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赵氏族谱网>>小憩驿站

 主题:怪医华少敏  作者:全勇先

赵永红  发表于2013-12-30 14:55:17.0


 

怪医华少敏 作者:全勇先 我生日那天,一个朋友跟我说,咱们新华联小区来了个奇人。我说怎么个奇法,她说她妈妈驼了几十年背,让一个人按了几天就给按好了,她现在看到她妈妈直腰走路的样子,特别不习惯。另外,她妈妈的重病开始见好,一天一个变化。我知道我这个朋友的母亲,做过手术和化疗。 我也是闯荡江湖的人,各种神人见得多了,哪能那么容易就相信了。不过我这个朋友是个非常严慎聪明的人,她郑重跟我说的话,我觉得还是要去看看,毕竟下楼就是嘛。 我当天下午就去那家按摩店了,门面不大,在新华联北区的东门,上写“华少敏中医按摩”几个大字。这个人说话陕西口音,长得特别像旧版人民币上的炼钢工人。壮实有力,方头圆眼。看着朴素实在。一问,他叫华少敏,小店才开业二十天。按他自己的话说,他从前在西安咸阳,平时就是给亲戚朋友,乡里乡亲看看病,挂牌营业是头一次,也就是说是一“刚出山”的人。 他来北京的缘份是因为偶然之中,把现在这个房东十几年的偏头痛治好了。所以房东强烈要求他来北京开个店。 我问了问他按摩的手法,他说是古时候从印度传到西藏,然后到了内地,数世单传。至今为止,世界上只有他,他师傅,他哥哥,三个人会。我说那你给我治治吧,我没啥大病,但小毛病不少。他让我躺下,伸手摸了摸我的肋骨,手劲很轻,根本没太用力,但我一下子痛得差点叫出声来。那种又酸,又麻,又痒,又痛的感觉,前所未有。我知道这人肯定是有些功夫。因为他伸手摸的地方,都是我痛的地方。他说:你知道你为什么酸痛难忍吗?因为你身上的有很重的寒气。他说我给你调整几天,你就知道厉害了。我当时觉得既然是个有功夫的人,那就试试吧。一试就是十天。这期间,身体上经历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变化。我如实记录下来。 华少敏治病的方法很怪,他让你躺着不动,他自己叼着烟,眯着眼睛,开着玩笑,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隔半个小时过来鼓捣你几下,不厌其烦地问你有什么感觉,有什么反应。我本来就是个感觉迟钝的人,每次回答都说是没啥,和平时一样。但那天他按过我的肚子后,到里面给别的病人按去了。我隐约感到有一个无形的重物压在肚子上,脚底下湿凉湿凉。我也没太在意。有时候身体又会变得温热。第二天的时候,晚上回家,感觉脚底冒凉风,然后半夜出汗,身体明显有不适感。我问他这是为什么,他说这叫“退病”,是好征兆。 第四天的时候,他在我尾骨上按了一会儿,就走了。我感觉他像在我裤子里塞了个冰块,冰凉冰凉,一会儿,那种感觉到了两条腿上,像伸到病窖里一样。这回,他笑呵呵地说,今天给你来点厉害的。然后他让屋里的人围着我看。我脊梁上有一个硬硬的骨头包,已经好多年了,常年伏案,让我一直有些驼背。他就在我后背上用手掌并不用力地砸了十几下,我却感觉他是拿着大汽锤在砸我,震得我头痛欲裂。砸完了,我伸手一摸,那包没有了,一照镜子,人一下挺拔了许多。原来肩部僵硬的肌肉,全都松开了。我从去年开始膝盖酸痛,盘不上腿,或者蹲地下站不起来的(当时以为是缺钙,但华师认为是寒气入骨所致),这回,居然能马上双盘了。我当时和周围的几个人都目瞪口呆,感到完全不可思议。我说你这是气功吗,他说当然不是。我说那是中医吗?他说贴点边儿。我说那到底是什么呢?他说没什么,就是把你经络打开了,你接着往下体验。还有惊喜送给你呢。 当天晚上,我拉着他喝酒。两个人喝了一瓶五十三度白酒。讲经盘道,谈得非常开心。我说不管你叫华大夫了,按你们西安叫法,叫你‘华师“得了。 华师认为,世上万事万物都有关联。人体的经络跟互联网一样,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一部份。 他还说,现在怪病和绝症很多,是与天地的运行有关。拉尼娜现象,厄尔尼诺现象,北极和喜马拉雅山的冰川融化,都会在一些特定的人身上产生相应的病变。 他还说现在人的许多病都跟空调有关。因为该出汗的时候不出汗,该冷的时候不冷,都是许多重症的根本原因。 他认为经络不通,是百病之源。通则不痛,痛则不通。经络学是中医对人类世界最伟大的贡献之一。 我和华师一唠就是半宿。还好,他居然看过我的两部电视剧。互为粉丝,所以天南地北的,有得聊。 …… 第七天,我的头开始晕乎乎的,身体特别疲惫。华大夫说这是因为你气血通了,冲击你的头部所致,不要管它。 接下来的治疗,我身体的反应开始变得格外敏感。有一次,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沿中央线,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冰凉的,一半是温热的。 