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行行重行行

这么  发表于2002-08-27 02:46:50.0


 


八月二十二日,星期四,正午,在潜山县城汽车站下车,与暑气热烈相拥,汗水立刻出了一身。阳光强烈,晒得人低头急趋,跑进路边一家小店吃中饭,一菜一汤,饭任意添,只十四块钱。又去隔壁买烟,发现只卖皖产烟:黄山、九华山、天柱山、皖烟、光明。问了几遍云烟或三五,老板只是摇头,说真的没有,罚款太厉害。最后拿了包一品黄山,天高云淡。
跟着十几个上海游客,挤上开往天柱山旅游区的中巴,这拨上海宁里,有个很漂漂的MM,说话时眉眼灵动。忍不住多看一眼,再看几眼,后来就不敢看了,因为司机把车开得如疯狂老鼠。山风将头发吹成茅草,山壁上的茅草也同类相亲,不时把尖梢伸进车窗,刷地一声,在躲避不及的人胳膊上,吻出几道白痕。
不过半个钟头,就到了山脚停车场。四周照例是诸多小小店铺,卖吃食饮料、胶卷、伞、帽、拐杖、工艺品等等。工艺品亦与它处大同小异,只有种用竹筒制的小水桶,象极《三个和尚》里的那一付,可爱得很。
淡季,游客不多,山门前只有我们这一车人。等上海人跟着导游闹哄哄走远后,才去买门票,五十一张,设计成明信片样式,可以邮寄的。正面印着“飞来峰”和李白咏天柱山的诗句;反面有天柱山对外交通示意图,以及简介文字。天柱山又称皖公山,安徽简称为皖,就据此而来。汉武帝封其为“南岳”,到隋文帝时,这个称号让位于衡山,“古南岳”的名头,却留下来了。
山区旅游开发得较好,石梯一路向上,虽然方便,对住惯城市的人来说,走起来还是很累。走一段,站住脚看看风景,不知何时,便被两个抬滑竿的山民缠住。向来反感爬山坐滑竿,总觉得要自己一步步走过去才过瘾。他们却很顽强,不愠不火跟在后面,时不时瞅准时机,主动介绍景点,倒弄得人不好意思起来。也亏了他们指点,本来平常的几块石头,换角度定睛一看,活象仰躺着,正在做好梦的猪八戒同志。他们说这叫“八戒念经”,一想,八戒念的,可不只会是瞌睡经么?
不一小会,到了马祖庵。从山路旁岔出一条小路,尽头一座破败的小庙,红墙上斑驳剥落,屋顶上摇摇晃晃,立着几篷野草。门前野菊开得旺盛,很近的地方,有泉水声。篁风石涧冷,古刹黄花新,一边盘算着顺口溜,一边向庙中张望,只看到昏暗的光线中,坐着个非僧非俗,排着些五颜六色,香烛黄纸一类的东西,没肯进去。马祖庵边有马祖洞,唐代马祖道一禅师曾在此习静,后世依洞建庵。禅宗的传承,枝枝叶叶,从来不懂,回家来查资料,关于马祖的事迹,还是闹不清爽。只知道了这位禅师俗姓马,属禅宗南派,六祖慧能弟子怀让的徒弟。查到他的一则语录,说道:“道不属修,若言修得,修成即坏,即同声闻。若言不修,即同凡夫。”心中喜欢,却又不知何解,足见自己这辈子,只能当个文盲。
这一路上,显尽了文盲本色,丢足了脸,此是后话,按下不表。从马祖庵回到正路,再往上一点,右边有块柱形石,上书“南天一柱”四字,书法我看不出好坏(刚刚查到,是杨森所书,切!),这个柱子,实在不起眼,太矮了,好象给当年的共工一屁股压进地底大半截似的。滑竿工说,这是小南天一柱,后面还有个大的,印象中,一直没看到。天柱山的主峰,天柱峰海拨1448米,号称“中天一柱”,江淮平原地势平缓,那还说得过去。
山上毛竹极多,修长青翠,春天来时,一定能挖到不少竹笋,正在悄悄打主意,看到路边一株竹子上,刻着几个朱红字:毁损竹笋者,罚款五十,倒,人家早防备到我这等不轨之徒了。小时候家门口,种了一丛竹子,每年新笋出来,总不忍去挖,看它一夜间长成幼竹,节节拨高,十分开心。到我们搬家前一年,那儿已经俨然成了片小竹林,夏夜乘凉,曾见一条青蛇,悠然从竹林中游出,又悠然游回。
上山前买了旅游地图,看到有叫“混元”“霹雳”的景点,立刻记起那位混元霹雳手成昆,大奇,难道是他的练功处?一路留神,只是爬山看景不方便,东张西望便顾不得脚下。仍是靠滑竿工指点,才看到块巨大石头。浑圆粗朴,中间劈开一线,刀切西瓜般,让人惊讶于自然之力。只有从天而降的霹雳,才能造成这样的结果吧。
