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误车(小说)

这么  发表于2002-04-25 12:08:38.0


 



车坐过站了,它带着我,还有寥寥的几个乘客,越过站牌,在夜色中呼啸向前。外面很黑,路很陌生,我忽然感到害怕了,我不知道它想开往哪里,以为它不会再停下来。

离开那个男人已经四个月了,是吗?往租住的房子回走的路上,我对自己说。
有些时候,在促不及防空出来的时间里,人会想起一些事情,比如现在,在北京的一个秋夜,在灯光恍惚的马路上。

QQ上,他回复:为什么不说话,只打笑脸?
我心情不好。那晚上打电话给我说说?谢谢,不用了,不想打长途。
只有真正关心你的人或有求与你的人,才会主动打电话给你,电话有时是为了方便,有时是为了不见面,其实你很容易分清这两者的界限。
房间里的电话,总是在深夜响起,无论在家乡,还是北京,或者其它的任何地方。
我跟很多人半夜里用电话聊天,总是他们打过来,说,我听,除了他。
我打电话给他。他的声音在那端,低沉而慵懒,我们说论坛上的人事,说彼此都认识的网友,还说很多的黄色故事,以话语做爱。这个时候,他的嗓子会变得有些沙哑。他说,我想要你。
我也想要你。
那还是算了,沉默半晌,他说。
然后我们客气地挂上电话。
总是这样。

“你其实不算是聪明的女孩。”隔着桌上那壶绿茶、烟缸,他若有所思地看看我。
我知道我没有她们聪明,自从上了网以后,灵心慧质的女孩子见得太多了,她们往往令人无法企及。所以我只是笑,淡淡地,把烟灰弹进烟缸里去。
“可是在某些方面,你又非常聪明。”
“比如?”
“当你是女人的时候。”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个男人,面孔隐在茶座黯淡的烛光里,没有白日看上去的丑陋。他有一双目光烔烔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带着种沉思而探究的神色。我常以为,即使在黑暗中,他也是能够看得见东西的,象猫,一头瘦削的公猫。
他的手懒洋洋地停在桌面上,苍白而宽厚的指掌,和他整个人并不协调。我想象不出,夜里,它在我身体上游走的样子。
他从来没有爱抚过我,也许有,我忘了。

这些年,我的记忆越来越差,早上说过的话,下午就忘了。很多人的面目,在脑海中变成灰黄模糊的一团,我常常怀疑,电话簿上那一页页的人名,是否真的曾经遇见过。
我夜里很少做梦。偶尔的梦境,从不出现任何一个熟人,除了我的外公外婆。他们在梦里,坐在老家弄堂的摇椅上,安静地注视着我,不发一言。风从弄堂口,不停地吹过来,很冷。
他们在我二十二岁那年的春天和冬天,先后去世。我没有回家看过他们,当时没有,现在也没有。

凌晨一点半,话筒贴在脸上,渐渐捂得温暖。
如果,仅仅当作一场游戏,你会跟我做爱吗?
会,但还是不能,因为我不能爱你......因为你说过,你爱我。
我们可以什么也不做,只要偶尔见见面。
可是我只想跟你做.....那种事。
我看见话筒拖着长长的线,飞过房间,碰响空中悬挂的刻有“心经”的铃铛,擦过电脑显示器,撞上了墙面,又掉在地板上。
断绝了声音的来路,也隔膜了思想的去向。

违反了游戏的规则,其错在我。
我曾经有很多的电脑游戏光碟,从DOS下的仙剑、大富翁三,到瘟95、98下的星际、魔法门七、模拟城市。在游戏中,我是英雄,是领主、国王,是爱冒险的精灵王子。无数个电脑屏幕前的夜晚,是充实而快乐的,因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的终极BOSS是谁。
我认识一个真正的PC游戏玩家,他的电脑除了游戏以外,什么都不做,他甚至不会给硬盘分区、格式化,而他的电脑常常出毛病,我也只有常常带上一堆软件,甚至镙丝刀、镊子,穿过住宅小区的花 园,上他家去。
然后我们一起玩游戏,指挥着那些小人,在电脑屏幕上跑来跑去,互相厮杀或者独自游荡。他最喜欢的是《三国志》和日本的战国系列,我玩不好这一类,所以他聚精会神用鼠标执行着各种策略的时候,我就在一边看,要不睡觉。他一个人住一间很大的房子,刚刚把同居的女友赶走。
那个女孩有时清晨会来到他的门前,执着地,一下一下地敲门,他在里面一声不吭。

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爱玩三国游戏?他回答说,因为有成就感。那什么是成就感呢?他想了半天,说:说不清。
我们曾经一起走《风云》的謎宫,从晚上六点,走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再一起出门吃早饭。楼下那家的老男人,蹲在门前刷牙,他狠狠盯我们一眼,低下头若无其事地吐出漱口水,又瞄一眼,再低头。我们走过去,齐声大笑。
“所有人都会以为我们做了什么。”他嘻皮笑脸地瞅我:“难道我们没有做吗?”我飞起一脚踹在他的大腿上,他大笑着逃开。
“我是说做游戏啊!”

