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诗词曲联

 主题:流传名联清谈

光重皇  发表于2001-07-16 15:34:12.0


 

在各式各样的对联中,一般人最感兴趣的,大概就是所谓的“绝对”了。“绝对”有两个特点,一、它是经过长时间在民间流传下来的,有的已经对得出,的有还未对得出。二、它的难度很高,凡是可以称得上“绝对”,总有一些“古古怪怪”的条件限制。
    “烟锁池塘柳”就是属于特别限制的对头。这五个字的偏旁包括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下联也应该要有“五行”才能对得上。
    此联传诵千古,名闻联界,在流传过程出现不少佳对,现以古至今展现一二。

   【古篇】

    三百年前,陈子升(1614--1692,广东南海人)是南明著名忠臣陈子壮(永明王朱由榔曾任他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之弟,在明代官礼科给事中,入清不仕。其人著作《中洲草堂遗集》卷十六有《柳波曲》并序云:“客有以烟锁池塘柳五字具五行以属余为对句,因成《柳波曲》二首,与好事者正之。”
    其一云:
    
    烟锁池塘柳,灯垂(一作“填”)锦槛波。回波初试舞,折柳即闻歌。
  
    其二云:
  
    灯垂锦槛波,烟锁池塘柳。妾梦五湖湄,郎家大堤口。

    陈子升以“灯垂锦槛波”对“烟锁池塘柳”,甚具诗意。“灯垂”是“实写”;若易为“灯填”则是“虚写”。“灯”指灯光,灯光铺盖波光,用一“填”这益见其“重”,这是类似现代文学家所谓象征手法。不过,若依“正路”,则仍以“垂”字为佳。
    这一对句虽然亦具“五行”,不过陈子升并非满意,因为“灯”对“烟”,两个字都是从“火”,他觉得欠工。这也是古人要求自己的严格处。于是又有《续作锁柳销鸿之曲》云:

    烟锁池塘柳,烽销极塞鸿。东枝罢春水,南翼怨秋风。

    用“烽销极塞鸿”来对“烟锁池塘柳”;意境甚高,不过陈子升自我要求太严,“烽”对“烟”也还都是“火”字旁,他不满意,又作《烟锁沉灯引》云:

    烟锁池塘柳,钟沉臺(台)榭灯。灯心红缕密,柳眼绿波澄。

    
    “钟沉臺榭灯”与“烟锁池塘柳”;两边的“五行”无一相重,可谓挖空心思。但论诗意则有点勉强,似不及“灯垂”、“烽销”二联之自然。

    《清稗类钞》亦发现有一前人对句,该对句为:

     灯深村寺钟。

     其不但平仄协调,且胜在自然,意境韵味直追原句。是“以虚带实”的写法,“深”(深远)既是形容村寺的所在处,也是对灯光的视觉享受。“钟”应是指钟声,“村寺钟”中听觉方面的描写。与烟锁异曲同工。

    【今篇】

     一、港城铁板烧 汀培锦柱灯 港铺灯塔标

     广州骆广彬先生所作,见于其原诗一:
     
     烟锁池塘柳,港城铁板烧。旋厅添绿嵦,风物览逍遥。

     其诗二:

     烟锁池塘柳,汀培锦柱灯。招邀珠海夜,觞角满高朋。

     “港城铁板烧”是粤菜馆供应的一种工具。将铁板用电烧热,置生的菜肴于上,这种吃法入诗,大有竹枝词味道,在俚俗中见妙趣。亦是唯一的一个无情对。
     “汀培锦柱灯”,指广州白天鹅酒店在广州沙面,“汀”水中之小洲,填土成沙面,锦柱灯言灯注装饰很美观,“汀培”则言“植灯柱犹如植树一样,必培土以成之也”。
     “港铺灯塔标”具有新意,亦指本地风光,由“夜观港海,船只如梭” 而得灵感,“凡海港必设有灯塔标志,防船只触礁”。
     
     二、湖增锦榭灯

     纽约联合国供职的江华徵先生所作,附注云 :“锦榭之灯倒映湖面、岸上、水中,故曰'增'”对句符合对格,颇见匠心。

     三、炮架镇江城

     苏州陈毓雷先生在镇江所见,加以解释说:“镇江与古瓜州隔江相对,形势险要,冠以'炮架'二字”联语气势不凡,然“锁”和“架”字俱为仄声,“塘”和“江”都是平声,玉不掩暇。

     四、燕衔泥垒巢

     慕羽读者所写之下联,燕属“火”部 (构成燕字的下面四点象征火焰熊熊之貌),衔、泥、垒各有五行在内,其中“垒”字作动词用,但“垒”字也可当“壁垒”解,对“塘”字可通。只惜“巢”字属“巛”部,不属于“木”部。否则完全合规格。

     五、茶烹銎壁泉

     此联早在《羊城晚报》发表过,下联用倒装句,是用“銎壁泉”水以煮茶,而且平仄协调,意境佳美,烹茶细啖,赏心写意,且“銎壁泉”是有实地的。该句最大特点是,上联五行悉在右,下联五行全移下。

     六、烽销漠塞余

     陈敬之先生之作,不但平仄协调联意通顺,且“五行”顺序和上联也一样。但有可能借鉴陈子升诗语。

     七、灯铭水墨楼

     陈正龙先生所作之下,宜古宜今,唯一“水”字独立为“五行”,与上联略起冲突。

     八,灰堆镇海楼  炮堆镇海楼

     俱为佚名作,在形式(都有五行)方面是可以对仗,但却毫无意义。而且上联是一句清丽的五言诗句,灰堆之句只是“解得通”而已。两者之间的雅俗不可以道里计。后有人改“炮堆”,“炮堆”比“灰堆”好得多,但“堆”字的气势太弱,把许多炮“堆”在镇海楼中,联意不通且牵强。

     九、灯铺深圳桥

     张耀君先生拟对的下联,“铺”字用得不大适当,但“深圳桥”是可以对“池塘柳”的名词。不过却是专有名词,严格说来,用以对普通名词还是“犯忌”的。

                                                                                            节录《名联谈趣》而略作改动。

 


  曾有网友对浪炙塔林钟,以五行克五行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7-17 01:44:50.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