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旗>>支持个人>>这么笨蛋

 主题:时间里的春天(自言自语)

这么  发表于2002-04-25 12:02:05.0


 

一 你快过来,我们一起去钓鱼。什么钓鱼,没那个耐心,不去。胖子一个人去钓,我们俩可以在旁边聊天,坐在草地上,想想看,阳光那么好,还带着我家的笨笨,对了,你不是要看看笨笨长啥样吗?好吧,好吧,我这就起床。天呐,你!给你三十分钟时间,我们在车站等。哪个车站?工大啊,工大南门。 放下电话,正过身子,向上仰视,这个天花板十分面熟,洁白,稍有裂纹,视线前倾四十五度,有个黑色的电灯挂钩,挂钩下端联着一条红色细绳,绳的末端是只刻有心经的铜铃。“观自在菩萨,行深波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那是在西安,大雁塔下,那个卖铜铃的女人有着一张表情空洞的脸,她的嘴不停地向你开合,象一个风口,她的铜铃,大大小小,排成整齐的两行,在风中叮叮当当地响。 如果某段时间内,经常在不同的床上醒来,你可能会象我一样,在夜里没完没了地做一个同样的梦,梦中你醒着,仰面躺在床上,冲着漆黑的天花板,绞尽脑汁地想,我在哪里?想啊想,忽然恍然大悟,准备拉开灯看一看房间里的布置,这样一切就会明嘹。可是你摸来摸去,怎么也找不着灯绳,它就不在那里,哪儿也不在,最后你一急,就真的醒了,仰面躺在床上,睁开眼,发现房间里一片漆黑。于是你又开始认真地想:现在,我在哪里? “你在家里。”是的,这一次,“我在家里”,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舒适的家,一切很好,被子温暖,枕头松软,阳光很好.....已经照到了脸上。几点钟了?天呐天呐,怎么会是十点半?你想起了等在车站那二人一狗的恼怒神情,吓得一跃而起。 “你现在到了哪里?”“我在车上,堵车。”该死的8210,偏偏不带汉字联想,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敲拼音,累死人。你埋头嘀咕着,在短消息的最后一个字后面,加上一个歪头的笑脸。为什么胖子喜欢钓鱼?听说喜欢钓鱼的人都很有耐心,怪不得会将她追到手,1994....2002,赫赫,八年啊,八年的时间,什么事不能够成功?恋爱、结婚、生育、离婚,可以从容不迫地演过一遍,章子怡可以成功地替代了巩俐,中国可以成功地加入世贸,VG可以成功地进入千家万户,你怎么不可以成功地变成了一个自得其乐的老女人? 要有耐心,对,那个圣洋鬼子保罗说,爱是恒久忍耐,又能恩慈.....你跳下车,点头哈腰,满怀鬼胎,满脸堆笑,一把抱住.....这条小狗!好可爱啊!啧啧,跟阿姨握个手,阿姨迟到啦,等急了吗?告诉你爸你妈,不要生气。行了行了,别把我家笨笨吓着,真是受不了你。呵呵,你们带这么多包做什么?渔具、吃的喝的、卷纸、刚才等你时买的衣服,喏喏,还有你的刀。太好啦,多谢多谢,刀也让胖子拎着吧,我来牵笨笨,咦,我说你家这狗怎么一声不吭?不会是哑巴吧? 二 快上车!胖子先行一步,夹在两只鼓曩曩的大包中挤上31路,你和她和狗紧紧跟上。 这车怎么恁挤呀? 出了城郊就有位子了。 嗯,你们钓鱼要交钱吗? 当然,一次十块。 你打量车窗外。无数次长长短短的旅途,你的习惯是双目圆睁,紧盯窗外,不肯错过半片风景。你看到窗外的一切,瞬息万变,你感到时间象蛇一样,从你紧紧并拢的双腿之上,缓慢溜过去,冰凉软滑,鼻端飘来淡淡的腥气。你知道怎样才能够不浪费时间,那就是在时间面前静坐不语,互相瞪视。除此之外,毫无办法。 你看到窗外的景色渐渐变化,房屋越来越矮小破败,树和农田越来越多,到处是大片的油菜花。太阳正当午,有人走在田埂上,单穿着背心。还有狗和孩子,蹲在屋檐下,懒洋洋地打着呵欠。