第十天,他开玩笑说我今天要送你份礼物。他说通了十天的经络,我现在终于可以敢在你的肝区下手了。我有脂肪肝,又因为头天喝酒,一直胀乎乎的难受。他伸手按了十几下,也就十几秒钟的时间,肝区马上就舒服了。什么叫手到病除!你一下子就明白了。 我的右肾,平时一敲击,里面就酸痛,已经好些年了。他每天拍了几下,就再也没痛过。 这时候他再敲打我的全身,那种酸痛难忍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他开玩笑说你可以毕业了,明天再来一天。如果你还想来,我就拿大棒子给你抡出去。 中午的时候,有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来了。奶奶和妈妈带着来的。这孩子胸骨畸型,胸前支出一块骨头,挺大的一个包。医院说等长大了要动手术才行。华师笑了笑,说你认识我,不就不用动这一刀了嘛。 华师让那孩子躺在床上,按了十几分钟,眼瞅着孩子胸前的鼓包消了一大半。他说再来几天,你就该干嘛干嘛去吧。孩子的母亲和奶奶当时全都傻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这十天的治疗里,我看到一些奇迹发生。自己感觉脱胎换骨了一般。 有一个四年来抬不起胳膊的七十四岁老人,治了四次,两手就高高举过头顶,还让我们给她鼓掌。另外有一个强直性脊髓炎的姑娘,马上就要痊愈了。居然到目前只治了十九次,就有很神奇的效果。她有病兆的关节依次肿了一次,再就风平浪静了。按华师的说法,她也没几天就会被他拿棒子抡出去了。 华师这个人爱开玩笑,心直口快,现在这社会,你很难看到他这么率真的人了。有时候病人不听话,回家受了凉,或者胡乱吃激素,他就会大发脾气,替病人着急上火。有时候人家进来问他什么病什么病能不能治,他一点也不会谦虚。直直地告诉人家:我只能告诉你,你没有走错门! 华师不会掩饰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真人。有一次我亲耳听到他对一位风湿性关节炎,骨节严重变形,还有麦管炎的老太太说:我的妈呀,你知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是股死老鼠味啊(够实在的吧。您听过这么说话的吗?) 他说我就是这样子,自己曾经因为张狂和口无遮拦,以前经常被师傅罚跪,所以下跪姿势很专业。 华师对老人是真好。病人来了,床位不够,可以躺他睡觉的床。有些老人身子不方便,他抱着,搂着,逗老人开心,像对待亲生父母一样。没有菩萨心肠的人,怎么能会这么做。 华师这人还有个规矩,他从来不接患者递过来的钱,别人一拿诊费,他就说你放在桌子上吧。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有一次一个病人太高兴了,治完了居然忘了给钱,告了别就走了,后来那女士回家后想起来了,怎么都不是滋味,又特意跑回来送钱。华师呵呵一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我第二次请他喝酒,三个人喝了两大瓶牛栏山二锅头。我心里清楚他被患者口口相传,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大火的。借着酒劲,我跟他说,你这手法,用不了多久,就会红遍北京了。但请求那时候不要涨价,不要专给达官贵人们看病。我说你这个诊所,应该永远让穷人也能走进来。华师的眼中,掠过一丝感动。他说我向你承诺,将来患者多了,我只会降价,不会涨价,我和师傅的愿望就是让有病的人解除痛苦。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一下子庄重起来。我知道他说的是心里话。 写这篇博的时候,我还思想斗争了一下。这么不可思议的人和事如实写出来,会有人相信吗?“直罗锅”和“手到病除”,不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吗?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人家不认为你是医托儿才怪呢。 是好的东西,有善的发心,一定会被人们所接受。我想想,还是把它如实写出来。做为对华少敏先生的感谢。同时也为一些有缘人提供一些信息。这也叫广结善缘吧。 给病痛中的有缘人附个地址,希望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在你们身上也会发生。他的地址:北京通州新华联北区东门华少敏中医按摩(轻轨果园站下车往回走二百米)预约电话010-81557332 (加注:电话等信息陈旧,已经换地方了)

