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军围棋>>湘军围棋>>杂文散记

 主题:大侠北京游记 湘军大侠

椰汁棋仙  发表于2014-11-11 15:42:03.0


 

大侠北京游记

大侠这次得到去北京出差学习的机会,真正是满腔的喜悦。倒不是因为能看到天安门和长城,而是因为能和我们红花的几个北京的棋友一聚,这也是当初领导要我在去北京和去昆明之间进行选择时我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去北京的原因。
到 了北京的第二天,红花最逍遥大哥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问清楚我的住地后,没多久,逍遥大哥就开着车接我来了。上车,握手,寒暄后,我仔细打量最逍遥,总体来 说,逍遥大哥符合我心目中北方大汉的形象――1米8几的大个,豪爽的性格,能侃的口才,但逍遥大哥给我第一印象最深的,也是我个人认为逍遥大哥身体各零部 件上最有特色的,是他的鼻子!(哈哈,逍遥大哥看了不会骂我吧)

逍遥大哥把我带到了一处吃涮羊肉的饭馆,坐下没多久,我的偶像―――我们 亲爱的红花猫司令就进来了。40的形象和我在YC视频上所看到的基本差不多,只是现在面对面时觉得40显的要稍胖些,脸上的肌肉似乎也丰满些。现在大侠我 坐在电脑旁打这篇文章时,我们的40应该已离开了北京去参加黄河杯比赛了,在此也祝愿40取得优异的成绩!时间不长,猫妹,孤月瑟,钝刀王,猫皇后,不愚 先后都来了,为了给我接风,我们红花这么些鼎鼎大名的人物都出动了,真是令大侠我受宠若惊!席间猫妹豪爽,孤月风趣,皇后文雅,不愚健谈的风采也都给我留 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前有部分棋友可能对红花钝刀王的性别有点误会,在此本大侠顺带说明:小刀是一个年方14岁的帅小伙,大侠在北京停留期间还与小刀有过一 次愉快的对局。

吃饭自然离不开喝酒,逍遥大哥先开了一瓶白酒,后来又陆陆续续上了好多瓶啤酒(具体多少记不得了),印象中似乎我和猫妹喝 的稍多点,逍遥大哥因为要开车没喝多少,40,孤月和不愚喝的是啤酒,皇后和小刀则喝茶。饭后逍遥大哥又请我们去唱歌,以前在YC听40开语音唱歌觉着很 恐怖,现在一听,感觉40唱的还挺象那么回事的,倒是孤月那一声声的“狼嚎”让我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又一身(哈哈,孤月得罪了哈)

大侠我 此次来北京的另一主要目的就是去中国棋院和北京的一些棋馆转转。中国棋院自逍遥大哥为我接风那天分手后我就去了,而因为时间关系,棋馆我就只去了《围棋天 地》杂志上介绍的“天地间”围棋会所。应该说“天地间”确实是个下棋的极好的地方,非常的安静,而且处处都透露着一种“儒雅”的文化气息,大大的不同于一 般棋馆的那种嘈杂和脏乱。“天地间”的装修,布置以及棋具都非常的好,还有雅间,里面是日式榻榻米和高档的棋墩。当然一分钱一分货,这的收费比一般的棋馆 要贵出很多:茶水费最低30元,坐雅间的话每小时收费30元,另外如果你要使用贝壳等高档棋子还要30元(使用普通云子则不收费)。

当时 大侠我是和小刀约好了在那下棋的,那天我先到,在等待小刀的时候突然从外头进来一帮老外,当时我正在看杂志,倒也没觉着太奇怪,其中有一20来岁的中国女 孩,明显是翻译,她和其中一个老外聊着聊着就走到了我身边,问我下不下棋,并问我是什么水平,我说我业余1段,接下来我和那老外(德国人)下了一盘,虽然 他局面很快就落后很多了,但他的水平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YC2段的样子。和老外的对局刚刚结束,小刀来了,和小刀下了两盘棋,又一起在附近找了家饭馆 吃了晚饭,送走小刀后我又来到了“天地间”,那帮老外居然都还没走呢,都在下着棋。我先和其中一个“中国人”下了一盘,之所以要打引号是因为我刚开始以为 他是中国人,也是给那帮老外负责翻译什么的服务人员,只是当他用一口英语和我说话令我觉得奇怪时,翻译才告诉我他其实是韩国人。

三下五除 二解决战斗后翻译给我拉来了一位个头很高的小伙子,介绍说他是捷克人,KBS的3段。我抓起一把子正准备请他猜先,谁知那捷克老外没有理会,却径直冲翻译 嘀咕了几句,翻译听了后扭过头对我说他要让我2子才和我下。刚开始我没听明白,以为是要我让他2子,后来翻译又重复了一遍我才清楚原来是要我先摆上两个 呢。翻译进一步解释说因为我开始和那德国老外下时自报的是1段,而他是KBS的3段,因此他认为要让我两个才能对局。说实在的,如果我对面坐的是一中国同 胞,哪怕只是个5岁小孩我也会老老实实的摆上两个,但我现在对面坐的毕竟是一老外啊,虽然我也很清楚老外里也有很多高手,但棋还没下就让我先摆上两个我心 里总是不服,再加上和小刀吃饭时我一人喝干了一瓶8两装的二锅头(小刀可以证明),确实对那捷克老外的傲气有点恼火了,于是我就请翻译告诉他要么先分先下 一盘,要么就请他走人,那老外可能也意识到了有点不太礼貌,点头同意了,于是对局开始。

第一盘他执黑,开局就是两个目外,而且在棋局的进 行中还不时的大幅度扭动着脖子做着放松运动,但中盘过后他的“颈部放松运动”就不怎么做了,更多的是做“头部放松运动”了,并不时从喉咙里发出“赫赫”的 苦笑声,我也一直没去判断形势,因为感觉赢多了,终局时我们也没有数子,他简单点了点目又苦笑着对翻译嘀咕了一句,翻译告诉我他说他盘面落后20目。又接 着下第二盘,我拿黑棋,此时我的酒劲有点上来了,开局没多久一个错觉让他吃了我一个大角,顿时惊出我一身冷汗,酒也醒了不少,最后我振奋精神通过对他一块 棋的攻击围起中央带棋盘整个右边的超级大空,并全歼了他的打入之子,迫使他又苦笑着认输了。客观的讲,他的棋下的挺好,在YC打上4段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因为单位有事,两天后我匆忙坐车赶回了长沙。此次北京之行给我留下了非常愉快的记忆,期间最逍遥大哥的哥们红花永逍遥 大哥还陪我去了他们的一朋友家里下棋,在此也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希望我北京的朋友们如果有机会来长沙,一定第一个和我联系,让我也尽尽地主之谊,同时也 一起感受围棋带给我们的快乐!



第一排,从左至右:最逍遥,猫妹,不愚
第二排,从左至右:孤月瑟,我,猫司令,猫皇后

在"天地间"围棋会所下棋,对手即文中所说的那位韩国人.

在"中国棋院"门前留影,一直是我的愿望.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