山路迂回,群山绵延,人渐渐开始大喘气,背包里的两瓶水都喝完了,早上化的妆,不用看也知道已经成了花脸雪糕。那两个抬着滑竿的山民,不失时机地上来加紧鼓动,想拒绝都没了力气,哼哼哈哈间,终于看到了一大片房子,山腰的旅馆区到了。来之前盘算,玩天柱山起码要两天时间。本来的计划是尽早在旅馆区的天柱山庄安顿下来,下午从西边继续往上,走西关,第二天早起,走完比较险陡的东关,就下山去三祖寺和石牛古洞,然后拦车回家。现在看体力,是不行了,商量了一下,不如先住下,在附近的青龙潭转转,明天再继续上山。
滑竿工仍然紧跟不舍,这回是介绍旅店,一声吆喝,应声而出了位笑容满面的女店主,加入说客行列。这里除了国营的天柱山庄和卧云宾馆外,都是山民们自家开的小旅店,一见有人上山,店主们笑脸相迎,态度亲热。对这种地方,一直信不过,打定主意要找国营的住。女店主并不气馁,索性上前带路:“国营的跟我们条件差不多,还贵得多,如果不信,你们去看过后再说话也行。”
结果应了她的预言,天柱山庄标间竟要一百五,而且坚决不还价。相比起来,她的地方,五十元一间房,有独立卫生间、电视,供应热水,实在划算许多。人穷志短,顾不得再坚持,只好跟着她往回走。这一让步,情况急转直下,在旅店门口,两位滑竿工也终于取得胜利:明天陪着上山,抬人兼当导游,收费二百八。还价二百,锯拉到二百五,双方都好笑,最后定在二百二,约定明天八点,他们过来接人。(澄清一下,这滑竿可不是给俺预备的,为某人讳,就不多说了:))
其实山民的小店,条件还真不错,房间里看上去干干净净,床单洁白,空气清新,热水器随时可用。那拨上海人,在隔壁另一家安顿完毕,正在门口集合,准备上西关。这边只住了两人,背着包楼上楼下每个房间都探了探,很有点自由自在的感觉。
洗把脸,休息一会,才三点多。放下包袱,轻装出动,去青龙潭。出门顺着一条石径,右转经过依山而建的房屋群,一片松树林,不到五分钟,闪着波光的潭水就出现在眼前。潭呈长形,卧在群山之间,柔婉静好。潭边有石桌石凳,适合坐眺谈天。向上能见到高耸云中的飞来峰,一块巨石端端正正,不知被什么样的造化之力放在峰顶;环顾周围,青翠合拥,远近群山重叠,被云雾染出不尽古意。走到潭的尽头,下面是一崖,倚栏杆下望,湿雾四起,刹时心中茫然。卧云宾馆就座落在这旁边,羡慕着住在里面的人,推窗远望,果真如置身云堆里呢。不过,酸溜溜地又想:谁能住一辈子?真在此处住了一辈子的人,说不定更向往山外的世界。
太阳在下山,明显感觉到山间的温度往下降。走回旅店吃饭,洗澡。青椒肉丝、西红柿蛋汤和米饭,二十元,就山上的标准,并不算贵。不过这里的热水器有点问题,出水忽冷忽热,调节装置又按在门外。正洗着,猛地给热水烫得跳脚,用窗帘遮住身子,半个头伸出窗外,扯嗓子喊来店主,让她在外面调温度。好容易水温合适了,正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它又冒起了凉水。这回不喊店主了,咱洗衣服。
折腾完毕,身轻气爽,无事可做。又溜达到青龙潭,松林中的石径,在夜晚显得有点阴森,一边想着这是宾馆区,治安良好给自己壮胆,一边作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透过黝黑的松树枝,看到暗蓝天幕上,赫然一轮明黄月亮,立刻想到了“明月夜,短松岗”,想起农历是七月十四了,明天就到了鬼节,反而兴高彩烈起来。月下的潭水,飘荡着银色细屑,潭边的两张石桌,有一张已经被三个女孩子占据了,似乎是宾馆的服务员,说说笑笑,声音清脆而快,语调稍嗲,不大能听懂。在另一张桌边坐定,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月亮已经升得很高了,桌面上,人的脸上,到处是冰凉的月光。这样的时候,很容易会想起某些事,某个人。月亮照着每一个人,每个人,心里有一个自己的月亮。谁说能“千里共婵娟”呢。

