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千树梅花写孤傲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1-17 03:24:22.0


 

印象中,梅花总是横斜疏瘦、清香独绝的,从没有想过千树梅花齐开的景象。所以,知道梅园的五千多株、三千多盆梅花已到花开时节,就心心念念地,想去看千树梅花怎样展现那份孤高与不群。 未进梅园,梅花那独有的清香已弥漫在风中,能看见冷绝的白梅,清艳的红梅,一树又一树,开满了一座山,远远看去,就似粉色云雾轻绕山间。 慢慢地沿着路走去,看着一树一树的梅花浅浅白白地开放,有风过,花瓣就随风轻抚过脸颊,无声无息地落在身前。行走于小路时,就留了心,不舍去踩踏那指甲大小的花瓣。 千树的梅花,不知有了多少万朵的花一齐开放,但不壮观。虽是一片梅的海洋,每一株梅却独立而清秀,每一株梅,都是它自己,它隐身在这片梅海,却不溶入这份热闹。于是,千树的梅,万朵的花,映入眼,也是孤独的,梅,永远孤高而清绝。于是,满山舞动的,是清气是暗香,感受不到那份喧嚷的、凡尘的快乐。 在这样阳光普照、蓝天高远的冬日,没有冰雪让梅展现不畏严寒独自开的风格,但它仍有着“玉雪为骨冰为魂”的清傲,仍是不带一粒尘埃、一身清气地美丽。 躺在草地上,看花朵和花朵后那无穷无尽的蓝天。不去想梅开的喜悦与梅谢的惆怅,就这样,不要任何思绪,在这个清气满了山间的冬日,任着那朱砂梅满面嫣红里夹杂着傲然;任着那胭脂梅在孤傲中展现一抹娇红;任着那白梅似有千雪裹身却又一树清傲;任着那树树梅花随风飘送清香;任着那片片飘零的花瓣在眼前化为花雨…… 这么多的梅,无法看尽每一株的清幽,无法读懂每一树的冰姿,无法辨出每一株的暗香,更无法,去珍惜、去感悟这满了一座山如云如霞的梅花…… 那清清粉粉的花瓣总会归了大地,化为尘土,那如故的清香却永远留进记忆里。也许,梅花谢尽后,那小径已被清气浸入,那山坡已被清魂渗入,走于这路上,虽不见梅花开放,却自能感受到梅的飘逸清芬与潇洒不羁,于是,就洗去了满身万古的凡尘,只在心里存住梅的清韵……

 


红莲(转贴,原作者:花间一壶醋)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1-17 09:33:51.0


 

原作者:花间一壶醋 #########红莲######### 上学的时节每当暑假回家,最急于做的就是划一小舟去看久违一年的碧荷与红莲。而后在整整40多天的时间里心系那花开花落。 其实几乎每个汛期淀里的水都要涨的,雨后的水面会在一梦间暴涨尺余,我总是担心那红莲会否被水淹没,然而,当你看到刚刚露于水面的尖尖菡萏就会惊奇于没有见过水下的红莲,那时我总在感叹生命的坚韧与活力,红红艳艳的抗争,不经意间绽放的芳香一片...... 岁月就象荷下的水不经意间带来秋寒,红莲的凋落是我所见最动心的过程,一阵轻舟漾起的涟漪或是一阵小小的秋风会瞬间抖落了一瓣又一瓣的轻盈,让你就好象看见生命飘零于秋水,心便好象也沉入水底。 这生命的花开花落!想人生的离散与重逢,死亡的必经与无常都和这红莲碧水一样的颜色啊。


牵牛花加狗尾草(转贴,原作者:九月火凤凰)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1-17 09:34:59.0


 

牵牛花加狗尾草 花中平民大概莫过与这姐弟俩了,无事的孩提,春风中快乐地呼吸着天地间的灵气,不知疲倦的在晨光中流连。草总是青青的,带这夜露留下的晶莹项链,各色的牵牛花便是在宣告这早春清晨的魅力了。 孩童在玩累了花草间追逐蝴蝶的游戏后,便开始采摘各色的喇叭,用几枝狗尾草串起来,编织出青青红红蓝蓝紫紫的花环,无知地享受这大自然的恩赐。 花环总是会枯萎的,童年也将逝去,唯有乐守清贫的牵牛花和狗尾草,年年静默地开放在春的山野。


滴水观音(转贴,原作者:九月火凤凰)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1-17 09:36:25.0


 

原作者:九月火凤凰 滴水观音 厅里放了一盆滴水观音,宽宽大大的叶子从头上伸出,向四周垂下。有人说向菩萨的手。不过不管象什么,她总是青青绿绿的静默着,一付无所挂怀的样子。 夜里,叶子的尖头,偶尔会滴下一点水珠。人说是观音洒下的甘露,我看是她寂寞的泪珠。静默安祥的背后,掩藏的是无尽的孤独。 谁说观音没有泪。 要让她不流泪其实很简单,不浇水就行了。不过,没几天她就枯萎了。 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就算是苦,就算有泪,生活还是生活,总是泪水伴着青绿色。


  狗尾巴草---------年关还债来了,5~~~~~~~~~~~~~`

凤兮  发表于2001-01-18 13:25:59.0


 

狗尾巴草 都说有狗尾巴花,我却一直没有见过。只是见过狗尾巴草。其实再小的时候,是连这个也不知道的。只是叫它做“毛毛”。也是啊,这种草毛茸茸的,我就给它起了这个名字。后来,才慢慢的知道它的名字是狗尾巴。至于学名,现在仍是不知的。小时侯,不知为什么,似乎连狗尾巴草也是少见得。那时住在大院里,院里有的是树,是一畦畦的花,却从不见这些野草。后来,办公楼搬走了,完全的成了宿舍区,这些野草才兴盛起来,可仍然是不知何物为何名的。只是知道毛毛可以用来编兔子。说来惭愧,至今我所学会的也不过是编兔子而已。常常摘了路边的毛毛,编了哄邻家的小孩。这些都是大了以后作的事情,小时侯的自己似乎有更宏伟的事情,不屑于干这些的。 长大了,离开了家,到另一个城市去读书。那个大大的校园里,路边,花圃旁常有被园丁漏下的毛毛。傍晚,和同学一起散步,常戏谑的摘一枝,佯做深情的献给她。而她则是一脸的受宠若惊,欣喜的接过去,激动的说:这花太美了,谢谢你。只是我还是不能答应。哈哈,二人同时大笑。毛毛在她手上摇摇晃晃。路过小桥的时候,随手一丢,也就漂去了。那些笑声,似乎也如这些随手丢掉的毛毛一样,不知飘逝在时光的哪个角落里。前几天收到她的信,诉及一些错误,说原因只能归咎于年轻,呵,象我们这些半大不大的人,什么不是年轻造成的呢? 如今,搬到了小山上,山径边,更多的是这种草,漫山遍野的都是。一山的青松翠柏,郁郁青青。闲时总会捧了茶杯站在窗前。看的是近处的山,空中的鸟。不知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能够体会到鸟儿盘旋在空中的优美身姿,那种可羡的自由。许是长大了,许是经历了一些,许是。。。。。。 但狗尾巴草,依然是低低的长在路边的,只是不再去摘。与同事一起下山去,她总喜欢取一只放在嘴里咬着的,很快乐得样子。而那时,晚霞依然铺陈在身后的天空。我偶尔会回头去看,总会看到一只鸟儿在高空中优游的盘旋,盘旋。心里咯噔一下,却又回转头,继续我前行的路了。 Edited by - 凤兮 on 01-1-17 下午 07:14:14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