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御法度(影评)

这么  发表于2002-04-25 12:11:21.0


 


面如桃花,朱唇轻抿,秀媚的眼睛定定地看住人,三分冷漠,三分诱惑,还有一分残酷--这十八岁的少年,竟当的个“冷艳”二字。 

“新选组”招募新队员,进行剑法考核,富商之子,加纳的出众身手与美貌引起众人注目,一向严厉的近藤也不禁温和相待,并将他划归自己属下。加纳对此的态度则是泰然处之,俊俏的脸上凝固着武士惯常的冷静神情。 

加纳的出众继续体现,第二天,对违规队员的行刑中,他利落挥刀,头颅落地,衣服上甚至没溅上一滴血,“这家伙不是第一次杀人吧!”旁观的山田暗暗忖度。在影片中,他以旁观者的面目出现,听着众人对加纳的赞赏之词,他眉头微皱,若有所思。我们能隐约体会他的感受,加纳,这美少年,不动声色的镜头下,不动声色的秀美面容,似乎藏着一种冷漠---一丝无法捉摸的快意。 

与加纳同时加入新选组的田代,第一个对加纳表达爱意。其后是汤泽,相貌委琐的武士,他在带加纳去妓馆,强行求欢,没有遇到抵抗。这时的加纳,可能已经有过与男人交欢的经验了吧,也许是田代,应该是田代。谣言满天飞,又有证据:某日土方命加纳和田代比武,剑法原本略胜一筹的加纳却被田代占了上风。注视着加纳的大有人在。 

偶尔翻看笔记小说,有清末无聊文人为当时红牌相公评的“花榜”,看得人遍身寒毛倒竖,怎么也想不出,那些个形容词,用在男人身上,是何等形状。可是看到加纳,就明白了,美貌到了一定地步,竟然可以不分男女。 

加纳的美,又是那么的天然,毫无修饰,相形之下,作为女色之美的代表,花魁艺妓,更象一朵人造的假花。影片中段,为了改变加纳的男色倾向,山崎受命带他去妓馆,找来最出名的花魁。铃鼓微振,童女牵导,她出场了,花容端正,双袖齐胸,一步一摇,奇怪的步法,三四尺的路,走了将近一分钟,急得我直想从后面踹她几脚。这样的排场,这样的做作,如果我是加纳,可能也忍不住要逃之夭夭。 

十九世纪的日本,对于男同志的态度不知是怎样,从影片中看,比较姑息。这个对女人不屑一顾的民族,却极端重视男人,尤其是武士间的情谊。相信最坚贞的情谊,只能在男人间出现,隐藏在其下的同志潜流,想来也牵扯着被容忍。也是,爱就爱了,爱得嫉妒、想杀死对方,宁可死在对方手里......同性爱中,一样都不少。 

加纳从花魁的床上逃开,仍然未尝过女人的味道;加纳偶尔绽放的笑容仍羞涩天真,加纳的白衣飘飘;组中围绕在加纳身边的情色幻想,仍在氲氤扩散;工作仍在进行,加纳接过了任务,追查、跟踪、战斗、负伤,再一次证明他是名合格的武士。与此同时,队里开始有人死亡,是汤泽,被暗杀。然后是曾被加纳勾引过的山崎遇刺,现场留下田代的小刀。 

酒席上,满脸皱纹的老武士说:“要断定一个真正的武士,是看他是否有恻隐之心,浅显地说,是看他是否有感情。”那么,号称集中了有史以来最优秀武士的新选组里,都是真正合格的武士?很难说,真的很难。时局山雨欲来,维新、倒幕,冲突渐剧,传统的武士道精神逐渐出现裂纹,而人心中潜伏的欲望、野心,即使处罚严厉的“御法度”亦压制不了,又何况武士道的区区守则? 

河源决斗之夜,真相大白,杀人行刺者就是加纳。这一幕场景,浓雾弥漫,充满神秘幻境般色彩。所有的证据指向田代,明知道二人的情侣关系,近藤仍指派加纳处决田代,又暗中让土方与冲田作为助手潜伏在旁。当加纳与田代一前一后走过来时,赫然看见,加纳居然,导演居然让他在此夜,身着鲜红如血的武士袍!一袭红衣映衬下,他的容颜恍如一朵沉浮在幻境里的白花,清艳得让人即使知道了他的残酷,亦无法对他生出憎恨。 

看到这里,我倒回去看另一个镜头:山崎问加纳作为富家子,为何参加新选组这种玩命的组织?加纳抿起嘴,羞涩的微笑,回答说:因为可以杀人吧!是这样了,杀人,甚至杀掉与自己肌肤相亲过的人,在残忍的同时,会否又存在一种难以解释的快意,与.....美感?影片中的画面,又那么美,那对决,那杀戮,雨夜的刀光、雾中迅捷的身姿,长街上踩在脚下的影子.....古典与诗意。 

加纳利用田代对他的爱,将田代杀死,转身离去。目睹这一切的土方与冲田,亦没有出来阻止。加纳杀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是否因为加纳的美丽,而对其继续宽容下去?影片中唯一有着阳光般笑容的人,冲田,在此夜,讲述了一个“菊花之盟”的故事后,突然抽身远走,他又嗅出了什么样即将到来、无法抗拒的危机?或者,一切正如浓雾,仍在不可捉摸之中。 

常常记起樱花的美丽,上学时校园里有很多樱花,四月开谢季节,那景致,真是灿烂而绝决。想起樱花,就想起影片结尾,山田那含着恨意与不解,劈向花树的一刀,洁白的花朵,在夜色中恍如无数发光的星星,砰然四散;想起加纳云雨之后,安静的脸与半裸的年轻胸膛;想起织田信长的话语:人间五十年,去世恍如梦幻,天下之大,岂有长生不灭者..... 

这个故事,也许与同性恋无关,只不过在讲述美;也许与美也无关,只不过在讲述杀戮;甚至,也可能不是讲述杀戮,而是关于破碎信念的记忆;最后,也有种可能,它只是告诉人,有一种原始的力量,在你我的心中,在血液里,它远避希望,漠视一切,摧毁一切,并将为之感到快乐无限。 

恍如梦幻。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