 


这么  发表于2002-08-28 06:54:06.0


 


八月二十三,星期五。睡到天蒙蒙亮,手背上发痒,睁开眼,好大一只蟑螂正在胜似闲庭信步,触电般甩手,待那家伙无影无踪后良久,才想到应该尖叫一声,叫完了,人也睡不安稳了,索性起床,看看时间,正好六点。梳洗完毕,出门找店主要早饭吃,店里静悄悄,半个人也没有,大门还是关的,正在四处探头探脑,不提防女店主在身后一声招呼:“起来啦?”给吓了一大跳。
阳光从树缝里泄出一丝丝金,群山似醒非醒,早晨的空气清新得一塌糊涂,撩拨得人只想欢呼雀跃。可恨肚子饿得狠了,等不及店主的蛋炒饭,包里掏出两根火腿肠来啃。才啃半口,就见一只半大狐狸狗,黄毛柔顺发亮,眼睛乌黑溜圆,正在不远处趴着出神。赶紧扑过去,又摸又抱,大肆调戏,顺便把火腿肠一人一半,与它平分了。这以后,小狗便一直在我的脚后紧随不舍,直到出发上山。
吃过饭,点支烟,坐在店门口听他们聊天。这里的山民,虽然也做生意,为人仍厚道,对客热情却不使诈。天柱山名声不响,游客相对较少,可能是原因之一。谈到山中度日,直说辛苦,因为粮食日用品都要从山下担来,盖个房子,沙石更是一包包自山脚往上运。又埋怨本地政府对外旅游宣传不力,埋没了大好风光:“来人多了,我们收费才好上涨,才能挣得多点。”这话不假,天柱山属国家级风景区,景色不逊黄山;历史人文又悠久深厚,不仅为古南岳,且是佛道二教名山,名气却远不如同在安徽的黄山与九华。
禅宗二祖、三祖、四祖、五祖都曾在天柱山一带说法传教。三祖驻锡的山谷乾元禅寺,即三祖寺,被佛家奉为三祖道场,禅宗南派弟子的丛林,至今香火旺盛。道家尊天柱山为第十四洞天,五十七福地。演义中把曹操戏弄得晕头转向的左慈,据说曾在山中炼丹,有炼丹湖与炼丹台为证。山麓先后曾建有不少道观,可惜大都已毁弃。历代文人学者,对这里青睐有加,李白、白居易、苏轼、王安石、黄庭坚等都曾在此流连小住,甚至想终老是乡。刘兰芝、二乔诸美女的故乡也就在附近......
都过去了,现在的天柱山,风光雄奇秀丽依然,来来往往的游人,在胜景与疲劳的包围中,不会再起思古幽情。历史与传说,萎缩为个个风景点的名字,如果不知个中就里,游玩的乐趣多少会损失掉一些。这次回来,在网上查一些景点资料,常忍不住连连顿足,懊悔当时未曾多看几眼。天柱山的对外宣传上,这一点似乎也不很注意,可惜了那么些丰富的人文资源。
八点整,挥别店主与小狗,与两位滑竿工一起上山。先走西关,直奔天柱峰而去,当然,天柱峰是无路可上的,我们要上的是天池峰,站在那里看那“孤立擎霄,中天一柱”罢了。路比昨天陡了不少,其实从这里可乘缆车直达神秘谷,然后上峰顶,但会错过很多景点,故为我们不取。天柱山的石头是为一景,张目四望,随处可见造型核突有趣的大石,或独坐山巅,或悬依山腰,如鸟如猴,如狮如象,如衣冠揖立,如野人盘踞,形随步转,在似与不似间,予人无限想象空间。
