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好好地贴。纹身之二。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02 05:35:23.0


 

手术室其实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精致,墙上都是陈年雨水糊过的痕迹,齐德谷皱着眉,被护士骂:“你们怎么那么不小心。”之后久久,盛极被推了出来,脸容如褪色水彩,眼睛深深陷下,像恐怖片中的僵尸,齐德谷的眉拧了一拧,觉得困倦,他决定给她买一点水果,然后就回家洗澡睡觉。 人生里初次失眠的夜,会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女子而到来,齐德谷吃下大把安眠药片,仍在拧着眉头望天花板,他想他已经被她征服了。 第二天他去看她,她含笑拥抱他,她的身体冰凉虚弱,却有格外的风骚,齐德谷的欲望一触即发。 至此齐德谷与盛极恩爱起来。盛极搬到齐德谷的小石库门阁楼,夜里他扪着她吻着她,看到她颈后纹的一只小紫色昆虫,问:“是蝈蝈?是蚂蚱?”盛极答他:“是蟑螂”。 齐德谷忧伤地倚在床栏,问起盛极的来历。但她只肯告诉他她今年二十四岁,除此以外,什么都不说,但什么都是了。 齐德谷照旧每日按时上班,盛极也照旧每日出游。星期天两个人心情都好,就在家里洗衣服做食物,如同每一对平凡的夫妻。但是齐德谷心下瞧不起这个女人,当她是个娼,而想像自己是一个风月老手时,便会有出乎意料的快感。 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渐渐关注起她。夏夜的天边常有灰紫色的云朵,她坐在窗台上,双手抱着膝盖,瘦怯怯的手臂与微驼的背,就像一只鸡——美丽的鸡,骄傲的鸡,真不明白为什么鸡不好。颈后微涡里纹的紫色虫,蝈蝈、蚂蚱或蟑螂,不知出自哪个人的手笔,如此非驴非马,但是足够吸引。齐德谷又皱起眉。盛极手上的香烟便燃尽了,袅袅的一柱,向遥远的天际飘摇。 他发现她原来是一个忧伤的女人时,她已经又有了孕。反应非常强烈,夜半会在枕畔呕吐,吐得整张床腥馊不已。齐德谷亦不能休息,便皱了眉替她清洗,有一种温柔的憎恨。 世界就是如此奇异,街上捡来的女人,竟然有妻的娇贵跋扈。她每每要齐德谷为她做事,打电话到他办公室,“爸爸快回来”,“爸爸买一袋奶”,“爸爸煨汤给我喝”。婉转并且狡猾,齐德谷害怕起来。 盛极习惯挺着大肚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不再出游,下午就只肯坐在窗前吸烟,晚上喝美味的排骨藕汤,夜半呕吐。齐德谷终于在影印机前发呆至放声大哭,他觉得从前循规蹈矩的日子是那么美好,而如今他再也回不去了。 他开始睡在办公室里,睡在油墨、电线、纸张与逃逸的快乐之间。夏夜温暖漫长的白昼,永不逝去,但他已经练就了白日梦的能力,他的梦很丰富,有时候他疑心梦里才是真正的世界,而醒来的世界只是敷衍的梦。这一日他做到的梦是他挥刀将一个女子斩断,他捧起她的头颅,见到的竟是一张鲜艳的笑脸。 内心极度恐惧,他只好去找安慰。盛极把房间弄得十分整洁,这日她正坐在炉前索索地吃一块点心。她的腹部隆得很高,是不加节制的结果,齐德谷又是一阵憎恶,便只拿了换洗的衣服出去。 这几日又新买了牙刷和擦脸巾,渐渐地办公室成了一个家居的地方,他甚至用酒精炉煮东西吃,所以当有人来影印,闻到一股酸朽的面食味道,齐德谷总会讪笑,惯常拧紧的眉间有一瞬松散,对面的人往往要被吓到。 失眠症一直未愈,齐德谷便去看医生。精神科的医生正在吃臭干子,放下碟,满嘴臭气地告诉他又新填了抑郁症。齐德谷拿了药回来,忽然喜欢上照镜子,特意买了镜子来。常常,他站在镜前,看自己皱眉、拧眉、扁嘴、像一个嫉妒的王后。他又习惯吃大剂量的药,一种治疗失眠,一种提高兴奋,这样心情十分矛盾,但睡眠却正常了。

 


豆豆合适写这类冷讽冷嘲的文字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02 10:04:25.0


 


纹身之三(这恐怖故事终于讲完了)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07 07:10:53.0


 

这时他的梦已填了具体的内容,他会梦见盛极走到他面前,嘻嘻笑着,手里抱着一个血婴。又或者她坐在窗前,转头跟他说一句什么话,便跳下楼去,身体如花绽放。 他渐渐习惯了这些梦。有时候会伸手去探她温热的脑汁,说:“多么好。”梦醒有时候会有泪,有时候大汗淋漓,却轻快至不可言说,所以他决定再多吃些药。 他许久不回去,那边也自得其乐,只是有天夜里他朦胧欲睡时,有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我——我——”是女人的声音,又没有下文。电话断掉后,齐德谷在疑虑间又睡去,第二天想到了盛极,便要去看她。 路上,他忽然心软,买了一朵玫瑰花,他想女人也许会哭泣,如果哭泣就送她玫瑰花。 屋里,静寂如墓,他怀疑她已经临产,便坐在桌前看风景。渐渐他有莫名的不安,同时无可奈何并且感到恐怖的悲哀。 他嗅到腥气。 不是鱼的腥,是兽,红色血液的,吃肉的动物的血液里铁离子的味道。 便如狗一样,俯下身来,嗅到床下去。 血,来自一个母体,腹中的胎儿想必早已断气,她们被生生剥开。 齐德谷跑到太阳底下,跑到人群中,狂喊救命,他决定回去办公室打个电话报警。一路上他不停哭泣,并非是为那个颈后纹着昆虫的女人。他与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他只是怕。 这样,一个星期后,报上刊出“变态男子残忍杀害孕妇”的新闻,女孩子的家长都告诉她们以后要当心,而这时齐德谷坐在阴凉的房间里,正大口大口地吃着他喜欢的药,他想起紫色昆虫的纹身,觉得那不过是一个快乐的梦。


  人首先还是自私的。

阿甘而已  发表于2001-03-08 04:55:32.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