一年半以后,这个男人结了婚,和清晨站在他门口的那女孩。他和朋友合伙开了夜总会,不再玩游戏了。

我发疯般地爱着另一个男人,电话里的男人。
你为什么不喜欢卡夫卡?因为他的东西让我觉得恶心。其实你应该看一看,他会让你找到力量。我不想要力量。为什么?不为什么。
他从卡夫卡里看到了什么?身入绝境,无路可退,坚持不懈?象推着石头上山的那个希腊人?
其实你想做的只是自我安慰。
不,我什么都不做,上我的班,下班看书、看碟、上网、睡觉。
他的职业是图书馆管理员,每天的工作就是趴在桌子上打瞌睡,偶尔和大嫂级的女同事聊天。我去过那个图书馆,很旧很大的房子,所有的窗户都糊上了报纸,白天也点着昏黄的灯,里面人很少,走在过道上,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沉闷的回响。
也许有一天我会自杀。他的声音在遥远的地方。
为什么想到自杀?
如果我说是为了社会,为了公正,为了杀不完的贪官污吏,上不起学的农村孩子!你信吗?
我无言以对。我相信,可是不愿意相信。
他永远不可能去自杀,也许会自杀的是我,因为我已经无聊得太久了。

有一天,玩电脑游戏的男人来找我。我刚辞了职,每天无所事事地在家上网。我们挑了很多旧的游戏光盘来玩,但提不起精神。他忽然说:“我们玩点别的游戏吗?”“游戏规则呢?”“随时存盘。”
我微笑着伸出手去,抚摸这个男人的脸,他长得很帅气,脸庞棱角分明。
我说:好。
他是个很好的游戏玩家,我是他的好搭档,在那个时候。后来他带着我在夜色中走遍了这城市的娱乐场所,我第一次发现,世界上,原来有那么多跟我一样因无聊而无耻的人。
我知道了什么叫醉生梦死。
在梦中,我经历过死亡。我看见我的身体伏卧在十八楼的下面,她一动不动,安静得有如熟睡。我平躺在空中,被急速的风推向远方,天空渐渐阴暗下去,没有色彩,没有声音。从来没有如此刻般感觉到自身的存在,在扩散,在消失。我闭上了眼睛。

我推开他办公室的门,他从桌上抬起头,看着我,表情慌张。
“我想借一本书,英文版的《城堡》。”
他默默地转身,从书架上找出书,递给我。
“你看得懂吗?”
“不懂。”我的英文水平太差。
窗外传来建筑工人电锯的声音,阳光透过窗缝钻进来,这间屋子里面到处是飞扬的灰尘,只有他一个人。
他从背后靠近,按住我的肩膀,不发一言地进入。

回家的路上,我看到路边的高楼下围了大群人,还有警察。
“死了吗?”“死了吧。”“那么高的楼......”挤过喧哗的人群,我一眼看见了她,伏卧在水泥的地面上,一动不动,安静地有如熟睡中的孩子。她黑色的裙裾被风反掀起一角,露出内裤的蓝色花边。很少的一摊血。
我转身挤出人群。

阿秋说:你到底想怎样?你还是走吧,再呆下去你会发疯,我不想看到那一天。
阿秋是我中学时持续到现在的朋友,这个世界上唯有她知道我最多的事情。她刚刚结婚,刚刚买房子,有一个疼爱她的老公。
她还在不停地说,烟抽得我的头开始缓慢地疼痛。
我也不想这样,你知道吗?生命是一场搭车旅行,如果你坐过了站,只有灰溜溜地在下一站往回走。阿秋,你知道吗?

世界在下坠,而我在上浮。妇科检查台上的灯光明亮得刺眼,只要闭上眼睛,你就会感到幸福,这是伍佰的歌。
“你怀孕了。”
我知道,我知道,来检查只是为了打掉它。
“确定不要吗?”
不要!不要!不要!那个黑裙的女人,在尖利地狂喊,只要闭上眼睛!
我睁开眼,微笑,看见老医生布满皱纹慈祥的脸庞就在灯下。
“是的,现在还不想要。”

当它开始疼痛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会死,血不停地往外流,可是它不肯出来。电脑还在放着音乐,网没有断,QQ上朋友的话一句一句发过来,天气竟然晴朗得如梦境一样不真实。
医生说它是一团白色、毛绒绒的小东西,象什么呢?夏天里的蒲公英吗?老家的夏天,河堤、田间,到处是它们小小的身影,风一吹,四散的绒毛。可是蒲公英的种子会扎根,它不会,我恨它。
它不是我的孩子,它却不肯离开。
朋友的电话打过来,我痛得无法抓住话筒。“你怎么了?北京的工作安排好了,到底来不来?”
喂喂?
电话断了,它终于走了。

我不知道它的父亲是谁,这些年,我忘了很多事情。我的手头有一张车票,我知道我不会忘了班次和时刻。
我离开了,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除了阿秋和她的老公。
车还会继续地开,沿途会上来更多的人,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你安静地扭过头去,窗外风景才入初秋,你闭上了眼睛,你知道,他们再不会跟你有关。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