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幽魂呓语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2-03 08:45:49.0


 

幽魂呓语 墓室里黑漆漆的没有空气。悲切的幽魂轻轻拨动已经化成灰烬的自己的躯体发出一声幽怨的叹息……。 幽魂飘出墓室,来到她曾经很熟悉的家。看见她的丈夫凯,那个曾经被她深深伤害过的男人,此时正拿着她的项链发愣。这项链是他送她的结婚礼物。当决定和另一个男人出走的时候,她把这项链狠狠地摔在地上。她当时心想,此一去永不回头! 可是后来,她又回来了。当她被确诊是癌症的时候,那个曾经信誓旦旦爱她一辈子,带她去海南闯世界的男人没了踪影。把她自己丢在海南一个小医院里等死。她用最后一点钱给自己输了400毫升鲜血,买了一张回家的机票。 当空乘小姐搀扶着她走出机舱时,她看见凯正站在红灯一闪一闪的救护车旁边,严峻的脸承载着复杂的感情。她踉跄地走到凯的面前,欲言又止流下两行悔恨的泪。凯默默地把她扶上担架,他跟在担架旁边疾行的身影把她的心拽的很疼。 给她做手术的专家摇着头缝合了腹壁上那巨大的切口。基因突变的恶性细胞似乎是带着一种使命,顽强地攻占了腹腔的全部脏器。她一天天地瘦弱,一天天地衰竭。凯每天守在她的床前,拉着她的手,抚摩着她的头。一天天这样沉默地坐着。 由于肠梗阻她无法进食,疼痛和唯求速死的她拒绝配合治疗。每逢输液或输血,当护士一针又一针在她骨瘦嶙嶙的手和胳膊上寻找那几乎断了血流的血管时,她总是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抵抗着。她知道,她活着,是对凯残酷的折磨;她死去,是自己最好的解脱。这个被他伤害过的男人又拉着她的手了,她知足了,她该走了……。 幽魂还记得她在人世的最后一晚,窗外的小雨打在树叶上的滴答声象是远处催征的鼓点,有一条荧光幽幽的小路在她眼前伸延,她的体内涌出一丝冰凉的惬意,该起程了!真想为自己梳妆,可是她没有一星的力气。转而,她请求凯给她讲一遍他们的故事,她说她要把这故事带到天国去……。 病房里平静的一如那漆黑的夜。 凯闭上眼睛,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六年级开学的时候,小眼睛的凯爱上了大眼睛的佳。佳着实可爱!腮边那圆圆的酒窝里总是洋溢着满足,仿佛亮晶晶的大眼睛盛不下的活泼和清新统统转移到那两个酒窝里。佳的眼睛和酒窝成了凯那时全部的梦。 六年级毕业是时候,大眼睛的佳爱上了小眼睛凯。凯可真棒!他的作文写得那么好,得了好多奖。可佳却觉得凯最好的文章在他那小眼睛的后面。 他们生活的小河里从来没有旋涡,那爱情之水一直是平平地缓缓地流着。婚床上,凯对佳说:“六年级的小姑娘,我们永远在一起!”佳笑了,那酒窝也装不下她的幸福,甜甜的吻着凯说:“六年级的小男孩,我们会永远快乐……!” 凯哽咽着止住了他的诉说,压抑在心中汹涌跌宕的全是苦涩。 佳凄苦地笑了,伸出枯瘦的手在凯的脸上摸索着……。她把沾满泪水的手放在嘴里轻轻地吸吮,喃喃地象是在自言自语: “后来呢?凯太出色了,他整日里忙着的,是男人们的那些对最高目标的追求。他的事业,他的朋友,他的世界。可是佳呢?琐碎的家务,无聊的电视,平常的工作;两人的距离加大了隔阂,他的那些追求并不能使她快乐。她要那个天天为她写诗的凯,她要那个时刻拉着她的手的凯,她要那个每晚拥她入睡的凯。她要那个属于她一个人的凯。越来越多的不和谐产生了,佳觉得孤独,觉得寂寞……。 声音越来越小,生命监测仪的信号越来越弱……。幽魂执意挣脱躯体的羁绊,飘然飞向漆黑的夜空。后面的故事她不能讲了。她把耻辱带给了这个真心爱她的男人,再讲下去的每一个字都是砸向凯心中的重磅炸弹……。 残酷的病魔已经完全改变了她的容颜。焦色的嘴唇还开着未合,圆圆的酒窝变成一根长线,深深地嵌进了灰黑色颧骨的下面。浑浊的眼球漠然地注视着天花板……。 佳用生命做代价偿还了欠凯的这笔感情债,这也是宿命的安排。 她化成了一缕幽魂……。 幽魂轻轻地飘到凯的身边,此时的凯已是泪流满面。他记得佳说,项链她不带走,婚床上的约定还没有实现。 幽魂此时却分外留恋,她饶着项链飘啊飘啊,直到凯闭上他那困倦的双眼……。 墓室里黑漆漆的没有空气,悔恨的幽魂轻轻地搅动那已经化成灰烬的自己的躯体发出一声沉闷的呼唤……。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