 


推荐一个怪医:华少敏  作者:云游

赵永红  发表于2013-12-30 14:59:46.0


 

推荐一个怪医:华少敏 (2012-01-06 13:21:18) 在一个认识人的帖子里,了解到华少敏老师的信息,非常感谢:)感谢这位朋友的推荐,也感谢华少敏老师带给来的变化,体会到“站直”是怎么回事 这是在论坛里收集到的一个关于华少敏老师的信心 http://forum.book.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2362350&page=1 原本以为是一个按摩地方,去了之后,才知道是真正的治疗 现在,已经在那儿做了六七次了,每次感受都不同,举两个例子:第二天,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展,以前跳民族舞的时候也没感到如此的舒展;第五天的时候,腰椎的位置周围感觉酸痛,治疗结束出来的时候,突然觉得很神奇,感觉到自己站直了,以前朋友曾提议说,吃饭的桌子矮,一点都没觉得,那天回家之后吃饭的时候真真切切感受到朋友在我家吃饭所体会到的那种不舒适(在此表示歉意,呵呵); 其他的和上面的帖子里提到的就比较相似了,有些细节不同,每个人都会有个体表现的不同,但结果是大家的身体恢复的很好,真的是非常感谢华师。 现在华师的工作室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上京新航线311楼2单元101室 (加注:电话等信息陈旧,已经换地方了) 联系电话:64190156


求医记 (2010-03-04 11:30:35) 作者 老财土炕

赵永红  发表于2014-04-29 10:20:47.0


 

