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眼泪·诅咒

夜月斩  发表于2000-12-17 04:09:13.0


 

“如果不冻结心中的情感,就没有生存的余地。”法师似感叹似悲哀的说道。 一滴眼泪无声的从冰女苍白的脸上滑落。如果真的能冻结感情,为什么会流泪? “他是个不祥的婴儿,他的命运注定他一生黑暗,如果不抛弃他,我们整个氏族都可能为他所害。他是我们的克星。”法师说道。 冰女轻轻抚摩着孩子的小脸,心间一阵刺痛, 没人怀疑过法师的话,因为他在整个冰族中代表着神。 冰女从脖子上摘下冰玉佩,掰成两块,把其中一块带在了孩子的脖子上。“如果你能活下来,请第一个把我杀掉,那是对我最好的补偿。” 眼泪为谁流?情感真的能冻结? 悬崖上的风吹干了眼泪,一团黑影自崖上落下。 又是那个梦。风骄醒了,眼中没有眼泪。自从记事起,这个梦一直缠绕着他,每次从梦中醒来,眼泪总是打湿衣襟。从18岁起,风骄再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因为不幸而变的强大。 风骄的名字是一位云游道人给他起的。发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婴儿,他正在海上漂流。 风骄为了寻找困扰着他的梦,离开了师傅。临行时,云游道人感叹的对他说:“孩子,你的一生是黑暗的,因为从你出生就背负了巨大的仇恨,寻找你的这个梦,也许能改变你的命运。你如果想知道冰族的地点,可以去灵虚寺找法印禅师,他和冰族的法师是莫逆之交。” 风骄凝视着脖子上的玉佩,每当风骄看到脖子上半块玉佩的时候,心中充满了宁静,寻找冰族的目的正慢慢改变。 风骄站了起来,夜正半,有月。 灵虚寺,夜。 法印禅师正在大殿打坐。突然心中一颤。殿外有月,很亮。 “禅师,我有一事请教。”风骄从缓步走进大殿。 大殿灯火通明,但风骄走进大殿时,法印感觉眼前一暗。 “我想知道冰族在什么地方”风骄双眼不眨的直盯着法印。 “别的事情老衲可以告诉你,惟独此事不能,我曾经在佛前发过誓,不向任何人透漏有关冰族的事情。”法印双目低垂。 “如果我一定要你说呢?”风骄转身看着大殿上的佛像。 “心中有佛,无我。”法印进入无我境界。 “那我就破你心佛。”风骄缓缓拔出长剑,突然向佛像刺去。 法印动了,双手向风骄推去。风骄猛转身,剑尖直刺法印双手。法印收手。风骄剑尖遥指,杀气罩住法印。 大殿有灯,有佛,但法印眼中只看见风骄的剑,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风骄的剑动了,有规律的颤动。剑破空发出“兹兹”的声音,随着声音的变化加快,法印感觉到自己的心也加快了。 这时候,法印听到了风骄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天之外。“告诉我,冰族在哪里?” “在南部雪山,雪穆峰的脚下。”法印双目呆滞,木纳的说道。 “谢谢你。”风骄收剑。 “谢谢我?我刚才说了什么?难道你刚才破了我的心佛?”法印已经满头大汗。 “你虽然已经达到无我境界,但你心佛还有破绽。只要人没死,就达不到绝情。”风骄向殿外走去“你不应该为别人而在佛的面前发誓的,从你发誓的那天起,你的心佛就有了破绽。” “是吗?我不应该为别人在佛前发誓吗?”法印对着佛像,仿佛在问自己,也好似再问佛像。香雾缭绕着佛像,佛依然无动于衷的看着法印,看着世人。 雪穆峰上,冰雪不化,终年有风。风骄已站在悬崖边。风吹动起了他的衣服。 “就是这里。”风骄心里狂呼着,但他的脸依然象冰雪一样冷。 “你终于还是来了。”一个声音自风骄身后传来,似感叹似悲哀。 “法印应该告诉你了。” “对。看到悬崖边的孤坟了吗?那是你母亲的。不要生气,那是她的遗愿。自从你被抛弃后,她整日以泪洗脸。不冻结心中的情感,就没有生存的余地。”法师声音中充满无奈。 风骄转过身,看着法师。 “你母亲说,如果你活着,找来了,把这件东西交给你。让你带着玉佩去毁灭。”法师从怀里掏出那半块玉佩。 风骄接了过来,和脖子上的半块合并。一滴眼泪无声滑落。先是慢慢变冷,然后瞬间被风吹干 。 为什么会有眼泪?是为谁而流?忘记了眼泪的风骄为什么流下了眼泪? “天哪,诅咒终于来临了,你去毁灭吧!”法师老泪纵横,跳下了悬崖。 风骄冷冷的看着法师跳下了悬崖。突然,他感觉到脸上有一滴热泪。是风把法师的眼泪吹到了风骄脸上,还是风骄的第二滴眼泪? 风骄麻木的站在悬崖边的孤坟前,只有风依然吹动着他的衣服。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