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走马观花之读书小记(3)

这么  发表于2002-05-01 06:33:30.0


 



《梦的解析》

说来好笑,正儿八百地看起弗洛伊德,起因并不是想钻研心理学。弗氏,还有海德格尔、尼采、萨特、福柯等诸位大师的专著,我一向望而畏之。在书架上,它们是一块块砖头,起着增加份量平衡书架的作用。没有十二分的清醒,我才不敢搬它们下来。
都是因为纠缠三年多的某个梦境。准确地说,是个恶梦。相同的场合,相同的人物、事件,最后在心悸与浑身冷汗中醒来。前一段时间,愈演愈烈。朋友们认为我是撞了邪,送来一堆据称可以辟邪之物。截止上个周末,我家中布置如下:卧室门口挂着桃枝,枕下压着匕首,床头铺着红布--葬礼上拿来的,卧室正中吊一只刻有心经的铜铃--少林寺买的。
他们的好意令我感动,不可能不接受,再说,我也开始有点心虚了。一向自认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胆大包天的楞头青。这回,心虚是一回事,未免也不太甘心:就算是卫斯理的小说,玄怪之极,一切也不会没有个可接受的理由。相信怪力乱神,意味着对自己的意志力失去信心......NO!谁怕谁啊?
正好,记起弗大师的经典论断:“一切梦境无非愿望的达成。”还有,梦是潜意识扭曲的表达之类。那么恶梦自有它的意识源头。也许,这种心理层面上的剖析,比桃枝匕首有效。
弗大师就这样给我请到床头啦,至于效果如何,赫赫:)
弗大师的著作,原来一点也不枯燥哇!

《陶庵梦忆》

常常会怀念起一些消失在历史、在故纸堆里的翩翩身影,她们柔弱、美丽,多才多艺,却又红颜飘零。是的,那些古典的女子,在浩如烟海的典籍文字中,只有片鳞半爪的记述,能够让人们得知她们曾经存在,曾经拥有过青春和爱情。
那日在网上看贴,忽然目有所触,忆起了一个三百多年前的女子;心有所动,将张岱的这本书,又从书架上翻出。
“楚生色不甚美,虽绝世佳人,无其风韵。楚楚谡谡,其孤意在眉,其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烟视媚行。性命于戏,下全力为之。曲白有误,稍为订正之。虽后数月,其误处必改削如所语。楚生多坐驰,一往深情,摇飏无主。一日,同余在定香桥,日晡烟生,林木窅冥,楚生低头不语,泣如雨下,余问之,作饰语以对。劳心忡忡,终以情死。”
便是这一则了,张岱的小品文,疏朗拓落,健笔中时显秀丽,向来喜欢。隔了几年,重新看来还是好,尤其睡前翻上几页,非常享受。
张岱早岁生活优裕,声色犬马,纵情风雅。明亡后避居山间,穷困潦倒,回想生平,繁华过眼,五十年如一梦,江山依旧,昔人已非,是悲是悔是恨是忆,统统付于笔墨,故有《陶庵梦忆》、《西湖梦寻》。对他这身世不太感兴趣,人世翻覆,国仇家恨,不过如此罢了,好歹也享过富贵得来。
只是心心念念,牵挂着那个女子,孤意在眉,深情在睫,又烟视媚行的女子;一往深情,终以情死的女子;寂寂黄昏中落泪如雨的那女子.....
一个接一个美丽的身影飘摇而过:步飞烟、霍小玉、王幼玉、翠翘、狄氏、苏小小、李香君、寇白门.....生生死死为情忙,这些古典时代的女子,叫人如何肯轻易忘怀?
叹一口气,我这般看书,也是发神经。


《周一良学术文化随笔》

中国青年出版社《二十世纪中国学术文化随笔大系》中的一本。周先生自跋云:“本书副主编蔡乐苏同志取去我的书稿,加以编排,分为学术、文化、人物、自述四部分。学术方面,选取不太枯燥专门的几篇,便于引导青年发生兴趣,了解我在魏晋南北朝史研究的一斑。文化方面碰巧还写过几篇短文,提出过粗浅看法,正可聊以塞责。另外两部分实以自述为主,人物为辅,由此窥见来自旧社会的知识份子几十年来由中年到老年的种种遭遇。更觉要的是,如何觉悟了自己‘毕竟是书生’。”
早听说周先生治魏晋南北朝史的功力,却一直未曾拜读过他的专著,时间、精力都不够。魏晋南北朝亦是我极感兴趣的历史时期,它的庞杂混乱程度,很让人头痛。幸亏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这门外汉不学无术,自个儿捧书乱翻只图开心。
《文化篇》中,说中日关系文化史,方方面面,林林总总,读来热闹有趣(又乌龟吃大麦糟蹋皇粮了我:()。有《日本推理小说与清朝考据之学》一文,言及清代考据学之趣味之方法及盛行原因,偏从成吉思汉与源义经是否为同一人论起,真是好玩好看。
曾经突发奇想,问友人:我若治史何如?他大摇其头:第一,你太轻信,人云亦云没主见;第二,奇懒,缺少梳扒史料的耐心与毅力;第三,记性差,颠三倒四浪费时间。为之气结,这厮连梦都不肯让人做!他的话却有道理。记得有个谁谁谁说治学,务必有独立之精神,严谨之态度,读周先生史论,诚然如斯。然看其自述,又确曾写过应命违心之作。晚年自省,颇多感慨。
再叹一口气,毕竟是书生,在狂热残暴,灵魂肉体都遭到疯狂鞭达的年代,到底还能怎样呢?没经过那个时代的人,毕竟站着说话不腰痛。


《叔本华散文选》

这不是纯哲学的论文,而是叔本华一些随笔、非哲学性文论的选本。反正哲学的东东我看不进去。哲学家的散文嘛,如果写得好看,读读也无妨。
在这本薄薄的小书里,叔本华显得轻松,平易近人,当然,还有点儿尖刻,有点固执。对于文学、艺术、人生各方面的见解,往往能让人会心而笑。
“风格是心灵的面貌,它比肉体的面貌更可靠。模仿别人的风格,就是戴上了假面。”
“几乎在任何时代,未来也一样,即使在文学界,任何一个错误的基本观点,或样式,或手法,都会流行开来,受到赞赏。平庸的头脑努力掌握它,运用它。”
他说阅读,“阅读不过是自己思想的代用品”,“读来的别人的思想之与从我们心中产生的自己的思想相比,有如史前植物的化石痕迹之与春日盛开的植物相比。”看罢,不由冒了点汗。
有些话则令人不敢苟同,比如这位老先生对女人的看法:
“女人宜于充任我们婴年时期的保姆和教师,正因为她们本身幼稚,柔弱而短视,一句话,她们一生都是个大孩子。”
“相反,她的生活应当比男人更宁静、更琐屑、更温柔地流过,根本无所谓幸与不幸。”还有更露骨更不成话的,就不说了。TNND,咱不和他一般计较。



读书笔记越写越累。真想说声:“老子不干了!”可是谁也没用刀枪来逼,也不是有人想看。之所以唠叨不绝,浪费别人的时间与点击,只是想为自己培养个说不上好坏的习惯。而且想考验一下耐心,就不信咱真的一点长性也没有!哼!哼哼!

仿陇头歌叹曰:
一入书店,摧我肝肠,价即高昂,何时买完。
开我书橱,中心凄怆,读之不尽,目酸背弯。
怜彼书虫,孓行书山,偶有一得,忽忽若狂。
呜呼哀哉,生年苦短,但为书故,钞票精光!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