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觉来帘外木樨风

这么  发表于2002-09-27 06:32:54.0


 

吃过月饼以后,到处都能闻到桂花的香气了。准确地说,是随时随地会被桂花的香偷袭。走在路上,突然微风一掠,鼻翼张翕,清香已潜入五脏,顿时心旷神怡。找到香源却不是件容易事。往往顺着风的来向,张望半天,仍然没个计较处。“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这首有理,它的香味有时的确似来自天上。
还好,大家总归都见过开花着的桂树了:毫无特色的枝叶,细碎可怜的小小金、银色花,但凡闻过它的香气,用了心,没有人能够忽视它的存在。这个树,有种非常的隐忍与自信,让我想起某类在这世上极为稀少的女子。
终于发现,我居住的这个城市,桂树如此之多。一个星期以前,我总把与冬青树弄混,以后估计还会。不过这无关紧要。有时走进陌生或熟悉的一些房间,它的气息出乎意料地存在,前张后顾地找半天,在某张桌子或另外一些角落,能看到它养在瓶钵中,一小枝的身影。或者干脆,什么也没看到。再猛力地抽动鼻子,它的香却突然生了气似的躲藏起来了。
闻到桂花的香气时,我的舌头上也会感觉到一股香甜,因为想到了吃过的桂花糖,和桂花馅元宵,还有桂花酒酿。新鲜的桂花,一般是金桂,打下来,稍微淘洗一下,晾干,塞进瓶子里,塞严实,密封好,放上几天,就可以拿去制作各种点心了。每次打开瓶盖,溢出来的桂花香氛中,还添了浓厚的蜜糖甜意,闻着会生满口唾津。
吃这些桂花加工的点心,即使是在路边小摊,匆忙中用以糊肚,心中也会产生悠闲安静的错觉。真是奇怪,它让人想起太平盛世,市井的富足安详。
好象是郁达夫,曾写过在杭州去山上看桂花,吃桂花栗子羹,兴头头地去了,桂花却没开。郁达夫人与文,一直都不喜欢,这篇倒还留些印象,可能是桂花栗子羹的原因。没吃过,想,是什么特别味道?
杭州满觉陇的桂花节现在应该又在办了,去看看到有人在网上说:杭州人搬了桌椅,到公园桂花树下,喝着茶打麻将,桂花簌簌地就落在麻将桌上。这日子过的,真是杠上开花呢,羡慕得要死。
关于桂花,好象说不出什么来了。在我的印象中,它就是瞬间出现,带来喜悦与安心,大部分时间隐退无迹。总是这样,象一个好脾气的老朋友。平时看似无足轻重,甚至记不起,可是有一天,如果她不再出现,又会感到无可挽救的失落。
想起自己的生命中,象这样默默存在着的事物,还有多少,会在哪一天带着沁人清香出现,又会在哪一天,一去不回头。我知道,我必须懂得,什么叫感恩。纵然今日的我,失败如斯。
象其它种植历史悠久的名花一样,与桂花相关的典故也很多:文人的吟咏,民间的传说。对于我,它们引不起感触。我的桂花,只是记忆里断续的香气,细碎的明黄银白,点心,还有,月亮。
现在我正在听一首歌:“啊黄色的月亮是我甜蜜的故乡,黄色的月亮下面,我没有什么事情好悲伤。”
是的,没有什么事情好悲伤。秋天已经到了,它只是一个季节。在这个季节里,我再一次闻到了桂花的香气,我也看到了中秋的月亮。日子可能,还很悠长。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