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神怪小说接龙——我抛块砖先(不要砸到人才好)

疏影残香  发表于2001-02-08 05:29:33.0


 

梦来了...... 冥迷的烟,冥迷的雨,这是何处?我是谁?恍惚有人在耳边说,“这是我见过最凄凉的月色”,我抬头,哪里有月亮呢,只见一片云雾蒙蒙。再低头,一柄银剑已穿心而过,并不痛,只是有些茫然,茫然间,那人微笑,隐隐的看不清面目。但只是那一笑,恍若花开。 惊醒...... 睁开眼睛,外面的阳光好是刺眼。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手表,下午三点。“该死的,”我低咒,没想到只是睡了一个午觉,差点误了事。起来梳洗打扮一番(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约会,但是我喜欢以完美的姿态见人),等到出门时,已经快四点了。冬天的太阳落的快,刚才还是灿烂,现在已经慵懒的斜挂在树梢,正抬头看时,忽然想起刚才好象做了一个梦,模糊的记不清细节了。“改天找本释梦的书来看”我暗想。有些时候,我多少有些迷信,没办法,天蝎座的特性,总是对神秘主义感兴趣。 到了约定的地方,楠已经在那里了,老友多时不见,自然是寒暄一阵。然后开始例行公事--逛商场。平日里大家都忙,连逛街时间也少,所以忘了从什么时候起,就聚会购物合二为一,既经济,又实惠。今天并不是假日,可是街上人很多,随处可见一对对的情侣。 “今天是情人节呢” “是啊,现在洋节过的很普遍了” “可是每年都是老套,玫瑰花,烛光餐,多没意思” “不过是商家借机赚钱罢了” 我和楠相视一笑,彼此都觉得自己是葡萄架底下的那只狐狸。仔细想想,象我们这一类的女孩子,可能从懂事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变老了。因为优秀,所以背了更多的压力,时刻要居于人前不可懈怠。有时候,自己都要偷懒放弃了,看看背后许多殷切的目光,又得重披战甲,杀开一条血路。所以说,我们其实是没有经过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的。看着现在那些八十年代生的女孩子快乐得没心没肺。心里多少是有些嫉妒,虽然打死我也不会说。 逛了没几家,天就完完全全的黑下来了。我们在街上随意的走着,也没了买东西的心思。我开始茫无目的地走神,也不是想事情,就是--好吧,我承认我在发呆。街上的人更多了,春风得意的小伙子拥着女朋友,姑娘的脸都是红通通的,不知是因为寒风还是玫瑰花的映衬。世界一片喜气洋洋,可是,这些与我无关。 “这是我见过最凄凉的月色” 谁?是谁在说话?哦,是楠,可是,这句话好熟悉啊......我立在人潮中,风嗡嗡的从脸上掠过,天地静止,时空错乱,我望着楠张合的嘴,目光穿过她,看到遥远的虚无中去—— ============================================================== 好了,我的开头写完了。我可是头一次写这种神怪小说,难免写得不伦不类,各位姐姐可不要笑话我啊。

 


接龙二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2-08 09:45:14.0


 

隐隐地又是那熟悉的面容一闪…… 他看着我,仿佛很远,但何以我能看到他的袖子慢慢拂向我的眼前。 我在哪里……这是哪里…… 一个影子飞快地向我撞过来,我惊叫一声向边上一躲,有人拉了我一把,一个踩单轮滑板的小孩子蹭着我的身子飞过去了,还不忘回头向我作个鬼脸。 “你怎么了?”楠白了我一眼,“整天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楠,最近我常常做梦。” 她叹了一声。 “做梦,是你这种人的天性。” 我斜眼过去看她:“你不是吗?” 我小学时侯就认识了楠,看起来乖乖的楠,细长的眼睛弯起来一笑的时侯,那张俏丽的瓜子脸,看起来就象只妖媚的狐。大学时她在外地,我写信给她便叫她小狐,而她也蛮喜欢这个名字,过节时寄卡回来,信上是缠绵的字:青儿好否?小狐颇思侬! 青儿,她这样叫我。 青儿,原来我在她眼里也是只狐。 “生下来,已是心比身先老。唯有作梦,打发时日。”她吟吟地说,狐媚般的弯起眼睛。 “我常梦到一个英俊的男人。”我笑。 “青儿,今天情人节,你别是……哈哈。” 有何不可,那男子那恍若花开的一笑,我情愿用三百年去换取。 心念一动,我拉着楠的手向书店走去。 “干嘛干嘛?真的要活到老学到老吗?” “那个梦太奇怪了,我去找找弗洛伊德的梦来看!” “不去。” “跟你绝交,”我威胁她:“一,二……” “西方的人能解透中国的梦吗?不如问我。”她狡黠地笑。 “楠?”我惊呼:“什么时侯学的这个?” 她哈哈大笑。 “走,我有个朋友特棒,带你去找他。” —————————————————— ——————————————————


接龙五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2-09 03:54:52.0


 

