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狼籍残红,忽觉春空--两部描写“性变态”的影片

这么  发表于2002-08-15 07:49:16.0


 



《上海异人娼馆》

影片根据波琳.瑞芝的小说改编,这位女作家以著名虐恋小说《O的故事》出名,年轻女子“O”,因为爱情而沦为性虐工具,又从受虐中感受到爱欲的极致。O的形象,成为文学中虐恋者的典型,也被人们以各种观念加以诠释。
对于影片制作者们来说,题材敏感,情色表现上大胆细致,加上众说纷纭的解读,将O的故事,搬上屏幕,是吃力而讨好的事。《O的故事》已经多次拍成影片,这一部,则根据其小说系列之一《归城》改编。
O被情人史提芬带到殖民统治下的香港为妓,史提芬从旁观她与嫖客性行为中得到快感,两人以此追求“爱”的升华。一个华人男孩迷上了O,为了接近她替革命党人卖命挣钱,O也对男孩产生感情,史提芬嫉妒之下枪杀了男孩,最后,还O以自由。
导演寺山修司,风格极其超现实化:门推开后,涌现一片碧蓝大海;钢琴从河水中慢慢浮起,上面趴着女尸;盛大的舞会,突然变成废墟......带有哥特风味的化妆与场景,使整部影片充满阴森、神秘气氛。
女主角O,这个有天使般面容的年轻女子,置身于最污秽的场所,浑身仍散发出纯洁无辜的光辉。迷恋上她的华人男孩,正是为这种光辉所吸引。他所不知道的是,当O摆脱了灵魂与肉体对史提芬的绝对迷恋、无条件服从之后,她身上的光辉也将会消失。屈从,交付,丧失一切自主,低到尘埃里,心中却开出花来,她是爱的奴隶,同时也将从中获得最大自由。
史提芬,掌握了O,同时被O所围困。当O第一次未曾听命他的安排,在房内接纳了华人男孩,他的施虐天堂崩溃了,明白了自己不为O所需要,即便不过是短短一刻钟,他与O的二人隐秘世界,已经无法维持。
一声枪响,结束了三个人在情欲中的纠葛。大海涌现,世界荒芜,O,回归了她一个普通女子的道路,史提芬,象失去了赖以存身的城堡的幽灵,一夜间头发花白,皱纹满面。
所有的性爱游戏都已无意义,所有的梦境都已苏醒,当我们不再从另一个人身上印证自己,我们是得到了解放,还是失去了天堂?
在爱的城堡里,性,绝对不会存在丑恶与变态。我想我能够理解O与史提芬,正如同理解自己今生的爱恋。

《钢琴教师》

同样根据女作家小说改编,大胆描写情色,如果《上海异人娼馆》表现了情欲之花的肆无忌惮绽放,《钢琴教师》则将它的枯萎过程冷静地端给你看。
钢琴女教授艾丽嘉,40年来陪伴母亲生活,没有男朋友,习惯于独自看A片,用捡嗅别人用过的纸巾、偷窥、刀片自残阴部来宣泻性欲。某日,年轻英俊的学生华德开始追求她,却被她奇怪的性要求吓退,一番哭笑不得的纠葛后,二人各自重回自己的生活轨道。
“如果我哀求,请你绑紧些。。。。越紧越好,然后用我预备好的旧丝袜,塞进我的口,大力塞进去,接下来请把眼封起,坐在我面上,拳打我腹部,令我伸出舌头,舔你屁股,这是我最贴心的欲望,手脚被反绑,锁在我母亲隔壁房,她可近而不可即,只到翌日早晨,别担心母亲,我会处置她。把住所的所有钥匙,全部带走,一条也不要留下。”
任何一种性欲的非常态表现,都有隐藏很深的心理根源。造成艾丽嘉悲剧的主要原因,是她专横的母亲。被虐狂的表相之下,是对母亲“束缚之爱”的反抗,她需要另一种力量,将她从数十年母亲制造的阴影下拉开。这种力量必须是男性的、暴力的,可以说服她在逃离母亲时,感觉到的内疚之情。
然而,华德迷惑而厌恶地问:这会带我到什么新天地?是的,追求新天地的是她,而不是他。他所有的,不过是年轻人冲动的爱情而已。
未曾走过黑夜丛林的人,不会懂得光明的可贵,未沦陷于幽暗迷惑的心灵,无法理解生命中的至痛。语言在此刻,如此苍白无力。压抑的欲望底下,不同的心理诉求,说出就是错!艾丽嘉将自己的渴望,用信件表达给爱人看,其可悲又可笑处正在于此。四十年的压抑,发出的求救信号,年少的男子惊吓于其“变态”,无法读懂,那么,有爱又如何,他救不了她。
语言是沉默的,那么音乐呢?艾丽嘉与华德通过音乐而结识,他们似乎有共通的感受,仍然没有用,音乐中,痛苦变得诗意,而生活中,痛苦就是痛苦,扎扎实实,象片末艾丽嘉扎在自己肩上的那一刀。
在艾丽嘉最喜欢的作曲家舒伯特和舒曼的音乐中,她凝神细听,貌似坚强独立,心中绝望。
“狗在吠,锁链不停响,人睡了,沉沉在梦乡,梦着他们没有的,不论好坏,翌晨全部烟消云散,这又如何,他们曾经尽兴,他们期望留下的,在枕上等待他们。”
”寻找荒幽小径,漫漫风雪荆棘满途,我并无行差踏错,我不必顾虑李下瓜田,何来愚蠢欲望,诱我在荒野闯荡。“
说实话,我不喜欢艾丽嘉,当她出于嫉妒,设计割伤女学生的手掌后,忽然醒悟:任何一种欲望的扭曲压抑,都有可能变成双刃剑,刺伤自己的同时,伤害无辜他人。而作为被人们尊敬的,高雅有教养的钢琴教授,她在工作中,更展示专横冷酷的一面,即使面对年轻学生的求爱,仍然企图发号施令,不懂得如何委婉坦露心声--怪谁?
也许是社会迫她戴上坚硬外壳,也许只是因为困锁自我太久,一根稻草便能使之急不可耐。她只是一个不能正常享受生活与欲望的女人,自我拯救的道路是如此艰难,一切努力,竟只能换回这一场冰冷而傲慢的绝望。

 


:)

白云天  发表于2002-08-16 07:42:03.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