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赵氏族谱网>>文化衣冠

 主题:赵氏始祖是黄帝还是少昊  述靓 白龙潭述

赵永红  发表于2014-10-31 21:27:34.0


 

司马迁在《史记•赵世家》说:“赵氏之先,与秦共祖。” 在《史记•秦本纪》中又说:“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 但在《史记•封禅书》中又云:“秦襄公攻戎救周,始列为诸侯。秦襄公既侯,居西垂,自以为主少昊之神,作西峙,祠曰帝,……” 对此司马贞在《史记索隐》云:“女惰,颛顼之裔女,吞钇子而生大业。其父不著。而秦、赵以母族而祖颛顼,非生人之义也。按:《左传》郯国,少昊之后,而嬴姓盖其祖也,则秦、赵宜祖少昊氏。” 史记成书在西汉武帝征和年间(征和:前92年-前89年)。司马贞虽是唐朝人,但他引用的资料《左传》成书约在公元前425年,远早于史记。 又1942年4月周宜遵先生于青海发现的赵宽碑,记述了赵氏家族的源流,及其家族从上邽迁居浩门、破羌的经过。“三老赵掾之碑”建造于东汉灵帝刘宏光和三年十一月丁未日(公元180年12月17日)。赵宽碑文云:“三老讳宽,字伯然,金城浩亹人也,其先盖出自少皓。唐炎之隆,伯翳作胤,虞自夏商,造父驭周,爰暨霸世。”碑文中已明确指出赵宽“其先盖出自少皓”。 后又经清梁玉绳(1744—1819年)旁征博引,在《史记志疑•卷十九》中云:‘然则泌何以断伯翳为皋陶之子?曰:此又泌信刘向、郑康成诸人之过也。诗秦风疏引列女传云“皋子生五岁而佐禹”,曹大家注“皋子,皋陶之子伯益”。秦诗谱云“伯翳实皋陶之子”。潜夫论志氏姓、高诱吕氏春秋当染注、陆德明、孔颖达、邢昺书、诗、左传论语释文、义疏、唐书宗室、宰相世系表、郑樵通志略均以皋、益为父子。夫虞朝五臣并列夏代,皋、益同官,宁有父子之分?又夏纪云“皋陶卒,封其后于英、六,而后举益授之政”。使益果皋子,则皋陶之后即益也,胡为封其后于英、六而复举益耶?又墨子尚贤篇云“禹举益于阴方之中”。使益果皋子,尚烦待举阴方乎?又竹书载伯益薨在夏启六年,则伯益最寿。路史谓“年过二百”,洵如斯言,益初佐禹之时年已百余,而列女传以为五岁,迂诞极矣。然则皋、益之父为谁?曰皋、益同族而异支,皋之父微不著,后书冯衍传言“皋陶钓雷泽,赖舜而后亲”,则其式微可知。路史后纪注引季代历云“少昊四世孙”,四世亦妄。伯益之父但传大业而已,其行辈世次俱不可审,而孔颖达、张守节以大业为皋陶,生伯益,路史以大业为皋陶父,唐表或以大业为皋祖,或以大业为皋陶曾祖,何错戾若是,史公固无是言也。然则皋、益何祖?曰:祖少昊氏。国语史伯告郑桓公云“嬴,伯翳之后。”韦注“伯翳舜虞官,少皞之后伯益。”路史发挥云伯翳嬴姓之祖,书传嬴姓出少昊,其源甚著。史公亦并无皋、益祖颛顼之语,自汉地理志言柏翳,而孔颖达、邢昺及唐表从之,索隐,路史遂深讥秦、赵祖母族,非生人之义。夫秦、赵何曾以母族为族哉,世儒诬之耳。而皇甫谧之谬尤甚路史,尝论之曰班固之徒以女修为男子而系之高阳后,而世纪直以高阳生大业,以大业妻女华为大业之子,而别出女华之妻名扶始生皋陶,皋陶生伯益。唐书取而用之。然则秦于皋、益宜何祖?曰:祖伯益。舜赐伯益嬴姓,不赐皋陶。秦为嬴姓始自伯益,故以伯益为首。皋陶乃偃姓,当为英、六诸国之祖。秦与皋陶无涉。诗疏引中侯苗兴云皋陶之苗为秦。通志略云秦于皋陶。俱非也。’ 白国红在《春秋晋国赵氏研究》一文中根据女脩吞玄鸟卵而生子以及《说文解字•女部》、《路史•后记七》注引谯周《古史考》中“嬴,少皞氏之姓”的记载,认为大业的父方是少皞氏氏族。 至此可以认为赵姓父族祖少昊,而母族是为颛顼高阳氏。 然而1986年在陕西风翔发掘的秦公一号大墓,也就是秦国第十四代国君秦景公的陵墓,出土的大石磬上赫然刻有“天子郾喜,龚桓是嗣”,“高阳有灵,四方以鼐”等篆铭文。高阳氏是颛顼帝的号,这似乎又说明赵姓、秦姓似乎真是颛顼的后裔,即其始祖应是黄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本人的理解是: 郾即代表古郾国,郾国——又称【郾子国】,是夏代皋陶之后的一个封国,位于今河南漯河郾城县。郾城县这块地方早在夏初(约公元21世纪)就建立过一方之国。当年因皋陶氏治苗有功,夏禹将让位与陶,而皋陶卒,禹子启继位,建立夏朝,封皋陶之后于郾,相传即古郾子国。明嘉靖《郾城县志》称:“县东有遗址。” 鼐(nài),本义大鼎。特指:大鼎、头鼎。古代周代天子用九鼎,诸侯最多可用七鼎,大夫最多可用五鼎,元士最多可用三鼎,士可用一鼎。平民百姓无权用鼎。 秦景公(前577年~前537年)名嬴石,乃秦桓公的长子。“天子郾喜,龚桓是嗣”,“高阳有灵,四方以鼐”这段话的意思是:郾国天子,高兴的是秦龚公、秦桓公是其继承者,颛顼高阳氏泉下有灵,天下四方都会臣服之。 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秦就有老子天下第一的观念,而要显示自己是正统的,天下本来是我的,不是我来抢,自然要攀附于颛顼高阳氏,显然秦景公在这里认皋陶为祖,而且认为皋陶与颛顼有血缘关系。但前面引述的文献已经论证了皋陶与颛顼并没有血缘关系,皋陶也不是秦姓之祖。而秦在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这是政治斗争的需要,是为了抬高自己一族的社会地位,独霸天下的需要。所以本人认为“天子郾喜,龚桓是嗣”,“高阳有灵,四方以鼐”铭文并不能说明秦、赵二姓父族的始祖是黄帝。

 


用文本文章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文章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文章内容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