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紫薇花对紫薇郎

这么  发表于2002-06-26 13:04:59.0


 



紫薇花开得真单薄,就是那俗名叫“百日红”的,从初夏开到深秋,无论什么样的天气里,总显出一副寒酸的样子。现在我有点怀念这花了,最后一次见到它,是去年秋天。在我喜爱的那个城市,住所旁边,人行道两侧,就有不少紫薇树。身材瘦矮,开白、灰紫或暗红的小花,一簇簇怕冷般挤在一起。
对朋友说:“听说这种树又叫‘怕痒树’,如果用手挠树干的底部,上面的叶子就会刷刷地乱动。小时候试着去挠,没看出效果。”那日,和她打树下走过,阳光把树和墙的影子打到路上,我们的鞋跟敲打着地面,遥远而清脆的声音。喜欢的地方,有时候不得不离开,永远不会再回来;那些人呢,有时候会怀疑是否真的遇见过。
紫薇还是确确实实在的,从南方到北方,它命硬,到处容易生长。春夏之交时,剪下几根树枝,插进土里,浇水,过几天,就赫然生根抽芽,活了。在老家时,院子里就这么插活了两棵,一株粉白,另一株深红。
白居易的诗说:“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所谓紫薇郎,指的是中书省下官员。唐时中书省执掌军国政令、文书机要,长官中书令握有宰相实权,又设在皇宫内。古人习惯拿天上的紫微星垣比喻皇帝居处,中书省也就和紫微星拉上了关系。《新唐书.百官志》上记:“开元元年,改中书省曰紫微省,中书令曰紫微令。天宝元年曰右相,至大历五年,紫微侍郎乃复为中书侍郎。”
“紫微省”这名字用得时间不长,却已经足以生产出典故了。紫薇花原产中国,当时各地已普遍栽培,因为名字与“紫微”音同形近,遂有好事之人在紫微阁前载植,可能一为有趣,二来取其花期长的特点,图个“长久”的彩头吧,“紫微”也从此等同于“紫薇”了。
白居易写此诗时,正与好友元稹同为中书舍人。彼时中书省虽被朋党宦官等弄得大权旁落,但能调进去,说起来是还颇有成就感的,不失为政治上得意的表现。所以诗中虽抱怨孤独,字里行间仍一片悠然自得。想是案牍之暇,捶捶腰腿,对着庭院中的紫薇花树,发发呆,心情蛮不错。
若不知其中典故,只从字面上看,不免让人误会有什么浪漫故事。诗人作诗,为求生动感人,玩些字面玄虚,甚至夸大其词,是难免的。而文字的效应就是怪,“紫薇花”对上“紫薇郎”,顿时带出一个绚丽宁静的黄昏--在这首诗里,太落实于故实,反而煞风景。
一些附会与巧合,紫薇因此又落了个“官样花”的别号,看看它那小巧纤弱的花朵,不能不为它抱屈。今古几个当官的不是满脑肥肠,气势凌人,几曾见如紫薇这般篷门布衣的气质?
陆游的咏紫薇诗道:“钟鼓楼前官样花,谁令流落到天涯。少年妄想今除尽,但爱清樽浸晚霞。”也曾做过中书舍人,被称为“杜紫薇”的杜牧,则又声明:“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一个把紫薇比作心灰意冷的退休老干部,另一个呢,超然知机得紧。
草木无知,有时飘零,自作多情、触景生情的是人,尤其肚子里多装了些纸墨的人。正所谓”见花不是花“--一直对“梅兰菊竹”这“四友”亲近不起来,也是为了它们承载的人文象征太多了些。但也怨不得,我对紫薇的怀念,又何尝没有自己的一点想头在内呢?
毕竟搞科学的人头脑清醒,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唐贞观中,敕下度支求杜若,省郎以谢朓诗云:‘芳洲采杜若。’乃责坊州贡之。当时以为嗤笑。至如唐故事,中书省中植紫薇花,何异坊州贡杜若,然历世循之,不以为非。至今舍人院紫微阁前植紫薇花,用唐故事也。”对这类典故,老大不以为然。
当时以诗赋取士,当官的把小谢诗背得滚瓜烂熟,治下地名却理不清,闹出“坊州杜若”的笑话,不算稀奇事。不过,“无知不是你的错,跑出来扰民就不对了。”对这笑话最恼火的该是坊州百姓吧。同是别字惹出来的事端,紫薇花与紫薇郎倒不让人反感。掉过头来一想:如果人们从来不肯容忍那些不伤大雅的“错”,从来不肯将错就错,这世界上也许会少了很多趣味与浪漫?
再科学一点,查植物大百科:紫薇为千屈菜科紫薇属医学落叶乔木,产于亚洲南部及澳洲北部,喜光、喜暖湿、耐阴,耐旱,忌涝,抗寒性强,生长较慢,寿命长。花期6-9月,秋季果实成熟。花有多种颜色,开白花者曰银薇,赤花者曰红薇,紫中带蓝者曰翠薇,开紫花者才为紫薇,因紫为正色,故统称为紫薇。其根、叶、皮入药,有清热解毒、活血止血之效。 
看到书上说紫薇花煎水内服,可以治疥癣癞疮;叶子捣烂敷贴治湿疹;根与瘦猪肉同煮,则能平息牙疼......都没试过,现在的人,不是给病逼急了,谁还理睬中医那一套。中医也有意思,好象什么鸡零狗碎都能拿来入药的,篱畔墙角的平常草木,在他们那里更是信手拈来,物尽其用。想到了一句老话:“天生我材必有用”,不禁一笑。
谁道花无百日红,紫薇长放半年花。紫薇花期长,是公认的。至于它到底怕不怕痒,我没弄清楚。小时候从它身边路过,爱去挠挠,不知是不是挠得不得法,很少见它有反应。有时枝叶倒是动了,又正好刮风。而且蹲在地上,边挠边仰头上望,姿势十分辛苦。好在,现在我已经不好奇了。
《广群芳谱》上刘灏的一首诗,是很符合我心中紫薇形象的:“晚花如寒女,不识时世妆。幽然草间秀,红紫相低昂。荣木事已休,重阴必深苍。尚有紫薇花,亭亭表秋芳。”又说,“一枝数颖,一颖数花,每微风至,夭娇颤动,舞燕惊鸿,未足为喻。唐时多植此花,取其耐久,且烂漫可爱也。”想,如果是,在古代,在小庭深院,在乡间,在溪头篱畔,见到这些“夭娇颤动”着的红紫花簇,当能欣悦于她们的“烂漫可爱”。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