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刺猬与狐狸(散文)

江 枫  发表于2001-03-08 15:21:51.0


 

刺猬与狐狸(散文) 江 枫 古希腊有一句谚语——“狐狸多机巧、刺猬仅一招”。 当代西方思想家伊赛亚·伯林写了一篇脍炙人口的文章《刺猬与狐狸》,提出了“刺猬型思想家”与“狐狸型思想家”这一妙喻。说自古以来,人类历史上一直有两种思想家:一类是追求一元论的思想家,他们相信世间存在而且只存在一个绝对真理,并为此不顾路漫漫其修远兮而一直上下求索,他们愿意将这个唯一性的真理贯透于万事万物,恰如刺猬一样,凡事都以一招应之:竖起它那满身的刺儿;另一类则是承认多元论的思想家,他们不相信世上真有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颠扑不破的真理,他们体察世间万物的复杂微妙,因此宁可自己陷入矛盾,也绝不强求圆融一统的真理,恰如狐狸遇事之灵活花巧、机智多变。 这是比喻思想家的,但依我来看,用狐狸和刺猬来比喻爱情也挺合适。自古以来,爱情史上一直也有两种恋人:“狐狸型的恋人”与“刺猬型的恋人”。 “刺猬型的恋人”,追求的是一元论的恋爱,他们总相信世间真的还有另一半在等待与自己会合,所以总力图找到那个唯一的、绝对的恋人,于是面对在水一方的伊人,望眼欲穿,深情地唱道:“叶利雅,叶利雅,我一定要找到她……”及至找到了,就和她发一番宏愿,说“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信誓旦旦到白头。万一失恋了,就以一招应之:竖起它那满身的刺儿,但刺伤的往往是自己,有时竟刺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狐狸型的恋人”,是承认多元论恋爱的人,他们不认为爱情是唯一的,他们既不太相信唯一的爱,也不太相信唯一的被爱,他们能体察到爱情的复杂微妙,无论如何也难以做到以不变应万变,因此当情事突变时,不强求完美的结局,不一条路走到黑,未撞南墙头已回,未到黄河心已死,他们也伤感,但仅止于一声凄迷的长叹:莫!莫!莫!之后,该干什么还去干什么,恰如狐狸遇事之灵活花巧、机智多变。 爱情的悲剧,主角都是“刺猬型的恋人”;悲剧的爱情,情结都在于恋人的“刺猬型”。 爱情需要“刺猬型”的忠贞,但不能过于执拗不化;爱情需要“狐狸型”的机智,但不能总是朝秦暮楚。 我一直为一个故事感动,那是庄子讲的,故事说:“尾生期一女子于梁下,女子不来,水来, 尾生遂抱梁柱而死。” 大意是说,尾生和女友约会于桥下,女友不来,河水涨了,尾生还在那里傻傻地等,死死地等,最后真的淹死了。死后,人们发现,他的双臂还抱着桥柱。 现在的女孩,还会遇到痴情如此的尾生吗? 现在的尾生,还会如此地痴情吗? 尾生绝对是一只爱情的刺猬!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为尾生写过无数赞叹的文字。但其中写得最好的,我认为当数洛夫的《爱的辨证》: 爱的辨证(一题二式) 式一:我在水中等你 水深及膝 淹腹 一寸寸漫至喉咙 浮在河面上的两只眼睛 仍炯炯然 望着一条青石小径 两耳倾听裙带抚过蓟草的悉索 日日 月月 千百次升降于我胀大的体内 石柱上苍苔历历 臂上长满了牡蛎 发,在激流中盘缠成一窝水蛇 紧抱桥墩 我在千旬之下等你 火来 我在灰烬中等你 式二:我在桥下等你 风狂,雨点急如过桥的鞋声 是你仓促赴约的脚步? 撑着那把 你我共过微雨黄昏的小伞 装满一口袋的 云彩,以及小铜钱似的 叮当的誓言 我在桥下等你 等你从雨中奔来 河水暴涨 汹涌至脚,及腰,而将浸入惊呼的嘴 漩涡正逐渐扩大为死者的脸 我开始有了临流的怯意 好冷,孤独而空虚 如一尾产卵后的鱼 笃定你是不会来了 所谓在天愿为比翼鸟 我黯然拔下一根白色的羽毛 然后登岸而去 非我无情 只怪水比你来得更快 一束玫瑰被浪卷走 总有一天会漂到你的手中 洛夫的这首诗,如果分开看,每式都算不得绝唱,甚至不及庄子的原文更有诗意。但这首诗好就好在分成了两式,对照着看,就绝妙了! 也就是说,式一中的尾生是一只执拗不化的刺猬;式二中的尾生,就变成一只聪明伶俐的狐狸了。 这就是洛夫超越庄子的地方。他没有肯定刺猬,也没有肯定狐狸,只是把远古的刺猬再变成一只狐狸给大家看。而你在看的时候,可能已经忘了,洛夫写的其实就是你,刺猬或者狐狸。 刺猬的爱,叫我们感动;狐狸的爱,叫我们免受伤害。 至于哪种爱更好,我的看法是:在爱情的精神上,我们要学一学刺猬,忠贞不愉;在爱情的操作上,不妨学一学狐狸,机智多变。没有忠贞的爱情,总是乏味的;没有权变的爱情,总是有些愚昧的。现代的爱情,就应该把忠贞与权变加起来,把刺猬的执著与狐狸的狡猾加起来。有时要像刺猬,比如对恋人发誓的时候,起码要装做一只刺猬;有时要做狐狸,比如失恋了,或者爱不成了,当然在恋人面前,你可千万别暴露你的狐狸尾巴,你只装做刺猬就行了,等他走远了,你再原形毕露。 如果我要恋爱,我希望自己和对方都是“刺猬型的恋人”,那样都有崇高感,但难免苦了自己,也苦了对方。所以,做一对“狐狸型的恋人”也未尝不可,当然可能你不太情愿,但有时也是无可奈何的。   还回到开头吧,读了伯林的文章《刺猬与狐狸》,有个中国学者呼吁:当前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特点是,“闻道”之心太切,以致总是不由自主地认定“真理只有一个”的逻辑。但愿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思想界能使我们多看见几条聪明的狐狸,如此,则中国幸甚!人类幸甚!  最后,我也要呼吁:当前中国的恋人们虽然比以前狡猾多了,但“殉道”之心犹切,以致总是不由自主地认定“白马王子只有一个”的逻辑。但愿二十一世纪的伊甸园里能使我们多看见几条聪明的狐狸,如此,则人类幸甚!爱情幸甚!” 别总当“刺猬型的恋人”了,要试着做一做“狐狸型的恋人”吧! 需要说明,聪明的狐狸,不仅知道该怎样恋爱与求爱,更知道什么时候该放纵情感,什么时候该压制一下情感,你看聊斋中哪一条狐狸不是聪明绝顶呢?该来则来,当去则去,进退有度,适可而止,爱情与事业(狐狸们的事业可能是修炼吧?)两不误。 恋爱中人,你想做(或者想装做)什么呢?聪明的狐狸?还是固执的刺猬? 想一想,冰雪聪明的你,一定会想出答案来。 只是,有了答案之后,你千万别说出来,别说,别说啊! 江枫2001年3月7日于野草书屋

 


  这散文好长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08 16:17:48.0


 


  恩! 不说。。。 今天过节。管它狐狸刺猬,反正俺过节。啦啦啦。。。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3-09 00:19:42.0


 


嘿嘿,不说,不说。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09 00:35:19.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