求医记 (2010-03-04 11:30:35) 作者 老财土炕 还是我那老腰。自去年起又开始犯别扭,天一冷腰就僵硬的象块木板,酸疼,坐久了更完蛋。还有一位同志,骨灰级腰病专业户张锡贵,人基本上废了,走不了50米就必须蹲地上歇会儿,随身带着把有折叠小凳的拐棍,就是那种只有脑血栓后遗症半身不遂的老爷爷才用的三条腿拐棍,每次骑坐在上面时都已经是一脑门子汗,五千年的沧桑全在他脸上。 春节前在全勇先博客上看到那篇《怪医华少敏》,推荐给锡贵,说好了节后一起去看看。初七第一次去,地铁八通线坐到果园站,新华联小区大门紧挨着华师的小店,(我没说“华师的小店紧挨着新华联小区大门”是因为不久的将来华师的小店名望会远在新华联小区之上。*这段话是绕口令*) 里外间的小屋、连华师自己睡觉的床塞满了可以躺十个人,那张大双人床上经常是素不相识的男女三人挤在一床薄被子里,有一回跟我并肩躺一被窝里的是位八十岁的女士。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这事让我嘀咕了很久。好几次早晨开张前店外都等满了人,门一开大伙就跟地铁里抢座儿似的直扑病床占地儿,立时就有几个戳那站着的了,悻悻的在门口沙发上坐等,或者约好仨小时后再来。就火成这样。 还有回我和一姓刘的小伙子躺在小双人床上,没多会儿这哥们就浑身抽搐,象被电击了似的有节奏的剧烈抖动身体,吓我一大跳,以为这主羊角风犯了。华师在旁边对我摇摇手,意思是别理旁边这位。小刘隔几分钟就这么折腾一阵,半小时后华师给他揉了几下肚子,问他怎么样,小刘说感觉松了很多,比前一天又活了。俩人就跟对黑话似的,我初来乍到的听着很晕。过后我问小刘他那是怎么回事,他说这点抖动不算什么,有几次他在华师的屋子里满地打滚,以各种不可思议的高难度动作摸爬滚打,把里外间的地面擦得干干净净。我担心这么不着调的事也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就从头问起小刘。 小刘的病始于十一年前,他十来岁的时候有回躺床上跟人聊天,有人在身后叫他,小刘猛一回头,脖子嘎巴一声,“就跟电影里美国大兵杀人似的”。打那开始小刘先是右耳失聪,然后是右鼻孔无法呼吸,接着是右下颌总有脱臼的感觉,再往后发展左眼视力衰退,右臂麻木,胳膊虽然还能活动但没有知觉,右侧腰也吹了,下一步是右腿僵硬,右半边舌头麻木,说话开始结巴,最可怕的是右肺不干活了,平躺着喘不上气来。这还不是最坏的,左肺也跟着起哄,全身佝偻半边瘫软,人眼看着就要说白白了。十一年里求医无数,你所能想到的招儿他全试过了,西医检查他一切正常,无奈之下就放弃了一切常规医院治疗手段,开始了新一轮四处追求神医奇迹之旅,各路高人领教了不少,银子也散的差不多了,可病一丝没退。他也是看了老全的博客才知道有个叫华少敏的陕西师傅,于是第二天就找来了。 头三次华师只是让他躺着,几乎没怎么碰他,一躺七个小时,一连就是三天,到第四天他躺了五个小时,天将黑时华师让他起来说今天先到这儿,临走让他喝了五钱杯的白酒,就是大塑料桶装的二锅头。小刘说酒下肚后觉得有股火顺着脊椎燃烧起来,人马上就挺直了身子,前所未有的轻松。华师让他闭上眼享受那种舒畅感,过了几分钟后问他知道身体是什么姿势吗?小刘说自己挺直了站着呢,但旁边围观的人告诉他他的身体已经后仰了六十度,但不可思议的保持着平衡。接下来他在无意识中把双臂举过头顶,向后再向后,直至触地,练武术有个动作叫“下腰”,杂技演员玩顶碗的也常来这手,小刘就以那个姿势腰后仰手着地在屋里飞奔,有一电影《驱魔人》里被邪魔附体的小姑娘也是这么跑的,这姿势很经典。小刘一跑就俩小时,其间变换姿势若干,或躺在地上以手撑地倒行,或把脚盘在脖子后面打滚,据旁观者后来对他说所有姿势看上去都很有创意。如此三天,观者如堵。 再接下来的几天,小刘下班到家就开始“跳大神”,饭也不吃,只喝点水就整天都不感到饿。每天折腾到凌晨两三点才睡六点就起,却一天也不困,见了楼梯就不坐电梯,出了楼道就想飞跑,一句话这人爽的要疯。