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颜色(自言自语)

这么  发表于2002-04-25 12:09:36.0


 


好几年前从九华山带的铜香炉,昨天超市捎的藏盘香,土黄配暗绿,当中闪闪烁烁瑰红一点,是火光。袅袅的香气升起来后,脑子里想起个词儿叫“小资”,赶着找那本手抄的心经在哪儿呢?只怕晚了,生生地对不住苦心捏就的情调。 

可惜没找到。 

三月天外头下雨,气温竟冷得让人抖,懒得添衣,索性开空调,恶狠狠打到二十九度,坐下来裹进宽大的线衫,手背蹭到冰凉的鼻尖,的确象条狗。很想重新窜回床上去,明黄压浅蓝,被子厚实地堆着,大朵的樱花洒在床单上,怎么看怎么诱惑,就是不好意思,刚刚黑甜了十三个小时回来,再睡下去对不大住良心。而上了床,无论拿本什么书在手里,想不睡着也难。 

这个天气适合邀三个人打麻将,玻璃桌面上不要铺台布,厚实的牌推过来,倒过去,哗啦哗啦脆生生地响,紧紧关上门,一种有约束的放肆。 

但是,想想,又罢了。 

还可以上网,上了,下来,再上,再下,终归到底人迹寥寥,回过神来今儿是周末。收到《南方周末》3.21的初版,没用附件,FOXMAIL的字体真小。看了,竟然一丝感触都没,换了前几年,早已义愤填膺绕室游走张口闭口我操.....年纪不是白增长的,由不得有点儿自豪。 

朋友QQ上说:“我现在吃的所有苦都是为将来作准备。”嗯嗯,将来准备做什么呢?“到了将来才知道。”是的是的。朋友在失业。我也在失业,手里的钱最多够再混上两星期。就是不着急,坚决不着急。 

紫砂壶里满满塞进两大把瓜片,这种茶苦得叫人精神爽朗,开水冲进去,听见壶身丝丝地吸水,怪异。香气冲上来,赶紧盖好,突然发现此地的水很纯净,是泡茶的好材质。再放一小茶盅装模作样冒充茶道,很多东西么,本来是意思意思,意思到了也就跟真的差不多。一个白天的气氛太闲适,信以为真是衣食无忧,云淡风轻的过日子,开心。 

也许,很多事情没那么重要? 

看一个女孩子的专栏。尖锐、细腻的文字,字里的人有点急燥,有点沉着,好比一块鸡血石,迎着光轻绯剔透,背着光,腥红阴郁。她写北太平庄,写830路公交,写南方小城、蚌埠、小镇上人们的口音,还写大钟楼,喝口水想想,不同的时刻,相同的地点,我们是曾经怎样互不知晓地走过? 

永远不会相识。 

哎,经云:云何四大种所造诸色,谓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色声香味所触一分无表色等。活活。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