山上的松树也很有看头,往往在悬崖边,峰顶上,孤零零地生着一棵松树,老干虬曲,枝叶灵动欲飞。山道边曾看到块牌子,写着“蛇蟒戏杜鹃”,不知是何物,站定了上下左右乱看。滑竿工指着左手一棵松,说那就是蛇蟒了。嗯,果然长得怪里怪气,整棵树蜿蜒而生,快趴在地上了。那杜鹃呢?“杜鹃就在蛇头前面,后来被游客折断了......”再倒。说起来,“奇石、怪松、云海、飞瀑”,天柱山一样不缺。遗憾的是瀑布虽多,水量却小了些,白纱般轻轻蒙在崖壁间,只觉柔婉,不见声势。六至八月,本该水量丰富的时段都如此,平时可想而知。
风化作用,塑造了形状奇特的山石,还为天柱山造就一种“四季被雪”的景致。山顶石头风化成灰白色沙砾,阳光一晒,远望如雪。经过一处叫“六月雪”的地方,细沙遍布,走上去非常滑脚,滑竿工与我们都小心翼翼紧盯脚下。所谓的“雪”,颜色有些脏,阳光强烈时候,远望才会出效果吧。对于景点的命名,只好意会,不必强求。想象着如果风化的都是石英砂,会是怎样晶莹灿烂的景象。
轮到滑竿工出苦力了,抬着七十五公斤的某位同志以及两个大背包,走的竟然比两手空空的我还快。在背后看到他们的短衣,被汗湿得紧贴在身上。猛抬头,撞见块大石,上书“振衣岗”三个大字,旁边一小亭,凌架半空。不由分说,喝了声彩,“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正是我喜欢之极的句子。无奈身上的吊带背心,无论如何是没办法“振”得起来的。这里地势忽然平缓,伸展为一平台,山风扑面,浑身热汗,齐被吹散。歇下脚,叼着烟晃到亭子上,往四周打量,又叫声好:视野开阔,峰峦隐翠,云雾翻涌来去,情不自禁张开双臂,想学古人长啸数声。却听见有人在边上故发厥词,说什么“晾衣服的好地方”,气倒。
继续继续,行行重行行,经过一块小象模样的大石,到了上山索道的尽头,与一群女游客相遇,她们正从索道下来,见到我们一行人,竟然坐着滑竿上山,个个笑得打跌,敢情,不爬山不知道爬山苦,她们的苦日子在后头呢。此后一路,都与这些姐姐妹妹阿姨同行,看来是什么单位的女职工集体出游,叽叽喳喳,好不热闹。从这里往上,过总关口,就是天柱山的出名景观:神秘谷。
天柱山自汉末以来,为兵家重地,历代多有据山结寨的枭雄。除总关口外,全山分为东西南北四关,我怀疑是战争留下的烙印。这样险峻的山势,打起战来,恐怕能占不少便宜。