春节前连续治疗了十六七次,节后来了五六回,身体的症状逐渐消失,一次比一次感觉更好,现在已经脸色红润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了。 上面是我亲耳听小刘躺在我边上说的,下面的则是昨天亲眼看到的: 一位陕西的患者是华师的乡党,听说了他的事后跑到小店来求助,昨天是第二次。拿华师话讲这位老兄有“中华第一脊椎”,从背后看该仁兄的脊椎是反写的S型,脖子到肩胛骨以下脊柱向右扭曲偏离中线半尺,胸椎至腰椎段则向左扭曲,医院诊断脊椎侧弯的单位为cm,而这位要以尺为单位。为方便叙述下文将他称为“大S”先生。 大S先生的病史有三十年,我纳闷他是怎么忍过来的。扭曲成麻花状的脊椎让他常年夜不成寐四肢酸麻,前几天终于发展到双腿突然失去知觉,而发病时他正驾车行驶在机场高速路上。好在车是自动档的,他溜边把车停下时冷汗已经湿透全身。到华师这按摩手法简单到不可思议,腰疼不治腰,而是揉肚子,每次揉一分钟,间隔二十分钟再揉,每次三小时,基本上就是这。最后十分钟翻身趴过来,华师用拳头漫不经心的捶打脊椎,由上而下。他下手力道虽轻,但每一下都让被捶者感到如万钧雷霆。尤其是打到两肩之间的大椎,如果经络通畅,强烈如闪电的酸麻感瞬间上窜到头顶的百汇,下至尾椎,两侧直通双手的中指尖。大S接受完第一次推拿后,“前所未有的轻松,从来没睡的那么好过!”,昨天是第二次来,手法一如从前,我眼见着他背上拳头大的鼓包经华师按摩后消失了,那个大包伴随了他三十年。下床后华师给了他一杯酒,还是五钱的小杯,喝完后让他闭目站立,问他感觉。“脊椎烧热了,身体有点晃。”华师让他顺从身体的感觉,“怎么舒服怎么晃,别抗拒它。” 只一分钟,大S就开始了他的舞蹈,样子象在游蝶泳,只不过是站着。动作越来越大,最后接近疯狂,但脸上表情则宁静温和。半个多小时后我给他看自己拿手机拍下的视频,这哥们吓一大跳。“我以为我只是在那点头呢。” 我问他怎么自己停下来了,他说身体自觉停的,他完全无意识控制。老锡贵也按要求喝了一小盅,然后就开始摇头晃脑,身体颤动,但最终因为久站腿疼不支而放弃。我很好奇我喝了酒会什么个揍性,就问华师,他说你喝了没反应。看来我没病到那份上。(因为我是个光荣的播客封杀用户,所以无法上传那段视频) 最后说说我自己。 老全那写的足够细致,我就不再赘述华师的手法,只简单说说我到昨天为止七次调理后的身体反应(华师说自己不是大夫,只是一介按摩师傅,所以不说‘治疗’,只说‘调理’)。前四次是连续去的,后三次是隔天去。 第一次,揉肚子,捶脊椎,拍了几下胳膊、腿,真没什么新鲜的,但立刻脚底下呼呼冒凉风,别的反应没什么。回家后感到腰部明显活泛了,不再僵硬。 第二次,手法如前。还是脚下冒凉风,腰部有轻微的温热感,身上爱出汗了,不是成滴的大汗,是那种蒸汽状的粘腻的湿气。原来腰部的大范围僵硬酸痛缩小到十来厘米长的一根筋。 第三次,手法如前,多点了几道穴位,也没什么出奇的招。脚下的凉风和热风及电流麻痛感交替出现,两腿湿汗不断。湿热潮气从会阴沿大腿内侧下行,至膝盖后绕行小腿外侧直贯脚面,从小脚趾排出。回家后只一小杯热茶就周身透汗,双腿热汽蒸腾。腰部的不适感缩小到界限模糊的一个苹果大小。 第四次,手法如前,增加了俯卧位抖我的双腿,大概二十下。华师每次在我临走时都说“回去后要操心了,千万别受凉。留意后半夜的身体感受,有的人会觉得难受,感觉因人而异。” 到家后出汗更猛,第二天没起床前在被窝里觉得腹部丹田的位置和双腿仿佛在燃烧,腿上全是湿汗。腰部的不适感削减到只有原来的15%,无明确痛点。 第五次,手法如前,只是揉肚子和捶脊椎。腰部的温热感增强,身上经常莫名其妙的有电流感沿着某条经络窜动(老财小时候胡练过几天武术,对经络和穴位粗浅的认识几个)。身体沿着中间线左边感觉热右边感觉凉,华师说这是我的阴阳在调整平衡。脚下冒出的更多是热风,凉风基本上没了。回家后腰完全没有不适感了,但右腿膝盖处却产生了强烈的堵塞感,象是受了风寒的样子。 第六次,手法如前,没新鲜招。揉完肚子后腰部的温热感发展成烧灼感,范围扩大到整个骨盆并通过双腿连接到足底。