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梦无常〗

卫青青青  发表于2000-12-11 09:52:40.0


 

  波旬轻抚着末离飞天的长发,长发香软如丝缎光柔,而色泽,则如无间的黑色火焰,自波旬的指间轻轻泻下,他在心中轻叹道:你知道吗,你就像一朵优美的小诗,末离飞天依在他的怀中,微笑着,月光飞舞,流落在她的眸中,却仿佛溅出了三途渡般的烟火, 末离飞天纤手抚着他苍白纤秀的手,你在魔界的地位,已经是很高了,为什么,还不满足呢?波旬一动不动望着天空,棱角分明如刀刻过的脸上,带着一抹不知名的笑,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心中,在想着什么,末离也同样不知......       旃檀莲盘香的烟气,弥漫在精美而繁华奢侈的莲白玉大祭神殿中的每个角落,而悠扬的流泉和着轻风声同时细细流淌,湿婆带着面具,天衣重裙曳地,缓缓起舞,舞姿华美而又带着无以莫名的诡异,他的口中,轻轻轻轻的颂着咒语:恒三摩罗多,阿那恒达莫,利奄厉耶.苍天啊,这祭仪之舞的美妙,你应该亲自领会呵,看看这舞者的美.....咒声渐疏,渐失,如石入水,层层荡漾波动而终,亦不知何时,湿婆惨白骨箫在手,轻奏曼吹,清远而如诸佛般叹息的箫声,直寂入星空,随风而乱,似水流痕,如缘而逝.....       华丽而清香的曼陀罗花,轻依着优柔而雪白的指间,提婆达多深深的吻着花,一脸的欢愉,曼陀罗花的紫色,与他的深紫色的双眸和雪白长袍相映,更显艳丽万方,曼陀罗花亦微笑着问:我美吗?你喜欢我吗? 提婆幽雅的道:"在所有的花中,我最喜欢的,便是你,因为长在地狱中的曼陀罗,那种绝望而凄凉的美,是任何花,也比不上"音落,提婆达多的大邪傩剑如水波动荡漾,忽曜出电闪火花,怒龙般惊起,剑意将曼陀罗激起在半空,光芒一闪,曼陀罗花化作千朵花雨,带着提婆凄艳悚天的诡笑声,飘然洒落在他的白衣上....       重重的般若碧火,忽明忽灭映在镜花水月中的罗刹与修罗相互激烈而争    修罗:[愤怒]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要死缠着我    罗刹:[幽怨]你知道吗?我们相依相存,相恋相爱,同生共死,你怎么能这样说,你知不知道我很伤心    修罗:[无奈]那你为何这样自私,我们都是虽然合二为一,同体同灭,但我们的思想,是分裂开的,是不同的,你有你的思想,我有我的,你不能尊重我吗??    罗刹:[蓦然冷笑] 你以为我不知么,你背着我,偷偷喜欢上了持莲飞天那个下贱的妖妇,她有什么好,比得上我吗??    修罗:[更加愤怒] 不许你这样说她,你信不信我封印了你的五神通,我和末离,是真心相爱的,你胆敢阻止我的话......    罗刹:[妖笑] 哈哈哈,是么? 我知道你的术法不在我之下,但你别痴心妄想了,末离,我已经将她介绍给天魔婆旬了,哈哈哈.....    修罗:[愤怒极致,迅速拔出血光冥剑,一剑贯穿了自己与罗刹,绿血与蓝血欢快的流出身体,而罗刹微笑着,将血拈起,用舌舔过,喃喃道:修罗啊,你可知我爱你,永远爱你,不管经历百亿劫,千亿劫,百千亿劫,那由他忆劫......]    风呜咽而过,反带出秽迹与净迹世界的空灵飞雨       梵天幽蓝的双眸望着浩渺无尽的天河水,风拂起了他的眸意,不远处,依稀传来末离飞天的歌声,梵天第一次发觉,原来她的歌声,是如此的充满生机与感动,淬火般的刻在你的灵魂深处,想到自己与刻板的符号共晨风与晚暮,居然不知有此等世界,梵天心中忽然一动,微笑着,挥指将花弹落水中,水波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它,直送到端坐在河边梳着如云秀发的末离飞天,她挽起了花,望着远处的如山一般伟岸而亲和的梵天,微微的一笑,将它佩在了自己的鬓上,低着头,继续着她的歌声,她没有看到的是,她所尊敬的梵天,望着苍茫的河水,无由而来的忧郁和凄苦与刚才心中暗自决定了一件大事之后的无奈,互相揉和在一起.......       波旬如山般冷静地望着末离,望着这个天界中地位最低,然而却最美的飞天,他突然间想起,为什么末离居然在他的心中,有如此重要的位置,他思索着,自己不是勘破无究意无常,无色受无明了吗?可惜末离不能再告诉他了,她柔美如润玉的颈上,有一道若有若无如诗般的剑痕,末离的衣上,四处溅满了凄凉的艳红,佩着她死前的诡异的微笑,更有一种惊心动魄而无上的美,居然令波旬想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美的极致,莫非就是死亡?