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局外人之旅

这么  发表于2002-08-27 12:31:26.0


 


  <一>
  阳光,阿尔及尔灼热的阳光,晒得人晕头转向。每当我试图对《局外人》的阅读过程中产生的思绪作一番整理时,笼罩在头脑中的,全是书中那无数次出现的灼热阳光。我沮丧之极,然而不打算放弃。
      2000年秋天,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阅读了《局外人》,阅读是轻松的,平淡的陈述中甚至感觉到诗意流动。合上书页,作习惯性回味时,我发现思想无法把握它的核心。小说的感性语言,纯粹明洁的句子,使人在阅读时,更多的是身临其境的感受。
  不是被文字,而是被文字所传达出的生活裹挟着走。有一种气息、一种氛围缠绕不去。
  为母亲守灵的夜晚,牛奶咖啡让人发热,在门外飘进来的花香中,他睡着了;强烈的阳光烤化了柏油路,晒着这支小小的送葬队伍;大海、潮湿的吻、晚归人们的笑语声、鸡蛋夹火腿的滋味......
  这就是生活的声香色味触。包围着你,无休无止,让感官活跃,思想打盹儿。阅读中,我和默尔索一样,安静,但是每个毛孔都在向着新鲜的空气张开--它们在期待某种我们自己也感到模糊的东西。
   他是这样一个男人:目光专注,擅长倾听,脸上挂着无可无不可的笑容,因为时常处在观察与沉思中,而显得沉默寡言。他说,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

  <二>
  开篇就是很突兀的一句,在后面,他的行动更加突兀,他机械地应付丧事,不哭、不想见死去的妈妈最后一面;如释重负地回到家后,和情人约会、看喜剧片,完全没有丧母之痛,即使是装装样子,也没有。
  但是我觉得很悲哀,当所有的人恭敬深情地呼唤“母亲”时,他却在口口声声说着“妈妈”。我想起很多年前,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一个小男孩,他执拗地抿着嘴,瞪大眼睛,手死死拉住那位年轻憔悴的妈妈的衣角,一声不吭地和她一起走进一座陌生的城市。
  这个小男孩长大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有时候我能感觉到他那坦诚明亮的一双眼睛,在某处盯着我,而当我回过头去,他早已失望地掉转了目光。
  巴黎是个很脏的城市,“有鸽子,有黑乎乎的院子。人的皮肤是白的。”从此处到彼处,生活只有一种。人们,如此相似。走在目光交汇的海洋,象所有的孩子一样,长大成人,开始迷惑,焦燥不安。我渴望,在世界的深处,某个阴凉的房间,找到一双坚定的手与一对明亮的眼睛,紧紧相握,相顾微笑。我要对他说:不,我不爱你。
  是的,我们并不相爱,但我们将在一起,不惧走进任何荒芜之地。

(待续)

 


:)

白云天  发表于2002-08-28 04:42:03.0


 


这么  发表于2002-08-29 07:03:09.0


 

<三>
亲爱的,我知道你需要勇气。
是的,有时候,你会感到如此无助。因为世上本无可借之力。
有时候,那么一根弦,突然就断了,于是一切改变。 发现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它非常地难以把握,无法确定。象太阳下,林荫道上跳动的光斑,在任何一个未知瞬间闪现,不知何时便会投射在人的脸上。偶然的灵光一现,或者某些突发事件,把人从人群中抓出,掷进另一种环境中去。在那里,人们感受到了陌生和孤立,与旧日熟悉的一切相隔绝,时空遭到断裂。
开始与众不同,你无法不成为一个反抗者,一个....局外之人。
“我想说,这不是我的错。”默尔索如是说;“这不是我们的错。”孤城中被鼠疫抓住的人如是说。在巨大的荒诞面前,谁能够肯定生活的真实和正确与否。
过去,现在,与未来,在无尽的穿越过程中,我想到K的城堡:永不停歇地碰壁和寻找。想着那个推着石头上山的人。我相信,那是种艰苦卓绝的英雄主义精神。
不,英雄主义,早已不能使我感动。那么,接受放逐的命运是为了什么呢?
我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希望知道些什么。