回家后头一次在后半夜感受到强烈的身体反映——先是大约凌晨3点的时候,双腿自胯骨轴开始犹如万蚁噬骨般钝痛,并渐渐向膝盖方向移动。天亮时分,两肋仿佛被人踹断全部肋骨般的钝痛,肺内则有向外的顶涨感,很难受。 第七次,只揉肚子,连捶背都省了,但腰上的热度到了让我担心自己被烫坏的地步,整个骨盆带双腿双脚一齐热。过了一会,右肋的疼痛感又出现了,比凌晨时的痛感还强烈,几乎忍受不了,然后痛区缓慢上移,直到右侧脖子处停下,倏然消失,紧接着从右侧头顶有凉风倾泻而下,就象在冲凉水一样。不一会儿后背肩胛骨和脊椎间发冷、钝痛,很不好受,持续了半小时的样子,痛感消失后右臀中间直抵右足根闪电般的猛然窜动了一下,五分钟后右臂外侧肱三头肌的位置一直贯通到右手小指尖又是闪电般的一窜。我把身体感觉详细的告诉了华师,他只是笑了笑,说“太好了”。回家后晚上溜狗时我健步如飞,一路撒着欢的小跑。我这才明白,我右边身体的经络被打通了。 明天是第八次,我满怀期待。 之所以只看了篇老全的博客文章就直接把华师推荐给锡贵,是因为虽然我不认识全勇先,但通过他写的文章能感到他是个内心赤诚的人,属于靠谱的那一类。我谨以这几行文字,用我亲耳所听、亲眼所见及亲身的经历对老全的那篇《怪医华少敏》做个微不足道的佐证。最后引用全勇先那篇博文的末尾文字作为本文的结束: “是好的东西,有善的发心,一定会被人们所接受。我想想,还是把它如实写出来。做为对华少敏先生的感谢。同时也为一些有缘人提供一些信息。这也叫广结善缘吧。 给病痛中的有缘人附个地址,希望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在你们身上也会发生。他的新地址:北京朝阳区望京上京新航线小区311楼2单元101 (加注:已经换地方了) 预约电话010-64190516 华师手机:15901459206 * 后续 * 第八次,揉肚子,捶脊椎。这回有一个滑雪时把尾椎摔骨折的女孩去治疗,带着医院的X光片来的,华师把手搭她肚子上,然后冲我们周围躺着的几个说“都操心你们有病位置的反映”,“操心”在陕西话里就是留意的意思。然后他问那女孩有反映没有,女孩说觉得尾椎骨折的地方热了,发痒。就在同时,我觉得自己的尾椎骨跟用喷灯点燃了似的猛的燃烧起来,热力直灌双脚!脚上向外喷射热风的感觉简直就象阿童木。我离那女孩的床有个3、4米远, 躺我旁边的老锡贵也觉得腰那咕噜咕噜的象有气泡在滚动通过病痛区域。我尾椎上的烧灼感就跟有个开关在控制似的,清晰、明确、强烈,一点不含糊,持续了大约半小时,绝对不是自己的心理暗示! 第九次,紧接着第八次连着去的。揉肚子,捶脊椎,多按了上身的几道穴位,也只是漫不经心的几下。以前只是尾椎带着骨盆烧灼,热力贯通双足,这回热力也向上发展,从肩部流向双手,从中指散发出体外。腰部非常酸,象被强力牵引脱臼了似的,腰弓凹陷处全是湿汗,但这几天在家却不出汗了,不论喝酒还是喝热茶都半滴汗也没有。小狗也跟我一起去接受调理,她觉得背上伤痛处仿佛有冰块压着,脚上先是呼呼冒凉风,继而是热风。 我问华师昨天他那一手儿是怎么回事,“我不需要你解释原理,只告诉个名词就成。你老说这不是气功,还老说气功在你面前是很低级的东西,气功里有‘发外气、气场’这些个词,那你这叫什么呢?” 华师挠挠脑袋,“哎呀,师傅也没告诉我,我也不知道那叫个啥。” 类似的事我以前只是道听途说过,自己从来不信,甚至嗤之以鼻,这回我彻底服了。华师又用昨天的手法给那个尾椎骨折的女孩治疗,但没事先告诉我们周围的人,我先是感到自己尾椎瞬间又热了起来,回头看才发现华师正把手搭在女孩的肚子上用功。今天尾椎上的热力不如昨天强烈迅猛,但仍可以被清晰的感知。 另: 华少敏师傅那里的营业时间是周二到周日,上午十点到晚上七点,周一休息。


  华师目前出诊点在军博附近,周二到周日下午4点到6点

赵永红  发表于2014-06-28 22:01:16.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