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岁末心情

胖墩儿  发表于2001-01-11 14:47:26.0


 

上网伊始至今要有三个月了吧,我好象在这方面特别的不浪漫。尽管我承认自已一直都是瘾挺大的,但我真的想不起来第一次上网是哪天了。别笑话我,我连和老公哪天结的婚都不太确定了。说我没有情趣也没啥。我本来就什么也不想在乎,在乎得太深我怕我会失望。 我住在北方,下雪就象南方下雨一样频繁无缘由,每次深夜和老公一起离开网吧的时候,路上都会盖点新雪,挺美的,被深蓝的夜空和桔黄色的路灯交替映衬,有一种说不出的妖饶,同样的景致,白天和晚上看的感受却是不尽相同的。於白天,那无非是水的又一个物理过程,最终还要回到自已原始的 H20<打不出那个小点的2了>状态;於夜晚,那就是蛊了.越陌穿丛缤纷而来,与你无言相拥入颈后藏耳鬓,令人虽避犹往,那不是蛊又是什么? 所以,我选择夜晚上网,让末知之蛊将自已生生的俘虏. 夜晚的海是没有航标的,心之小舢率性而漂,欢声笑语之后才发现周遭弥漫的只是汩汩的水声,一些狂浪的古句子羚羊挂角般在心里云涌而出,又不见了.乜一眼舢头的杏黄酒旗,无风而冽;那几个粗瓷浅釉的青花碗儿更是在如洗的月色下放着咄咄逼人的冷艳之香.真怕这样的景致会湮没了自已.如此,令我心如野水,文字是酩酊的,不喜烟酒味儿却闻到了醉的气息. 于是替自已取个丰腴的网名,喜欢那种厚足甜美的味道,说我性善心不素皆无所谓了.就象把一个钢崩扔起来有一半的可能会正面朝上一样,我不怀疑网上会有一半的人不讨厌我这个名字.叫了若干天后才想起去查找一下是否有与自已重名志同道合之士,-------泱泱之Q, 26个胖墩儿之巨让我不胜惊诧,转念一想,属性不同决定了我乃二十六分之一的奇货可居,其它的二十六分之二十五个皆系DD或GG哉 乐得真想学着四川人的样子对着屏幕大喊一声,"高兴撒~~~~~~" 没上网的时候, 我从来不事写文字,也不大看书,有时闷了会到书亭买本杂志看看明星漂亮不俗的脸蛋,或是找找有什么可乐可颠之趣事.基因或克隆之类的话题总会令俗我不胜慌惑,去年的电视新闻中那只被克隆的羊以搔首弄姿的样子在羊圈里频频亮相简直比克林顿欲掩丑闻还要风光,还好,今年提这事的人不多了,还好,这些杂志往往不待我看完就被女儿撕得一蹋糊涂.我在女儿的无知无畏中得到了解放与解脱. 所谓经典的东西看和不看都一样让每个人过得很好,张爱玲的书我一页没读过,我不也朝作夕寝亦乐亦忧亦一日三餐?只是我从报端偶然捡到的一句话,我想我已经认识了这个女子了,BR> 享受着每一个小快乐."9494,经典得让每一个浮燥如我的人汗颜,忍不住把它拷贝/粘贴到自已社区的名片之中(君不见,我的每篇BBS之作之结尾均有此小文作醒世座右铭状么?).有一次和我老公的一个同事聊天,他说他念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校园内风行看名著,人人不能免俗,吃饭睡觉均不忘在腋下挟着名著,喁喁私语的时候也是在讨论着<巴黎圣母院>中卡西莫多的"如果你喜欢,我就从这儿跳下去BR> 之类的甜美台词.在足球赛事无多的季节,他去图书馆抱回一本<安娜.卡列尼娜>,象要练什么盖世神功似的,坐在学校冰凉的小石凳上就开读.整整20页,老列夫.托尔斯泰还没让安娜的名字出现,遂将书扔到一边,出去召集了队伍到被印刷厂占了一小隅的操场上踢球,臭汗飞溅至天黑.以后再不思读名著之事. 要是有人问我爱好什么,我肯定不会羞羞答答地说我爱文学慕写作之类,它只是诠释心灵的一种工具.锋刃与否要看自已的造化,如同农民不能太爱自已的镰刀,割韭酬胃而已.用完了洗去泥土放在屋角也就对得起它了,非得抱着它睡觉那才叫感情么?非得在熟睡之后被它无端弄伤你才憣然悔悟么?小心别令自已成了某人寻求激情的靶子,他是痛快了,靶子却是伤痕累累,不复完整了.所以我不赞成婚外恋. 在E时代说这样的话,老土得掉渣了,但我坚持. 实在要我说的话,我会红着脸说我喜欢钱财.没钱不行,不能享受美食.基围虾,奶油石斑烤鱼之类的脑满肥肠之流的能吃得我为什么就吃不得?没钱不行,不能享受美衣.迈凯乐商场玻璃门内深锁着穿在模特身上腰肢妥贴的带着精致盘扣的中式小袄阔姥富婆能穿得我为什么就穿不得?走在大街上我希望哪个男人能回头看我一眼,我喜欢装得茫然无知而又暗自臭美.(本段话纯属小女人式的自娱,观者莫认真 莫挑刺撒~~~~~~~ 孔夫子说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 某月黑风高夜,忽甚觉没意思,一网友即建议我去学做网页.我于是求问做网页如何收钱,答曰不要钱,我复惊讶那怎么行俺可不无偿劳动,彼复答曰那你还写什么贴子呀也不是没有钱拿.我悻悻无言以对, 几句话让我的诸多媚俗在网友面前暴露鸟脚.但是写到这里,我忽然想举双手声明,我对某社区后花园子那3600大元稿费基金毫无偷觑之心. 去年年关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爆吵着和千禧有关的一切字眼,给女儿买的小袜子,小玩具上都极巧合地印着一串由游龙演绘而成的"2000"的象形数字.本以为热闹过后,今年可以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噱头了,日历刚过12月份,我就发现自已又错了,这种声音由远而近,直捣耳鼓,在网上就可以见到对上一个 世纪铺天盖地的总结,又不乏慷慨陈词对下一个世纪作美好的期望和打算.年只是个记号,却妨碍不了爱计划将来的人的本性. 所有的魂牵梦萦都已成为年轻时的一份记忆.明朝,别让我醒来的时候感到茫然.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