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蓝玉日记》--立正稍息姊妹篇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2-10 06:50:27.0


 

这天,我正和疏香逛街,一块板砖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我头上,我眼里星星乱溅,差点儿没有晕晕过去。正要破口大骂,疏香拣起来,说“这是什么?”我一看原来不是砖头而是一本厚厚的日记,封面上写着《蓝玉日记》。“打开看看了。”“不好吧。”疏香有些犹豫。有什么关系了,我随手翻开一页。 2月8日 星期四 晴 早上我正做着美梦,就听见我的门就咣珰咣珰地摇晃起来。我吓得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直说地震了地震了。这时门口有人大喊“玉玉,出操了,还不快起!”原来是胖墩儿。 胖墩儿是菊斋的生活委员,就是负责打扫校园卫生,在出操时喊个稍息立正什么的。虽说是芝麻官,她可认真着呢,因为我总是迟到,她就每天不辞辛苦来喊我一同出操。 音乐声中,胖墩儿卖力地跟在水水个个同学曼妙的身姿后面挥舞着腰身,暂时顾不上维持秩序。我乐得闭着眼睛懒洋洋地摇头晃脑伸脖子伸胳膊伸腿儿。 正美呢,就听见校监卫青青青阴森森的声音,“蓝玉同学,你出列。” 我赶紧乖乖地走出了队伍。 卫校监铁青着脸,向上推了推他那副高深莫测的墨镜,这是他的招牌脸色,我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经常拿着教杆在学校里指指点点,同学们都很怕他。他拿出一本作业,“这是你写的?”我一看,是我前两天交的作业。“你这写得是什么,跟流水帐一样,毫无意义。拿回去重写。”风神在一旁幸灾乐祸。这小子,昨天还给他庆祝生日送蛋糕呢,今天就恩将仇报,我掏出我的小本本记下了这笔黑帐。“回去重写三遍,就这种水平,还想及格?”我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这时菊花校长走了过来,“青青青,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看蓝玉同学最近进步很快呢,她起点低,开始的要求不能太高了。这次作业我看还不错,就给个60分吧。”有点悲伤在边上只给我使眼色,我赶紧借坡下驴,“谢谢校长关心,我会努力的。”说完又偷偷看了看卫校监的脸色,他的脸更绿了。 上午头两堂课是学菊花校长的《江魅》。刚读完课文,就听教室后面“哇~~~~~~~~~~~~”一声,大家一回头,只见Lamses同学的两只眼睛变作了桃心的模样,鲜红欲滴,“喜欢啊~~~~~~我要嘛,菊菊校长,我要。”Lamses听说是校长的亲戚,所以说话总是娇娇的。 菊花的脸笑得跟朵花似的,原来校长也喜欢听好话。以后要学会这一招,没准可以提前毕业呢。“兰丝同学,你这种好学的精神很好。大家要向她学习,看到好的文章要多诵读,多记录,这样才能提高。” “可是兰同学,你的学习态度要端正了,你的作业拖拖拉拉好几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写完呢。” “我,我有些资料找不到了。”兰丝的桃心黯淡了。 接下来是园艺课。这门功课学得最好的是沉静同学。她平常就喜欢捣鼓些瓶瓶罐罐的,配个毒药啊,做些肥料什么的最拿手了。菊斋的花埔全靠她打理呢。只是她平常淡淡的,独来独往,不太同大家说话。人还是不错,有时候宿舍里闹些耗子蟑螂什么的,我就到她那里要些药,很灵的。(生病可是不能找她的,否则小命儿难保。)她有个助手风兮,我曾经也想尝试一下,可是菊花校长说我成天脏西西的,不够干净,作不了。气得我三天没有同她说话。 到中午了,我找胖儿去吃饭。 “我不去。”胖墩儿躺在床上,“我要开始减肥了。我弟弟xy2001刚从冬瓜村回来,待会儿过来看我,说是给我带来特效减肥药,他吃了效果很好。” “他说的话你也信,我看你这样很好,健康里。” “他是为我好,你看,我上学的费用还是他打工挣钱出的。” 我想起xy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的样子,想起他每次来都会给我带好多好吃的,又高兴起来,“嗯,那你等他吧。你既然减肥,好吃的就都留给我吧。” 我还没有到食堂,就听见人声鼎沸。