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孤独——无知的童年

绿洲  发表于2001-01-31 05:29:56.0


 

太阳升起来了,慷慨的穿过窗子射在大炕上躺着的孩子身上,孩子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环视着四周,矮小的草皮屋子,顶上不时的穿来老鼠的叫声,孩子也随着叫声,发出了伊咿呀呀的欢喜声,好似老鼠是陪伴她的朋友,太阳是她的暖炉样兴奋。。。 哇哇的哭声响起来,孩子的妈妈不知道跑去哪里了,这么狠心的将孩子独自舍给了冰冷的炕。好象是有什么东西在爬的声音,薄薄的门帘打着厚厚的补丁,被掀起了一个小角,一只手先摸索了进来,接着是另一只手,再就是瘦骨如柴的身子,不听使唤的腿,磨破了的膝盖,没有用的脚。。。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可能所有的东西都是没有用的吧,只有她的灵魂在炕上号哭着。。。泪泉涌般的涌向身体,已经汇成了海,汇成了宇宙。 艰难的攀缘着板凳,桌子爬上了大炕,赶快将孩子外婆买来的炼乳,颤抖的用水调的很稀很稀,放到孩子的口中,哭声止了。女人的泪却在流,在心上刻出了道道的血痕。她恨她自己。。。。。 孩子的外公顾不得那么多世俗的东西了,接走了自己心爱的女儿和外孙女。孩子变胖了,西西的一直在笑,眼睛忽闪忽闪的转着,酒窝深深的,笑的声音好甜。妈妈的病医好了,医生留下了这样一句话,送给了孩子的妈妈。切记不可动气,在瘫痪的话,你这一辈子也休想再站起来。 妈妈带着可爱的孩子来到了城里找爸爸,这才是她们可以依靠应该依靠的人啊。。。。。 冬天到了,厚厚的雪将一切冰冻了。孩子的爷爷,奶奶强硬的把美好的一切都变成了幻影,泡沫。女人在一次躺倒在炕上。外公再一次带走了外孙,却带不走自己执拗的女儿。一个瘫子,到了哪里都是累赘的,女人深深的刻在心里,倔强的自己生活着,爬来爬去的生活着,四周只有冰冷的屋子,在农活不忙的时候,女人的妹妹来侍侯一段时日,是她神仙的日子了。 孩子一天天长大了,会叫外公外婆了,总是象喜鹊一样叫喳喳的不停。她和姨们一起玩耍着,是这个家里的公主,是外公的心肝。会跑了,外公外婆的身体得到了充分的锻炼,一直追她跑个不停。 看到别人都是妈妈抱着的,孩子哭喊着要妈妈。妈妈来了。她却怯生生的躲在了外婆的身后。 “来,妈妈给你糖吃,妈妈抱。”女人颤抖着手举着一块奶糖。“快叫妈妈啊。”外公急切的有些激动。 哇的一声,孩子扑进了女人的怀抱。 母爱是永远的真理。一种血缘,一种知觉,一种电波。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是否耳鬓斯模。无形的爱,无形的语言,无形的空间。。。。。。。。。 窦娥冤虽是个传说,好似证明了老天的慧眼。也许是老天真的有眼吧。女人和孩子鬼使神差的被孩子父亲的领导留在了市里。使女人稍稍有了些平静,给了孩子完整的家,本该拥有的父亲,母亲。但却体会不到母亲内心的爱。她不能给她讲故事,她不能喂她吃饭,一切的一切。她只能深深的埋在心里,恨恨的恨身上的腿,恨没有了知觉的身体。孩子成了街坊邻居的宠儿,饿了有饭吃,冷了有衣穿,孤单了有人陪着玩。她总是幸福的笑着,笑着,看着妈妈也笑,她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走路,不喜欢她,不陪她玩。似乎也有些陌名的怨。 不等人的是时间,美丽女人最该怕的是苍老,但这个女人最怕的是哭,是笑,是热闹。别人哭时,她哭,别人笑时,她又笑又哭,别人热闹时,她似哭似笑,无论怎样最后都是昏厥晕倒。慢慢的孩子大了,三四岁的孩子似乎明白了妈妈为什么不和她玩,不陪她讲故事,不给她做花衣服。于是她终日的陪在妈妈的身边,陪着妈妈,陪着妈妈笑,陪着妈妈哭。无助的时候,跑到大街上,去拉叔叔婶婶回家陪妈妈说话,陪妈妈聊天,哄妈妈开心。孩子从来不远离家门。从来不敢大声的笑,从来不敢大声的哭。哭和笑都会招致妈妈的昏厥,她怕,她真的好怕。 别人家的孩子都去了托儿所,幼儿园。她仍旧每天守着妈妈。爸爸将好不容易积攒来的钱都拿上,背起了妈妈,拉着孩子,开始了寻医的里程。三个干瘦的影子,走遍了市里的所有的医院诊所。。。。 女人望着消瘦的丈夫, 每天在砖窑里工作的男人,死心了,从此不在寻医。。。。。。。。 孩子仍旧开心的笑着,眼前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仍旧天真的杂耍着。 她是众人的宠儿,是亲戚的宝贝,是大自然的娇子。 清秀洋溢的脸上充满了幸福,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走着无知的路。 在那无边的海岸线上,留下了她无知的脚印。。。。。。。。。。。。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