一只母鸡猛地冲到了马路中间,惊恐地看着迎面而来的车子,呆了一呆后,拍着翅膀,咯咯叫地飞快逃开。 有位子了,你快坐。 有两个呢,我们一起坐。 今天是不是很热啊? 废话,谁叫你穿得象打摆子一样! 人家本来就感冒了嘛!真是的。鼻子又不通气了,你捞出大背包里的纸巾,开始狠狠地擤鼻子,呼拉呼拉,真是没出息,在北方才呆了多久,回家就不适应气候?对了,北方的春天真的和这边很不一样呢,风大沙大,刮起沙尘暴来,满天都变成灰黄,根本不能出门,满头满脸每个毛孔里都是沙。而且,那边的花开得晚,柳树都长得横七竖八的,体态一点都不温柔。那水呀,又脏又臭,知道护城河吗?听说有一次,早上晨练的人到边上一瞧,发现里面,你猜里面有什么?猜不出吧,是飘满了用过的卫生巾! 你说着说着,突然开始怀念起北方,于是沉默了。 脚边有什么东西在拱动,你低下头,看见笨笨的黑眼珠,一错不错地盯着你,又忍不住咧嘴而笑。 到了到了,胖子依旧一马当先,带领你们下车。你跳下来,左右看看,一声尖叫:“桃花!桃花!”你跳着脚,双手齐挥,又笑又叫,很象是见着了偶像的少女歌迷,弄得路边行人纷纷向你看。 那些桃花,的确很美。它们远远的,三五成群地站在田野里,娇艳而安静,有的淡红,象一片静止的霞光;有的深红,象簇簇燃烧的火苗。它们单是站在那里,就站成了一个春天。你有多久没看到过桃花了?难怪那些人会瞪着你莫名其妙,他们怎会知道,在你的字典里,桃花就是春天,春天就是桃花,永远重叠在一起,如此确切,不容置疑。 阳光照得天空明亮刺目,你们慢慢走着,三个人,一条狗。你退后几步,看着前面的背影。他和她,肩膀挨着肩膀,小狗圆乎乎的小身子,颠颠地跟在他们的脚后,田间小径、金黄的花朵、晴好的天气......这一切。你发现自己是如此地爱着他们,不仅是爱两位相识近十年的老朋友,也爱上此刻,他们所展现出的一种情境,一种生活模型。 你俩把报纸铺开,坐着聊天,我去那边钓鱼了,看好狗,别乱跑,饿了包里有吃的。胖子越来越罗嗦,是不是成了家的男人都这样? 知道啦,知道啦,你好烦!她越来越不温柔,是不是成了家的女人也都这样?你窃笑着,把打开的烟盒递给她。不,我现在不怎么抽烟了。真的不抽?抽一根吧,呆坐着这么无聊.....你不怀好意地继续引诱,她犹犹豫豫地伸出手,你成功了。 三 你们并排坐在草地上,叼着烟,七扯八拉,断断续续地闲聊,象很久前的很多次那样。 又过去了一堆时间。因为太阳在拉长你们的影子,因为你们脱下衣服又不得不穿上,因为烟盒渐渐变空。 你带表了没有?带表做什么?看时间啊。笨蛋,手机上不是有时间吗?是的,你忘了。可是,如果没有表,没有手机,用什么来测量时间的长度呢?也许可以用手中的烟,一枝烟可以抽多长时间?以你的速度,快的话一分零十五秒,慢的话两分零二秒,平均每枝烟一分零三十八点五秒,如果能够这样准确地看到,时间在你的手中变成灰烬,你是否会不再为时间的无可捉摸而感到恐慌? 你看笨笨在做什么? 它好象想跳到土坑里。 那个坑,怎么看起来象是水泥地? 不会吧.....天啊,拦住它! 小狗笨笨,以轻松自如的姿态,自信万分地跳入了发着灰白光泽的土坑,水花四溅,转眼间水面上只剩下个拼命昂起的脑袋,它惊慌失措地刨啊刨,游到了土坑对面,发现无处登陆,又扑通扑通地刨将回来,她扑过去,抓住狗项圈将它拎上岸,你跟在后面,忍不住哈哈大笑。 怎么这样臭哇?她皱着鼻子。小狗浑身滴水,毛全贴在身上,呜咽着偎向你们的脚边。你看到胖子气急败坏地奔过来,手中抓着一只鱼食罐。 你们怎么搞的!让它掉进粪坑里!天啊!难怪这么臭!你和她同时向后跳开,她顺脚将它踢给了胖子。胖子用两根手指揪住它的脖子,拎到鱼潭边,挥手扔进了水里。每当它挣扎上岸,他又按住它的脑袋,把它塞回去。 你会把它淹死的!你大叫。还没洗干净!胖子头也不回,专注地盯着水面。 终于一切结束,连人带狗,重新安静下来,已经过了半个多时辰。胖子换了个方位继续钓鱼,笨笨缩在你的脚下打哆嗦,不时地抖一抖毛。