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等待是一种更生(转)

凤兮  发表于2001-02-07 05:36:09.0


 

等待是一种更生 2001年2月2日9:20:1 网易报道 清桐香屑   长到十岁以后,我就没刻意再等待,具体如钞票,情感,都是来去自由,不早早落于安排算计。也许是儿时心上多窍,曾增添过一众失望烙印,我认定等待把时间的残酷变为具体。如同感情死灭还好,只须刀剪乌发,便任一头青丝去祭往日情缘,而自我得以重生,再世为人,等待则伤人在点点滴滴,在时光反复中回归苍白,直至苍老。   世上有许愿树,也有许愿花,我却缺少一种为此守侯的勇气,外物是内心的写照,每当我站在佛像庄严面前,常常畏而忘言,权衡之下,求何为先,何为后,莫说树会死,花会谢,宝刹千年终有一炬之灾,我的祈愿也如此灰飞烟灭。等待与守侯有时真的是对人的一种考验,验证你的心性和容度,如同大多数婚姻蚕食爱情的炽热,爱人的白发,岁月弥望的印痕,还不是最过肆虐的现实,坚忍的人才承受得起等待的咀磨,剥离下一个受伤的影,补丁般的千疮百孔,继续始而未尽的旅程。   很早以前听别人问我用“关公早死”打一俗语,答案却是红颜薄命,当时是笑了半天,后来每次想起,总有一些枯涩。红楼梦里的太虚境中记有薄命一司,前提着“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的警对,仿佛越是灵性的东西越经不起岁月的考验,能宜家宜室的女子,总象不得嫦娥。命书里面有一种女子脸象是主命薄的,只要是相面先生见着,总要摇头叹息,占卜界流传着很多这种传说,甚是凄美香艳,絮絮道来,如刺哽喉,难以索怀,所以不如生得象地母或是妈祖那般,这种女人不怕时间磨砺,不会因等待消亡,张爱喜欢苏青的母性,正是知道她忍得,等得,即便等不下去,忍不了了,大不了冲出来写本《结婚十年》,发发牢骚,争些小权利,不会象萧红,庐隐,郁郁园柳,薄命如斯。有些女人的棱角是磨不得的,你把等待的契约给她,便是张绝命文书。   我凡眼尘躯,不可知其中玄妙,只觉得灵动依稀是个幻象,经不起尘封,受不住停驻,历史上的遗迹,命太娇贵,反而不得留存,历经千年终见天日的,本性里都有一份贱性的坚忍。相对于完整出土的古董,我更钟情一些零星古物的片断,碎瓷或是陶瓦,按一角漆纹推究整幅描金红妆纹理,这才真是不易的美,美得举步为艰,一番等待中的挣扎,保存不了完整的精锐,便化成割碎的性灵,如同米诺斯的维纳斯,让人触目惊心。   历史上的忘夫崖,子归亭打得都是长跨度的时间战,一妻一娘,等到枯骨化石,杜鹃啼血也未尝所愿,沧海桑田,反不及海南鹿回头电光火石般一瞬的光华。在我看来,等待将生命积累完全,千里青山一水间,思念一步一坑,即便伤得人体无完肤,也不得言语,千山之路,崎岖多少,都相关每一次的决断,毕竟等待是种信仰的承诺,需要彼此将以依托,如此以生命为代价的煎熬,实在不值,风雨不归的人,与你在三生石上必定无缘。   岁月见证过,生命在观礼。为梦想等待幸福,为爱情等待美丽,为生命等待值得,为未知等待可贵。我不怀疑人间有至情至性,至死不渝的等候,更曾为此深深感动,八年也好,十八年也好,断指也好,跳崖也好,甚至湄公河的相隔半个世纪相遇的异国情侣,我都坚信。等待也有美丽的风景,只因等待中还包含着期待的力量,等待让人苍老,期待则使人年轻。期待是一种美,等待是一种更生。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