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转凤栖梧<<寂寞青烟>>

卫青青青  发表于2001-03-21 11:21:54.0


 

————给所有痛并快乐者的朋友 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不会有任何结局,光阴流转中,一切过程我们都已了若指掌、 心如明镜。因此,当所有尖锐的语言从别人口中或脸上流出,便都化成了某种可笑的思绪而 丧失了原有的锋利。 脸上带着冷漠,心底却狂笑、冷笑与惨笑。曾经有过的伤害与痛苦其实并不存在,它们 只是在幻境中由自我制造并刻意渲染的一种情绪;只是为了让自己从冷漠与麻木中沉浸到那 种凄美而卑劣的悲剧气氛里去而刻意制造的可耻心境。 原来,早应对爱情死心、对友谊绝望;原来,光阴的流逝中,无尽的变幻才是真正的永 恒。沧桑岁月里,习惯了受伤的我们带着满心创痛和一身伤痕怀抱最后一丝希望准备接受又 一次伤害。   在所有的过程中我们都用讽嘲的眼光审视自己,别人眼里我们是疯子是白痴是痞子是流 氓,在现实中虚幻着飘泊万里,但在幻境中我们无比真实并将永远真实。 从天堂的光影里跌落到地狱的烈火中——不,那不是地狱,那是另一个天堂,燃烧着地 狱之火的天堂。而天堂,或许也只是另一个闪烁着天堂之光的地狱。 幻境中,我们在生存与死亡之间、光明与黑暗之间永恒地流浪着;幻境中,我们拒绝 “异类”的称号。 或许发生过的一切与未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同,它们同样存在于幻境中。无论我们 如何试图改变结局,过程也早已注定。   不要羡慕我拔剑的潇洒,那是一种无奈;不要追随我长歌的激昂,那是一种无奈;不要 崇尚我怒啸的悲壮,那只是一种,无奈。 看啊,我写着诗我唱着歌我喝着酒最后我沧桑地哭,曾经的岁月曾经的风霜已经让我苍 老而疲惫不堪。最后的夜晚,最后的风尘岁月,抚着手中生锈的剑,我欲哭无泪。 “秋风吹干铜驼泪,暮雨洒尽宝剑烟。”我写下这些句子也许只是为了一声无助的叹 息。其实宝剑是没有烟的,但这里是幻境,一切可能都是被允许的。 幻境中,且把你我的不平,化作那三尺青锋上寂寞的轻烟。

 


凤栖梧这篇文笔老到,怎么没有人看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23 09:11:35.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