滑竿工自豪地称:神秘谷这样的风景,别处是看不到的,全国独此一家。这个谷其实是石头堆石头,形成各种洞穴,人在其中钻进钻出,忽上忽下,仿佛走迷宫。有些洞非常狭窄低矮,背着包从中弯腰穿过,人过去了,包被洞顶挂住;有些洞走进去,眼前一片漆黑,几乎要摸索着前进,不时听见水珠滴落的声音,洞壁上触手所到,潮乎乎满布青苔。神秘谷相传是九天司命真君的洞府,这位是道教神祗,只不知管辖范围有多大。民间把灶神也称为九天司命真君,可灶神不应该住在老百姓灶头上么?抱着这个疑问,怕再次出丑,一直没敢开口求教,所以到现在还是稀里糊涂。在洞中狼狈穿行,耳边阴风阵阵,心想,什么九天司命真君,这地方,让白骨夫人、地涌夫人等MM搬来住倒真合适呢。
沿一道竖在悬崖上的铁梯爬上去后,九天司命真君的洞府就算基本到头了。往上不远,即是天池峰。峰下一处崖边,修出往下的通道,可以走到绝壁尽头的小小外凸平台。石梯盘旋而下,狭窄仅容一人通过,越往下走,山风越猛,而且挟带着水雾,很快头发就潮了。石梯极陡,有的地方根本就是直上直下,风又大得象要把人一口气吹走,抓住两边的防护铁链,心中有点悚然。好容易下到尽头的平台,身上已经全部湿透,象洗了个冷水澡。这儿就是黑风口了,山风水雾,连吹带扑,搅得人站立不稳。扶着栏杆下望,白茫茫一片,雾气翻滚,深不见底,突然生出纵身跳下的冲动。
跳下去,不是因为轻生,而是想寻找什么,拥抱什么。这样的地方,死亡似乎是不存在的,幻想着丹成之士,在此踏云而去,或者弃世隐者,一跃之下,尸解而登仙。小时候看到天空的大团白云,总能不错眼珠地盯半天,以为迟早能见到身围飘带的仙女。后来看传奇故事多了,一见到高点的山,立刻联想起绿林好汉,要不就希望看到剑仙飞行时泄露的剑光什么的,或者个把UFO也成。七想八想,其它人已经走回去了,四周空渺。平台的铁栏杆上,挂满同心锁,有的已生锈,有的还是崭新发亮。轻轻地抚上去,沾了一手水珠。叹口气,不耽误了,快走吧。
终于,总算,天池峰到了!才不过十一点多,我们爬山的速度还是够快的。峰顶平坦巨石,竟然裂为三块,中间用窄窄石板相连,桥下就是深渊。如果掉下去,那才是一步升天了呢。不管三七二十一,第一个冲上桥去,刚刚下桥,一阵风到,吹得人摇摇晃晃,竟然站不住脚。情急之下只能一屁股坐到地上,才觉得安全了些。幸亏好歹还有一百斤,换个再瘦小点的,真能给这风吹走。这个地方也有名号,唤作“天乐台”,相传明人刘若实常来此操琴。那桥叫“试心桥”,也叫“渡仙桥”,大概是传说中吕洞宾之流,吃饱了没事干,在这儿打着收徒度人的旗号,寻开心来着。
要看天柱峰,对面就是。可惜雾气太大,等了半个小时,只隐约看到它露了一小脸,峰上刻的八个字:“孤立擎霄,中天一柱”,那是连影子也未见。就它露的那一小脸,却也真够瞧的了:云海中突然撕开几道缺口,现出苍黛青灰的山体,山上岩石被阳光照得闪亮,一转眼间,云雾重又笼罩,刚才一切,有如幻景。要怎样的丹青妙手,才能捕捉这瞬间的美?