我看见了他。 斜倚在树边,手里一只长萧。他很专注,目光望着我,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清亮如萧声的目光穿透了我,不知落在何处。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容。 我的心渐渐舒缓,忘记了刚才的恐惧,不知不觉走近了他。 他清瘦,眼睛细长,皮肤很白,近乎透明。衣袂轻飘飘地挂在身上。看起来非常忧郁。我心里一惊。这样的容貌,这样的身影,同我的梦中一模一样。 萧声突然欢快,他的脸上慢慢绽开醉人的笑。清风吹动,衣袖欲舞。刚才的忧郁一扫而空,整个人象似变了,神采飞扬。那萧,仿佛和他溶于一体,更是他的魂魄,左右着他。 桃花般的面容,桃花般的微笑,桃花般的萧声。我脑海里一片绚烂的桃花。 久居城市,我根本很少看见自然开放的花朵,更不用说花海了。只能于每年春天去植物园,看看花看看草看看树。然而植物园里自然而生的花树也越来越少,盆景却多了起来。看见那些矫揉造作,刻意取悦的花木,我常常想起《病梅馆记》,心里不免有些悲凉。现代的都市,人都已经身不由己,为生机打拼。何况是花草?我一直相信花香也是有生命的,常常能听到它们在风中的切切私语,阳光下的懒懒酣声,月色中的淡淡笑容,受伤时的低低啜泣。同人一样,它们也有喜怒哀乐。 现在,我真真切切地闻到了浓郁的花香,看到一片浅红深红,如云如雾如霞的花的海洋,喧闹着,飞舞着,明媚如倾泻的阳光,快乐如天上的精灵。 我有些怔怔,四周一片静谧,才发现萧音已经停下了。 那只萧仍在他手上,而他,正低头看我,声音轻得仿佛是自言自语: “终于找到你了。” ============


接龙六

歌舒带刀  发表于2001-02-10 04:28:48.0


 

他将我拥在他怀里,我像个小孩般,他什么也不说,只用手轻抚着我的背,像许多年前母亲哄我入睡时那感觉。我说:“我在我最熟悉的路上迷了路,四周满是风沙尘土,我睁不开眼,喊不出声,听不见音,我走的时候,却发现被困在流沙里挪不开步,流沙一点点的淹没着我,我觉得有东西在沙里把我的双腿往下拉,我以为红尘的这场梦就此结束了,可是你还不出现,你不是注定要出现在我梦里的吗?我拼命挣扎,只想腾出点空间能看见你,看看注定要在我梦里出现的你是什么样子,可是我挣扎流沙陷得越快,而你还没出现,渐渐地,流沙淹到我的双眼了,我双眼一片漆黑,后来我听见有一种奇妙的声音召唤着我,我努力地挣开双眼,看见有一只蝴蝶从我眼前飞过,停留在我的头上,我想伸手去捉她时,才发现我已经动弹不得,我终于害怕起来,蝴蝶吻吻我的发际,扑腾绚丽的双翅划出一道美丽的轨迹离我而去……”。 我于是放声大哭。   “傻瓜。”他说道,“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我把头埋在你的胸前,双手紧紧绕着你的腰,闭着眼,我说:“你就是那只吻过我发际的蝴蝶吗?” 他轻轻低下头说:“你不看看我吗?”我说不,我说我想起了那只蝴蝶,他轻笑着说:“我是一只不会飞的蝴蝶。”抱着好久后,我缓缓张开双眼,未干的泪水令我的双眼模糊,朦胧中我抬头看见他的手心里躺着一只蝴蝶夹,栩栩如飞,我松开双手,伸手将那只蝴蝶拿过来,紧紧捏在手中,我说:“我把你抓紧了不放你飞。”他轻轻地吻着我说:“蝴蝶在夜里是找不到方向的。”他的双唇若有若无地触碰着我耳梢,令我想起了吻过我发际的那只蝴蝶。   “蝴蝶是朝生暮死的东西,   可是依然为它的色彩目眩神迷。   觉得生命所有的神秘与极美,   已在蜕变时张显了全部的答案。   就这样我活了下来……   只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 在他呢喃的轻声细语和浅浅的呼吸中我沉沉地睡去。 ……………… “醒醒。”我看见妈妈摇着我的身体悄声在我耳边说。 ……………… 在梦里醒来的时候,我真的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醒来的时候,有一只蝴蝶停在窗前不言不语,我的心一阵抽搐,那是他吗?我把手伸向它,摊开的手掌上,那一只栩栩如飞的蝴蝶夹是否是你在昨夜梦里遗落的?你曾经到过我的梦里吗?


  结尾————无式结尾~

无十三  发表于2001-02-20 08:47:32.0


 

第二天,路过那书店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力量驱使着我走了进去。 在角落古旧书堆之中,发现本线装的手抄本,似曾相识的味道。 午间,独自坐在食堂一贯那个靠窗的位置,将那已经发黄了的书页信手翻去。那书名依稀是《妖魔异闻录》。 蓦的,那熟悉的笑容出现在那残缺不全的一页水墨插图之上,我努力想分辨他的容貌。可是我能够认出的只有那笑容。 是夜,恍来一梦,清晰的犹如发生在身边。 “凄凉的月,漆黑的夜,一白一青两条灵狐飞奔在从山之间。一道电光从天降,作书生打扮的他用背对着她。冷冷的冒出一句:‘这是我见过的最凄凉的月色了’。我抬头,哪里有月亮呢,只见一片云雾蒙蒙。再低头,一柄银剑已穿心而过,并不痛,只是有些茫然,茫然间,那人微笑,隐隐的看不清面目。但只是那一笑,恍若花开。 ‘青儿,我不会让你独自上路的。’银光又一闪,倒下的并不是白狐。雷声一阵,大雨倾盆,白狐仰天而啸、、、、、、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