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花事之崔颢题诗在上头,玉兰

琪官儿  发表于2000-12-23 05:18:10.0


 

顾城写的诗:“花开了,有两朵。” 玉兰花也有两朵。一朵夏夜馥郁,有闺房气,称广玉兰。另一朵春宵清冷,有尼姑气,称白玉兰。 滚滚红尘里,沈韶华崩溃的时候,曾经翻来覆去地写一句话:“玉兰又名白玉兰,又叫报春花”,她指的是后一种。 我爱的,也是这一种。那一年的倒春寒,下了一场大雪。去邮局取包裹时,将自己亦包裹得似一只熊,低着头在路上疾走,经过了惯常经过的教学楼,宿舍,食堂,走到林荫道上,远远地,邮局已然在望。 忽忽地,心里若有所动,一回首,一树白玉兰,在路边的冰雪堆里正静然拆花。 此花实在是内敛的,天地白,它便不肯带出一点点颜色来。冰雪消融,陌上初熏,它的枝头仍不见一丝丝的春意。此花亦是矜持的,花朵生在高处,令人难以攀折,花瓣向上舒展,不肯让世人窥破心中物事,像足一盏盏不动声色的碾玉观音。此花亦是贞洁的,东风君稍加拂弄,它便离却枝头,化入大荒,和寻常桃李不同,白玉兰是不可以狎昵的。 所以,玉兰虽有尼姑气,院内若遍植此花,也绝不会有水月庵的气息。它是真心礼佛的贾惜春,不是会唱思凡的陈妙常。 关于白玉兰,还有一个疑问,就是张爱玲明明已经认定“再也没有见过比这(白玉兰)更晦气的花”了,三毛却为何要让沈韶华的笔下反复提到此花。 这问题的答案,也许和那些年代久远的花事一般,已经是不可考的了。

 


  花事之崔颢题诗在上头,美人蕉

琪官儿  发表于2000-12-23 06:09:59.0


 

美人蕉有芭蕉的叶子,梧桐的花形,按理应该是雅致得不得了的。可事实上,它一般都出没于街心花园这样的场所,满面尘土烟火色的。 它象某一类女人,薄有姿色,却遇人不淑,唯有徒呼奈何。 可惜人们大多漠视怨妇。所以美人蕉依旧粗头乱服地在街头苟活着,它的花样亦不多,只有大红和明黄两种,近乎伧俗。 这种花最最奇怪的是,如果你把它从那肮脏肥硕的叶子里掐下来,捧在手中,它便一洗葳蕤之态,忽然娇艳欲滴起来。 说到这里,想起绿常说的一句话:“有些人是穿上衣服才好看,有些人是不穿衣服才好看。” 而美人蕉,也许就是后一种。不同的是,“有些人”如果要邀宠,脱衣解带即可,可此花却非得陪上性命才能博得你我的青眼。 真是可怜得紧。


花事——百合、马蹄莲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24 08:50:40.0


 

************百合************ 初见百合,也许是在席慕蓉的书里吧。是典型的白描手法,将一朵朵百合勾勒得清秀挺拔。 之后,有一本教人折纸的书,我依书上教的法子叠百合,末了用笔杆卷一卷 花瓣,远远插在花瓶里,竟然看不出是假的。于是满屋子都放满了这种白白柔柔的花。 学校的花圃里有一种金百合,灿烂的金黄,很硕大,只是太富贵气了。我只喜欢在街边小贩的花担边俯下身来,自盈框的花扎里挑出一捆含苞未放的,满足地带回家去。途中忽忽想起曾有一位朋友,总是挑完花束,犹向花贩要了英文报纸来包着才肯离开,这样的精致情怀。 只要是百合的季节,满街都可以找见挑着花担的人,卖得极便宜,想来是成片种植的,也不曾着意栽培,可是我真喜欢那色绿茎白花的清素。 没有开苞的花,用清水养着,过几日便次第开了,它开的样子真美,纯白花亮的花瓣,杂着一丝丝轻绿向外挺挺地伸开,以它来比喻纯洁清秀的女子,果然是一点不错的。 只是越美的花,为何败得越是污浊。它盛开的日子也短,过得几日,便大朵大朵耷拉下来,白色转浊,转黄,然后整朵蔫掉。还不如星星草,情人草这样的花,开的时侯平凡得不值一顾,失去水份之后却是比鲜花更耐赏些。 独百合败得教人不能忍受。 ************马蹄莲************ 为何叫马蹄莲做莲,一直也想不明白。 生平爱极微微淡绿的花,百合如是,马蹄莲如是,玫瑰、康乃馨、铃兰、非洲菊的艳丽妩媚,一直不能深入我心。偶有人送花,笑着收了那束犹如花展、色色齐全的缤纷,心里宁愿要一束简单的马蹄莲。 看惯了图片上马蹄莲横斜在清水缸里的样子,路过花店有时也要一枝马蹄莲带回去。 马蹄莲是那种独立的花,有些花须要挤挤挨挨地才好看,它是,一支两支闲站着,在案头台灯的昏黄里陪着人直到清晓。偶一抬头看到了,只觉得沉静。 它的花期亦长,厚润的花体,不会突然衰败下来,总是过了一段时间,花缘方慢慢地卷起来,皱了,黄了,可是它老得极慢,就是这样还能挨过一段时间的。 有一年的平安夜收到一卷报纸,解开报纸是十五枝结结实实的马蹄莲。呀,从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马蹄莲站在我的花瓶里。 但我却不记得那年的平安夜我去了哪里。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