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立正 * 稍息

胖墩儿  发表于2001-02-09 13:18:49.0


 

壹: 立正 有时候想一想菊斋里有卫青青青这么个人也挺好的,满嘴风雅,别人拎着笼子去遛鸟,他却抱盆仙人球来挑刺,戴着两片小墨镜的天真样子好象王家卫客串起前清的小秀才。(和青青先生开个玩笑,每次看见你挑刺时选的头像就憋不住想笑,别生气哈) 打算给自已放个长假,因为不想低着头走路,怕走碎了数双鞋子后才发现身已不在归处。就象我从来不奢侈有爱,习惯了冷暖自知但不会忘记自已心里想要相报的彩虹,退而求其次,实在其实是因为菊斋里的好文章太多了,一时不敢再乱涂抹些什么怕被各位高人笑话。 不知什么时候起写东西时开始爱用长句子了,事先没有刻意,好象短一点的句子难能激扬文字,难能挥霍艳装骑驴的小小快感,如此,没有人打扰或自我感觉良好时,尚好象是没有让冗长中之中生处病处,但大部分时候尤其是这几天,我发现我不管是写自已的东西还是翻别人的东西所说的错话越来越多了,已经发出去的让我羞愧难当,正在写着的索兴全部扔到垃圾站里。 我也不知道我是在玩玩还是已经认了真,或者应该说好的文字毫不客气地教育了我,昨日之非我已无力去更改,只是打今儿个起我想尽量让说出去的话语句通顺,写出去的字没有错字,把猫画得就是猫了,而不是让观者叹出猫耶?虎耶?再去想想风格是怎么回事;把土豆丝切得看不见片儿更不要说是块了混在丝里头再去啄磨啄磨大厨的好菜是怎样吵出来的。所以,尽管我从来就不爱拍人马屁,尤其是广大干部的马屁,但我还是想诚诚恳恳的说一句,我喜欢看人淡如菊的《大醉侠》。 卫青青青是菊斋的一道风景,好不好看受不受欢迎都难得执著。有人揄扬在BBS里保持低调的人,板砖横飞,水枪四射,锄镐遍地,一切都显得与已无关,最后猥然享受鱼蚌之争的战利。我不敢说我爱国,但这样的人在一个国家里千万不要大批量的繁衍生产,我喜欢踏上地雷还要坚持按一下快门的男人,被这样的男人主乾坤是我这种弱女子活着的骄傲和自豪,我在BBS里从来就是想说什么就是什么,含糊其辞的灌水拍砖翻地不灌不拍不翻也罢,我不认为我这么做就不是淑女,用说话还要用罗帕掩口,欲嗔还遮来衡量一个生生不息的时代和妇女实在是太爷爷知道了都要生气的子孙的悲哀。 在因特网上生活的大部分人其实都是无比坦诚的,甚至不乏一个十来岁和大人一块儿聊天的小孩子,谁暗藏鬼胎谁就会活得痛苦,爱用文字抒怀的人应该更不会想让别人把自已当作作家来捧,不是么,可以给文字付酬的网址好象还少有出台,但每天不思昼夜在网上写字的人还是有增无减呀,这种魅力就其实是缘于交流和互相关注。好男人不会去禁锢一个女人的至情至性,好女人也不会用今天说别人漂亮,明天说别人好看来愚钝自已的思维。网上不妨多一些象卫青青青那样不顾别人白眼,见人就用仙人球盆子扣一下的人好了,我怕鬼,但却喜欢勇敢的人。可以在深更半夜犹豫再三才去点击讲“狐”的文章,但凌晨一时乍现的板砖精品实在是不能不让我眼亮心跃的。“最是这不温不火的一大拍,让我真好似醍湖灌顶”。(来自胖墩儿原创小小板砖,嘻) 奶油蛋糕吃腻了想换换咸鱼饼子,据说多食粗粮和鱼刺都可以让女子美容,尤其是天天上网如我的人,须务记提高警惕不要让自已沉溺在婉言软语的温柔乡里,有空不妨憋住气,被人开诚布公地拍两下,骂两句。嘿,和平年代没仗打,矛盾就是生产力,欢迎有的放矢者烧出小厉砖拍我,你拍一我拍二,有来无往非礼也。是女的,我把巴依老爷的书童嫁给她,是男的,我让胖墩儿的丫环去他府上倒插门。要是如此大礼尚不够回报的话,我把自已的V26减肥沙其晶全部倾仓相送得了。 贰:稍息 到柔软时间那里办完休学手续后,人淡如菊从她的花盆子底下抽出一本线装的《新华字典》,语重心长道,拿去吧,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写一个错字,可别怪我鱼刺都让你吃不得。94,俺大地主这样的亲戚能是你那穷棒子的巴依老爷认得的?*海沃滋用羽扇将帘子一挑,从她的小花轿里将半个脑袋探了出来。 唉,只是当时已惘然哟!城南一身白衣胜雪,还以为是杨康又跑出来“鬼”混遁世。我的口袋有三十三块,这样的窝实在没法搭上末来。颜色歪戴红领巾,斜背小军挎,我本想把电话号留给你,可是手机总在我那黄脸婆子身上带着,荷政猛于虎也--------。 姐姐,你要记住你自已说过的诺言,我都替你申请参加宠物协会啦,会员制可以享受九点八折待遇,我还是九点七折呢。水水个个笑嘻嘻地低头看着紫色水晶靴子里攒动喧哗的脚趾头。这小兔子,心事是透明的,鞋子也是透明的。世上哪有真爱?烟花的美丽也只是一瞬,不如在北望的夭夭里寻到“直八”二字,这就原味儿柘好,拿家存盘置之河之干兮! 如果说人的身上还有灵长类动物的某些遗风或习气的话,蓝玉从北京发来的传真已经让我领教到了鞭长可及的道理,择出飨尔:要不是我正在构思沉静逼着我写的《孙玉姣是怎样泡到潘必正的》,我非亲自去欢送你不可。 够了,写着写着就跑题,让我找2001用黄木扁担撵你咋的?正在埋头写着谁来爱我的那个小学生抬起头来,用当老学究时戴的680度镜片象酒瓶子底似的眼镜后的我已经看不大清楚他(她)眼神的眼睛来怒视着我(忍不住又过了个长句的瘾,会用标点符号的请邦我在该断的地方断开,嘻),以后不许你看俺的北望大片,俺是靠票房收入去将上网进行到底的,俺“花自已赚的钱”。 阿甘而已很另类地穿了一件黑色的韩国斗蓬,眼罩竟是浅藕荷色的,这DD笑起来总喜欢用嘻嘻也不稀奇了。他将一小握木枝和几片百合叶子一起用纶束了扔了过来,复又掏出一巴掌大红纸朗声读道,百合抗老好,寒枝健脑佳,若为康平故,请喝蒜蓉菊花茶。括号,如撇掉蒜蓉,则不利于感冒痊愈。括号括死。 嘿,都这么恨我烦我一起喊着让我走啊?我只是有些心烦,又不愿诉诸文字让大伙儿的眼睛跟着一起受累,发过好几回誓再也不上网了,到头来弄得跟没说一样,因此还是随心所欲是最好,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侥幸能活到六十岁,又刚好能拎得动笤帚,给菊斋扫地这活儿就还我干吧,能不在上网费之外花钱点击看大伙儿的好文章我已经知足了。 谨祝,菊斋吉祥。 其实很有意把坛子里的所有人名都弄进来一块儿热闹,怎奈认得的好象只有这些,下次再。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