你和她坐着,继续胡扯。 想不到这小笨蛋,竟然如此英勇地跳进粪坑里。 不足为奇,它社会历练太少。那个粪坑,看上去的确很象水泥地。 它年纪太小,还不知道江湖险恶。 是啊,狗在江湖飘,迟早挨粪浇。 没有掉进过粪坑的狗,是永远不会真正成熟地。 哎,你说,咱俩无聊不无聊啊? 四 这四周有厕所吗?好象没有。真的没有?你上农民家去好了。我不去,他们的厕所肯定脏死了。那怎么办?你以前跟胖子来这里是怎么解决的?我不喝水。呸!我真的想上厕所了。那油菜花田吧,蹲下去没人看得见。不行,我害怕。那你忍到回家,哈哈。那你得给我放哨。好吧好吧。 咦,现在的油菜花怎么个子这样矮?胡说,油菜花就这么高。真的,以前我上学的时候,校门外有一片油菜田,走在里面,象在小树林里一样。那时你几岁?我上初中的时候啊。那时你有现在这样的大高个?好象,没有吧。 我就站这儿给你看着,你再往里钻一点。 现在你能看得见我吗? 看到一半身子,你蹲下去就行了。 现在呢? 看到半个头! 你紧张地蹲在油菜花田里,向四周打量,看不见什么,除了满眼摇晃着的花。你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高中时的一次春游,你蹲在油菜花田里,只露出一张脸,让班上的男生帮你照了好几张像。那个男生,据说校里有好几个女孩同时喜欢上了他。 金黄细碎的花瓣簇簇地往你头发、衣服上落,蜜蜂嗡嗡地在花间撞来撞去,你并不害怕,只要不去惹它们,它们根本不会叮你。有股很浓的清香,你的鼻子看来还不是塞得太严实。还有点凉,风从远山,从水面,从任何一个遥远你所不知道的地方吹来,穿过密密麻麻的黄花绿叶,吹到你的身上,裸露的皮肤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这一刻,你神志有点恍惚。 你大踏步走了回来,心情特别的好。当然,你最近心情一直都不错,你张开双臂,向着她,向着天空大喊:春天啊,多美好!享受春天,享受生活!walala!她带着包容而又无奈的笑容,冲你摇摇头。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爱哭,爱发脾气撒娇,爱跟你悄悄诉说心事的女孩,面对你的时候,会有了这样的笑容? 五 你、她,以及笨笨,围住胖子身边的鱼兜,向里面伸头探脑。 钓到几条鱼? 还早,才七条,都很小。 快五点啦! 要不你们带着笨笨先回去,正好去买点饺皮,晚上我们包饺子吃。 那鱼呢? 烧了作下酒菜呗。我再钓几条大点的上来。 胖子稳坐钓鱼台,你和她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晚上就在我们家吃饺子,你手艺最好,你来包。 好哇,我喜欢吃荠菜馅,要不挖点荠菜回去? 你认得荠菜吗? 开了花我就认识。 可是开了花的,就不能吃了呀。 那还是算了。 怎样才能留住一个春天?你在想,无论什么事物,如果能够清醒地意识到,它在你心里留下的痕迹,它就会永远属于你,只到你死去的那天为止。一个春天,一段往事,一个人,甚至是一种情感。没有什么东西会为你停留,包括记忆有一天也会模糊,所以,现下能够感受到的,就是永远。不对,好象有点自相矛盾,得换种方式说:只需感受,不必在乎它是否会停留?如斯,尽力投入就变成了一种最有效的疏离,如同榨干一只橙子的汁液,再将橙子本身扔掉,而喝下去的橙汁也终会排泄一空。那么,你可以跟一个人亲密交往,只是预备有朝一日会将他忘掉;在别人都忙碌的日子里,无所事事坐在自家的阳台上发楞,只是为了体会这一段时间曾经存在......你是这样纠缠不清! 喂,喂!在想什么?眼睛都直了? 我.....我在想,榆钱和嫩柳条,还有油菜杆儿,都能吃。 饿疯了你!呸!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