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颓废主义一

颜色  发表于2000-12-30 16:50:49.0


 

什么是颓废?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宁愿想一点比较实际的东西,比如酒、比如女人。 酒可以买到,女人也可以。 如果再深入一些你就会发现其实没什么是买不到的——既然现在 什么都有得卖。 但是可以买到的酒与可以买到的女人却有些不同。 买到的酒就握在你手里,你可以喝可以倒可以随你怎样,立刻砸 了也没问题;可以买到的女人她只会与你调情做爱,也许遇到质 量不错的还会捎带一点浪叫给你。但相信我,这只是为了让你下 一次的光顾作的打算。 所以准确的说我买到的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生动的玩偶,供性专用。 从这个观点出发,至今为止,我还没有买到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女 人。 于是我便没有属于自己的女人。 我喜欢喝酒偶尔也会嫖妓,再若有空就约上几个朋友烂赌一场。 如此这般照样不孤独。 过的就是没有拘束的日子,孤独不是钱的对手。 其实我的样子不算太丑,甚至可以算作英俊。我还年轻也有钱。 但身为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女人。 但是我有一个固定的玩偶——活生生的住在我的另一间公寓里。 她叫菲菲。我不知道她的真名也不打算知道。 包下她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曾偎在我身边说了一句很触动我的 话。 她说,其实你长得不错,就是颓废了点。 说这话时她正抽烟,面无表情仿佛不是我在嫖她而是我刚被她嫖 过一样。所以事后我丢了一叠钞票给她说,跟我。 在这之前我没有想过会为一句话而包下一个女人,不过也无所谓 ,反正已经做了。 如果你有过很多钱就会知道钱多到一定程度你就会失去对它的敏 感。这种感觉就象一个人只要是男人才会在意女人的乳房反之则 无所谓了。 菲菲对房事无动于衷,我更喜欢把她比喻成一块木头。我知道她 已经做过两年的妓女,不过我对性的要求并不苛刻,我更喜欢与 她聊天。 “菲菲你说怎样才可以让一个女人爱上我?” “这有前提,你得也爱她,真正的。” “这么简单?” “爱一个人并不容易。” 似懂非懂。 “你寂寞了?” “有可能。” 我不喜欢为自己辩护。在很多人眼里我不是个好人,就当我是坏 人吧。其实我真的很坏。你听过地头蛇吧,我就是,而且是非常 地道。 我没有打人的习惯,但不是说我不打人,恰恰相反被我打的人不 在少数。 问题就在于——如果打人不用自己出手算不算自己打的? 打架是一件很俗气的事,但是能点上一支烟在小车里指挥就是一 种境界。 做到这点并不难,只要你有钱——现在一只右手的市价是五千人 民币,左手可以副品赠送。一条命也就三四万。 贱得很。 待续。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