而后,在鲜美与腐朽轮回不休的祖道与神道之间,再无我无他无色无空无神无魔无究竟超脱一切......       如泣如诉的黄昏,无情飞旋着,深深压在了莲白玉神殿之中,镀上了一层暖味的金黄,湿婆极为小心地捧着末离的尸体,他的表情古怪神秘,无端的心绪湿透了他的天衣, 他将她轻轻放上了由珍珠,琉璃,玛瑙,龙牙,翡翠,金刚镶成的七支摩利大祭坛上,夜暮袭卷,明月高悬,无边的月华照在湿婆身,他缓缓敲起了魔眼鬼皮之鼓,鼓声阴沉冷涩,直撞击在灵空,湿婆越舞越急,舞姿变化万方,优美欢飞,极乐极动,光与影的重重幻像,带动着祭坛转动的低哑,地狱中传出的声音自神殿中四散飞溅,然而湿婆的满月重生之舞,即始到了极致的念力,却如尘般的萎空,末离丝毫无复活的迹像,上天啊,你为什么这样残忍,湿婆碧玉般的眸中泪若泉涌.......       无边的杀气遍布于浮华天宫中的每一处,两个同样高贵而优雅男子互相冷视,一个带着冰冷与狂热的气息,另一个,则处处弥漫着邪美与傲然    湿婆:[碧眸精光闪烁]提婆达多,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杀死末离飞天,你不是也非常喜欢她么??    提婆:[紫眸深藏笑意] 你说的对,湿婆,我就是太喜欢她了,甚至到了狂热想与她时时刻刻在一起,就是这个理由,够简单吧?? 哈哈哈哈    湿婆:[冷笑]你不要忘了,你以为你是天魔波旬的对手?现在除了大梵天王外,谁也无法与之抗衡,你想你的元魂堕入永恒次元不得重生???    提婆:[狂笑]你太可怜了,湿婆,你真以为我怕他,我当年由于不同意佛法中的一些糟粕而忍不住谤佛灭祖,遭遇即身堕入阿鼻地狱之劫而因祸得福,你知道地狱中有多少的法力高强的妖魔吗?全是被当年的大菩萨与你还有其他神祗送来的怨灵,他们的功力,全部集结在了我的身上,就等着我为他们报仇呢.....不要说战神大梵天与天魔波旬,便是过去七世佛齐来,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湿婆:[冷笑,身形一动,忽然发觉自己与大地合为一体,不得动弹,龙吟如天际间落下如流星的剑气,将他横空斩为两断,化为烟尘飞散]    波旬:[冷冷的声音,如催命符]提婆达多,你用狂笑引开湿婆注意力,再用[幻像离舍]的法术来欺骗湿婆,最后用[无我相生]的剑气摧灭他,但我真的替你可怜,身为最尊贵的释伽族,高贵的血统,却注定了你要吸收地狱中那些无比卑贱的怨魂法力,你为了贪图他们法力,省下苦修,你看你成了什么,你和你哥哥悉达多怎么相比??就算你杀了末离飞天,那又如何,世事本无常,极色本极空罢了    提婆:[邪笑] 我与末离飞天一起得到的那种堕落般的快乐,我想,你从来也不曾从她身上得到过吧? 没有她,再美的曼陀罗也不过是腐朽的死灵,她是我的,她必需和我在一起,你知道吗?我亲手杀死她的那一刹那,我能感觉得到她与我的灵魂都得到了解脱,你充其量,只得到她的秽迹肉身,而我,则得到了她的净迹灵魂,你怎么和我比,你永远只能在我的脚下,你以为你的出身是什么,一个小魔头而已,想与我争,哈哈哈.......    [波旬的天衣如波浪般层层叠叠,双方的念力与杀意纠缠在了一起]    天界中的所有优昙莲华,忽然在一时间,璀璨无比的开放又调零........       末离飞天幽幽的,依在梵天宽广温和的怀中,满心敬佩道:现在,你的敌人们,全都互拼身亡而入次元天了,你可真是足智多谋,你算出了一切动向,先利用修罗与罗刹的矛盾,让罗刹故意将我介绍给波旬,而令他们自杀,再利用波旬与提婆达多互争魔界的矛盾,使提婆达多杀死我,然而你用元魂波护着我,造成我假死的现像,而无知的湿婆伤心用重生之舞欲令我复活时,又遭到你的暗中阻挠.....最终结果是如你所愿,令他们互拼而身亡,唉,他们全都是真心喜欢我.....梵天手指轻轻封住她红唇,末离抬头看到梵天的容颜如山不动,但她没有看到他的而心间,却布满了痛苦和无奈的表情....       后记:转动不休的永劫轮回---洞彻清明与沉沦执迷,都只在一瞬时的心念裁决,而一边怡然的进行着六道中贪痴爱欲嗔怒悲喜的种种滋味,另一边却保有着澄寂空旷如太初的自我本性不动,佛性与魔性,在层层叠叠的空色中该如何诉说.....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