)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梁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从,怀倥偬,落尘笼,曷鸟簿书丛。弁如云众, 
共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好一个“少年侠气”,好一个“立谈中,死生同”!年少时,若未曾经过这样的放纵豪情,未曾有过这样的知交兄弟,直是枉了年少一回。而实际上,这些,我没有过。可以推测,如我这般年纪的大多数人,也没有。 
我唯有庆幸,这些年,我还有武侠小说可看。 

六.水调歌头(黄庭坚)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花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白石,欹玉枕,拂金微。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山谷为词,常杂俚俗不堪之作,然高妙者亦极高,这一首便是如此。境界清华,洒落疏拓,隐约中,却仍有负气激烈处。另一首《念奴娇》中,道“老子平生,最爱临风笛。孙郎微笑,坐来生喷霜竹。”胸次气概不让东坡。 
黄庭坚的诗、字都有拗直之气,我喜欢。 

七.念奴娇.过洞庭(张孝祥)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疏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不同身份地位的人,为诗文口气也会不同,勉强不来。张孝祥的诗词文章,皆骏发踔厉,豪气迫人,与其生平经历有不可脱的关系。他在宋高宗时以进士头名任中书舍人,然后历任直学士院、荆南荆湖北路安抚使,平生力主抗金,任安抚使时,内修外攘,执政甚得民心。这样的身份经历,作词时的气魄,自能有别于一般文人。 
这首与东坡的《念奴娇》咏中秋词,境界上很有相通处,相较而言,我更喜欢于湖这首多些:“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端得好气魄,好胸襟! 
忘了在哪本词话里看过张的一则轶事,说他在安抚使任上,闲时每填完一阙词,都要问左右:这个比苏公如何?左右若拍马屁说是不差,或者有胜之,则乐得屁颠屁颠的。 
想来也是个有趣的人。 

八.八声甘州.寄参寥子(苏轼)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记取西湖西畔,正暮山好处,空翠烟霏。 
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东坡的词里,最出名的反而不想选入,也许因为太有名,熟得没感觉了。这首《八声甘州》给我的感觉,用个曲牌名来说,是“正宫.端正好”,襟怀磊落,庄严自在,坡仙风骨,仰之莫及。 

九.江城子.密州出猎(苏轼)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欲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最初的古典诗词爱好,是小姨传给我的,四五岁时,她常教我背一些古诗,记得第一首是骆宾王的那首《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最后一句,总被我背成“红掌拨一拨。” 
上初中时,我已经自己读了一些诗词,她刚刚结婚,两家住得不远,还时常上我家来玩。她是个非常爱玩的人。一次,她和姨夫带着我上街,她走在中间,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开心。忘了是聊到什么话题,她忽然抬首长吟:“老夫聊发少年狂.....”,然后促狭地向我挤眼一笑,举起我的右手,“左牵黄”,又晃着姨夫的右手,“右擎苍!”三人疯疯颠颠地,顿时在马路上笑作一团。 
以后每次读这首词的前三句,我都会忍不住好笑。 
95年她和我家因为一些家事纠葛,两家再没来往,我也再未见过她。记忆中,她很年轻,而且漂亮。 

十.前调(辛弃疾) 
老大那堪说,似而今,元龙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只爱听他硬语盘空,铿铿锵锵,虽则最终仍是个尽成虚话。 

十一.沁园春(吴敬梓) 
记得当时,我爱秦淮,偶离故乡。向梅根冶后,几番啸傲;杏花村里,几度徜徉。凤止 
高梧,虫吟小檄,也共时人较短长。今已矣!把衣冠蝉蜕,濯足沧浪。 
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共百年易过,底须愁闷?千秋事大,也费商量。江左烟霞,淮南耆旧,写入残编总断肠!从今后,伴药炉经卷,自礼空王。 

这是《儒林外史》的压卷词,“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共百年易过,底须愁闷?千秋事大,也费商量。”到京来的半年,常常纠结了朋友喝酒,每喝必东倒西歪,胡言乱语。有次酒到半巡,忽地记起这几句来,喃喃自念数遍后,便想掀桌大笑,幸而脑子还有点清醒,借口上厕所,去卫生间吐了一回,才没干出蠢事。 
《儒林外史》是中国传统文人的百相图,这首《沁园春》,写来超脱,其实也就是繁华里走一遭,实在混不下去,只好回家泡脚念经的意思。 
无聊最属文人,这话真是对得一塌糊涂。 

喜欢的词还有很多,排名也难分先后,排出十首,是跟帕帕学的排场。列完了,才发现他说的是九首。反正是对应不上了,索性再塞一首进去,变成十一,坚决住手。其实他列出的大半也是我喜欢的,如张炎那首《甘州》。张炎的词,曾被论家贬作“积谷作米,把缆放船”,甚之刻薄为“玉老田荒”,是说着了短处,但亦非绝对。“其清绝处,自不易到”,《甘州》便为一例。“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轻逸清远如此,真难为他如何想得出。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