“这里干什么呢?”我问身边的风百合。“你不知道啊?我小叔叔和小婶婶承包了咱们食堂呢,他手艺可好了,最善于做各种风味小菜。”风百合兴奋的小脸发光。我费尽全力气挤了进去,就发现原来菊斋食堂的大牌子不见了,原先的位置上挂着一块新匾,上书“城南饭馆”四个大字。匾下站着两个人(此处为了以后能继续在城南饭馆蹭吃蹭喝,删去对城南和暮看云来的外貌描写100字)。城南看见人越聚越多,就开始大做广告。 城南:“青花螃蟹……” 暮看云来:“占醋占姜!” 城南:“清酿园子……” 暮看云来:“有花有糖!” 城南:“包子碴子……” 暮看云来:“米饭面条!” 城南:“新茶咖啡……” 暮看云来:“免费供应!“ 城南:“这是我们的绝配……” 暮看云来:“也是我们的class!” 城南环住暮看云来的腰,暮看云来双手平伸,两个人以一个大鹏展翅的造型结束了此次宣传。 演出效果不错,风百合简直是崇拜了。大家迅速地排成一行,眼里全是包子饺子菜叶子,充满渴望的神情。我一看表,可不是嘛,比平常吃饭的时间整整晚了一个小时了。这时候给我喝粥我都会香得跟吃白玉翡翠珍珠汤似的。 下午照例是卫校监的说经。他在上面什么佛、魔、禅、道的滔滔不绝,我在下面象听天书一般,昏昏欲睡。弦月、落花风雨等同学认真地记着笔记。嗯,考试的时候借来抄抄好了。我放心睡去。 课间的时候,卫校监领进来两个新同学,一个叫歌舒带刀,一个叫无十三。 歌舒带刀被安排在我旁边,礼貌地冲我笑了笑。看样子好欺负,我心里暗暗盘算。 无十三的座位在阿甘而已的边上,一坐下,他就拿出厚厚的一叠稿纸,“卫校监,这是我这些天读经的体会,您帮忙看看。” 我心里这个气啊,这不是成心要我好看吗,我都好几天没有交了。果然,卫校监的寒光透过两片黑黑的镜片还是让我的脊梁发凉。我赶紧拿出小黑帐,给无十三记上了一笔。 下了课,胖儿告诉我,晚上要和水水看《狐曲》去。让我替她们点卯。“小心狐狸摄了你们的魂去,又逃课。”我狠狠地,“没听说学校正闹鬼呢吗?”胖墩儿嘿嘿嘿地坏笑在我眼里就象一只可鞠的胖狐狸。 我在菊斋的坛子里瞎转了一会,看了会儿逸云轩主和桃花仙人下棋,他们也不理我。太阳下山了,我渐渐觉得阴风阵阵,鬼影飘飘。正好有人经过,我赶紧大声招呼:“同学,好啊!”为自己壮胆。前面的人渐渐走近,原来是颜色同学,他冲我阴沉地一笑,“是叫我吗?我可没有时间,我要赶着去选校园明星呢。”我更加毛骨悚然,飞一般地奔向教室。 一进教室,好多人啊。晚自习一向是黄木老师负责,黄老师脾气很好,所以同学们都不怕他。课堂上总是很热闹,时不时有同学捣乱。好在他对我还算不错,所以我一般还比较乖。有几个外校的学生胡子和TOM正嬉皮笑脸地追着阿甘和鸟儿到处乱跑。黄木老师无奈地在一旁看着。这边菊花校长正和爱城的技术人员753商量更新校舍的事,看来就快有新房子住了。风百合一定是刚从城南饭馆回来,不知又偷吃了什么好东东,满脸红光地冲着无端傻笑。流落同往常一样,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心然搭讪。醉里挑灯看来又喝多了,趴在桌上睡觉呢。只有小海一个人蔫蔫地座在角落里,头上的花都耷拉下来了。“小海怎么了?”我问。只见小海愁眉苦脸地一举手里的步步高,“股市又跌了耶~~!” 我东张西望,黄木问,“蓝玉同学,你找什么呢?” “疏影残香、疏影、谢青青他们去哪里了?” “今天是他们课外小组活动。” 横,又给好学生开小灶。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不看书了。我抱着书坐到明月如许边上,开始同她东拉西扯。 睡觉前接到通知,明天有个什么学校的什么教授北望要来学校参观,菊花校长和卫校监让我们早点到校,作好准备。这个该死的什么北望,其实是经常来的。只不过他懂什么经济,可以帮菊花拉点儿赞助什么的,每次就隆重的不得了,害得我又不能睡懒觉。不过一想到胖墩儿比我还惨,还要打扫卫生,我又躲在被窝里偷偷的笑了。 “这写得是什么呀,我看这个蓝玉一定是学校里的捣乱分子。学习又不好,又小心眼,又笨又懒。扔了算了。” “别呀,我看挺有意思呢。”疏香急忙抢了过去。 “你是优秀分子,大概觉得新鲜。给你吧,拿回疏香阁慢慢看好了。” 疏香如获至宝,“我不逛了,回疏香阁。” “好吧。”我同情地看着她,“小心别受毒害了。” “88!” “886!” 我们就这样在街上分手了。 ================= 本故事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