<四>

霍桑的小说《教长的黑面纱》中,名声圣洁的主教蒙上黑面纱,直至躺到坟墓里也不取下,被人们视若鬼怪附体。任何人在他的黑纱前都情不自禁地战栗,包括他自己也不敢正视镜中的影像。他已经被这层面纱隔绝于人们之外。
人们恐惧于有形的面纱,不知道自己的灵魂,正是在无形的面纱后,才得以苟且安宁。
需要一个依傍,一座神祗,一片秩序井然的天空,一种明确存在的意义。
默尔索,这被隔绝之人,这不可饶恕的异类。直率而全无所谓,沉默而疑惑着,他向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命运伸出双手,只到有一天,当笼罩在“生存”之上的面纱,悄然萎地。
这一天,临刑前夜,他发出惊讶的呼喊---面对这个冷漠可亲的世界。世界,因“荒诞”而显得冷漠,是否又因蕴藏着另一种生活的“可能”,而变得可亲?
“但是我对我自己有把握,对一切有把握,比他有把握,对我的生命和那即将到来的死亡有把握。是的,我只有这么一点儿把握,但是至少,我抓住了这个真理,正如这个真理抓住了我。"
他诞生了,却又同时死去。


<五>
有一天晚上,当我第N次翻开《局外人》,许多记忆无声无息纷至沓来。有默尔索的,有自己的,还有关于加缪的。明明知道,热爱一本书,除了书本身的力量,很可能还有其它隐晦的原因。封藏在阅读过程中的浮思游絮,便是其中一种。
想象中的默尔索,与我看到的照片上的加缪,与曾经见到过的另一些身影,叠合在了一起,宛如一个幽灵,徘徊在我的记忆里。是这样,这一种男人,让人心动。沉默不语中蕴藏着坚忍的力量,冷漠表情下,有深切的理解与关怀。同时,他那种时不时因被人曲解,而表现出的局促与礼貌,又真是太可爱的。
关于加缪,关于这本书,关于书外的一切,我还能说些什么?焦虑的阳光,笼罩了我,同时使我微笑。我在等待生活的经过,在这等待中,仍然希望,能够做好我自己的准备工作。能够爱,能够理解,能够镇定如恒。
穿过文字与时间的灰尘,我想向那个叼着烟,穿着格子冬大衣,斜靠在门上的英俊男人伸出手去,我想亲吻他,为了他向我展示出的那最后一夜。


这么  发表于2002-08-29 07:07:57.0


 

“他走了之后,我平静下来。我累极了,一下子扑到床上。我认为我是睡着了,因为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满天星斗照在我的脸上。田野上的声音一直传到我的耳畔。夜的气味,土地的气味,海盐的气味,使我的两鬓感到清凉。这沉睡的夏夜的奇妙安静,像潮水一般浸透我的全身。这时,长夜将尽,汽笛叫了起来。它宣告有些人踏上旅途,要去一个从此和我无关痛痒的世界。很久以来,我第一次想起了妈妈。我觉得我明白了为什么她要在晚年又找了个“未婚夫”,为什么她又玩起了“重新再来”的游戏。那边,那边也一样,在一个个生命将尽的养老院周围,夜晚如同一段令人伤感的时刻。妈妈已经离死亡那么近了,该是感到了解脱,准备把一切再重新过一遍。任何人,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哭她。我也是,我也感到准备好把一切再过一遍。好像这巨大的愤怒清除了我精神上的痛苦,也使我失去希望。面对着充满信息和星斗的夜,我第一次向这个世界的动人的冷漠敞开了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友爱,我觉得我过去曾经是幸福的,我现在仍然是幸福的。为了把一切都做得完善,为了使我感到不那么孤独,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观看,希望他们对我报以仇恨的喊叫声。 ”


我是哥哥,专门来学习的

淮上云烟  发表于2002-08-30 03:01:59.0


 

写得很不错
我看加缪的这个是1992年,都十年了。越来越体会的深入。
那两篇怎么删了?


哥哥好!!!!!!!!!

这么  发表于2002-08-30 07:37:30.0


 

承谬赞,西西:)
你早熟啊,横横,那时你才几岁?
哪个删了?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