这么  发表于2002-08-28 10:28:42.0


 

陆陆续续,登西关的游客,基本上汇集到天池峰,峰顶人声喧哗,热闹之极。被他们吵得头晕,又看不到天柱峰,干脆抬脚走人。从另一面下天池峰,去什么百药台,与在神秘谷分手的滑竿工会合。神秘谷要钻山洞,他们没跟着,直接走山下小路过来了。这两位滑竿工,对天柱山的景观、传说了如指掌,一路上不停为我们解说,比导游还要详细尽责,谈谈说说间,也减轻了大家不少疲劳。
滑竿抬到望景台停下,这里又是一高凸平台,有小亭可歇脚。滑竿工指着旁边一个小路,说那里可通往天柱峰山脚,抬头向上看,两侧崖壁直插,中间露出一线天空,风景很不错。又道导游嫌麻烦,一般不会带游客去看,所以去的人少。把背包放下,请滑竿工们代看着,自己就一头往小路上扎去。路两旁全是短松和灌木丛,不时可见野生的栗树,上面结满小小的青色刺球,有心想摘回几个,又怕截着手。这东西,如果不戴上专用的皮指套去摘,简直比刺猬毫猪都难缠。
所谓的“一线天”,果真如他们所说,仰头而望,蓝天白云只剩下狭长的一小片,两侧石壁,气氛汹汹,好似要直压下来。壁上刻了字,已经记不清是些什么了,好象都是些将军武人的留念。


。。。。。。。

这么  发表于2002-08-28 10:29:48.0


 

坐对青峦何厌晚,白云待我已千年。拂衣人去松声外,几处山花依旧闲。


石牛古洞与摩岩石刻

这么  发表于2002-08-28 10:30:48.0


 

网上查到,石牛畔有大石,上有李公麟绘黄庭坚坐石牛像,此次茫茫然而过,竟未看到。
荆公诗刻在泉水边:“水无心而宛转,山有色而环围,穷幽深而不尽,坐石上以忘归。”公有《题舒州山谷寺石牛洞泉穴》诗,自注云:皇祐三年九月十六日,自州之太湖,过寺宿,与道人文铣、弟安国拥火游石牛洞。见李翱习之书。坐石听泉久之。明日复游。刻习之后。“水泠泠而北出,山靡靡以旁围。欲穷源而不得,竟怅望以空归。”晁无咎云,此公在江南时所书野壁词,则泉穴诗刻据其出耶?
几三十年后,鲁直游此,乐林泉之胜,自号“山谷道人”。题石牛洞诗曰:“司命无心播物,祖师有记传衣。白云横而不渡,高鸟倦而忘飞。”亦六言体,效荆公。
东坡诗刻在河床石板上,磨灭几不可辨:“??????”
忘其名者,有“扶杖踏雪访梅花,小驻青牛处士家,却笑十年萦祖绶,何如一夕卧烟霞”句在荆公诗刻旁,亦有致。


最近忙啥?:)

白云天  发表于2002-08-29 04:49:19.0


 


忙还能到处溜达吗?西西,无聊着呢

这么  发表于2002-08-29 04:54:24.0


 


羡慕死我啦

淮上云烟  发表于2002-08-30 03:02:57.0


 

我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旅行啊


偶啥都没有,就有时间:(

这么  发表于2002-08-30 07:44:35.0


 

要不咱俩换换:))


东坡诗(得之于某巨才;))

这么  发表于2002-08-31 11:59:40.0


 

先生仙去几经年, 
流水青山不改迁。 
拂拭悬崖观古字, 
尘心病眼两醒然。 


:)

白云天  发表于2002-09-18 14:33:06.0


 

“乔公二女秀所钟,秋水并蒂芙蓉。只今冷落遗故址,令人千古思余风。”(罗庄:《潜山古风》) 

“相看发秃无归计,一梦东南既自羞。”( 王安石《怀舒州山水》)


^_^

何思  发表于2003-04-08 03:58:19.0


 

令我想起学生时代常在周围山岭闲庭信步,偶尔也会采摘竹笋(比你幸运不用罚款),那段时光真开心,可惜出了校门却无缘再踏青,伤感无限.


问何思妹妹好:)

这么  发表于2003-04-08 19:28:50.0


 


^_^别客气

何思  发表于2003-04-10 18:58:27.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