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诗词曲联

 主题:莺啼序

姑苏一少  发表于2001-09-17 07:54:26.0


 

葱苔暗收滴露,织延阶锦被。 唧萤跃、明灭珠辉,抛起却缀兰芷。 画檐下、双双乳燕,芳栖正稳忙梳雉。 任空庭玉树,无声独勒经纬。 暗想当年,细摘竹实,那人梧桐里。 百千唤,终一回眸,瞬间身化彩翅。 也低翔、羽翎拂面,闻催久、迂吟忍对。 撷晶圆,弹入襟怀,渍红凝翠。 如今碌碌,束手尘埃,羞问白云意。 都换著,几回春夏,却老鬓霜,既负蘋花,又辜桃李。 追寻每每,登山临水,牧童见问鞭胡指。 教渔藮,旁里笑嘲死。 犹堪幸矣,未被风月消侵,换得皓心骄贵。 纱窗须闭,案上灯前,有素筝伴睡。 怕听见,野魂幽呓。 渭水清商,淮水清角,洛江清徵。 伤心玉宇,何时招惹,五行三界同鬼舞。泣神工,斧老争重砌。 奈何誓与山倾,瑰殒珠沉,铁成此志。 跋:本有絮怀,以入斯阕,但此三日一过,心绪全非,及续就之,竟已杂乱无章矣!原不欲示人,亦复思三日来,不知多少友朋,为他人事反目,因以自悼,亦悼人焉。漫忆曩赋《浣溪沙 花》而受审梅庄趣事,如今恍若隔世,噫!旧家国恨,册丹难罄;山河虽在,面目皆非。恰夜来难寐,竟重翻出寅恪先生传记,愈自恐年来学得之麻木不仁,尽被割断矣,不知又须多少时日,方能抚平心绪。以上不祥之词,诸朋略阅即可,胡言乱语,沾污诸君眼目耳。 注:跋为发六艺时付,及上菊斋,无删。

 


  好:)

他人已歌  发表于2001-09-17 08:22:39.0


 


  莺啼序最累人,还不在字数,四章连贯才好,一少此词连缀而来,竟无断绝处,可见功力。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9-18 04:09:43.0


 


菊菊褒奖太过,第四阕实心绪全非,情怀尽失,悲乎

姑苏一少  发表于2001-09-18 16:03:09.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