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醉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01-13 13:15:47.0


 

一提到醉就会有人马上联想到酒,就好象一看到醉里挑灯的名字就马上幻出一个醉醺醺,打着灯笼的夫子形象,其实,醉一词其涵义远非酒一物所能涵盖,醉里别有大乾坤。 酒对于醉来说,只是一种媒介的作用,只是人们通常大都假之于酒,醉之于心而已,书载,东坡醉后作草,觉酒气拂拂从十指间出。这拂拂而出的固然是酒气,却也是苏子的真率自然之气。物情唯有醉中真,人在醉后浑然忘我,毫无虚伪机心,也许除了赤子情怀,醉后真性便是人最为纯真的率性反应,想起了稼轩的 醉里疑是松来扶,以手推松曰,去。纵是醉人醉语,亦不失其傲骨气概。 醉风,醉月,醉文,有酒可醉,无酒亦醉,醉之妙乎在于一心系之。故也可称为意醉,情醉,文醉,趣醉。 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汝有几人。李煜的渔夫词勾出了江边钓者的闲趣意情,此境便真如醉翁云:意在山水之间耳!再如晋七贤之刘伶,日日醉酒,死便埋我,固是酒徒,但其醉之境意,又岂是生活在今世之人所能领悟的,在举世皆醉其独醒的情况下,放诞一醉恐怕是最好的避祸方法,但此举太为消极,不提也罢。意醉,醉山水,醉琴瑟,醉风月,这也正是“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亦如是”的心灵默契。 把酒多言愁。有碧云天,黄叶地的 相思泪,有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别离意,更有客愁乡梦乱如丝的游子情。亲情,友情,爱情,情之一字醉倒古今多少人。有愁何妨醉,但莫日日醉,醉一时是情醉,醉一日是酒醉,情醉可堪,酒醉无谅。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执江南清愁为盏,借盈盈月光入酒,十觞亦不醉,这便是情醉的余韵。 想象中,天子呼来不上朝的诗仙李白一手执笔,一手端酒,正欲酒尽笔落,忽然一个定格,沉吟许久,笔搁杯放,抛下“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两语后逍逍而去,相信此刻的谪仙人是酒未饮,心已醉,醉于崔文。正如今之人,看某书,看之深处,不觉潸潸泪下,此也是醉。虽无酒为媒,却有文为介,古人不常有:为文而浮一大白之语么,此是醉文还是文醉,究之便如道可道,非常道那般难理了,但文醉,其境却也非人人可悟的。 论趣醉,有老夫胸胆尚开张的豪迈;有我本清都山水郎的闲逸;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清狂;更有刘姥姥折得黄花插满头的老来趣,借酒助兴,把酒言欢,其乐融融,其趣也浓浓。 故醉之一词,涵义广泛,深邃,非酒醉一词可语之,今之人若一言以定之,是陋也!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